建立一座智能城市需要什么?根据传统思路,它意味着城市内得遍布传感器和摄像头。

去年 7 月起,芝加哥就决定开始在市区内路灯上安装 500 个传感器,它能通过测量温度、大气压力、光线以及空气中气体的比例来了解城市交通和污染等情况。

但这既昂贵又耗时。人们似乎忘了,一些现有的基础设施就能够作为传感器,比如光缆。

它们埋在地下 6 英寸,能够精确侦测出地面上人们驾驶、骑车和步行时产生的独特震动。通常这些读数被当成噪声滤除掉,因为通常来说,电缆的主要作用是输送信息。

而旧金山的 Stamen 设计公司则意识到这种噪音是追踪车辆和人员的一种方式。他们利用斯坦福大学校园地底下收集而来的光缆数据绘制了一张图,清楚地显示出地表的振动频率和延续时间。

“如果将噪音视为信号,我们就可以测量普锐斯和斯巴鲁之间的差异”,Stamen 团队的成员 Rodenbeck 说,光缆的精度非常高,能够区分两种类型的汽车,“甚至能检测出车里有多少人”。

“我们一不小心就有了这个巨大的测量网络,我被这个想法迷住了”,Rodenbeck 说。

这个数据可视化项目被称为“Big Glass Microphone”,光缆以一个不对称的数字“8”布局在斯坦福大学地底下,总长 3 英里。Stamen 则截取了这段光缆收集来的 10 分钟振动信息制成了一幅可交互信息图。

从 Stamen 制作的图上来看,振动波长更大的是汽车,小的是自行车和行人,还有连续不变的波长是学校内的喷泉。

这段光缆原本是斯坦福勘探开发项目的一部分,科学家们正在使用它们检测地震活动,从而创建 3D 和 4D 图像的地震回波声音图像。

但显然,光缆在感知与探测方面的作用又得到了一些补充。它的实现意味着,美国 3500 万英里光缆的功能早已超越传输信息的功能了。

这对于城市的意义重大。这个数据可视化项目还会于 2018 年在英国 Victoria & Albert 博物馆展出。

实际上,能作为传感器的已有设施还不仅限于光缆。

比如,利用手机信号塔收集的数据能够了解当地的天气湿度。因为手机与附近信号塔通信所需时间与空气中的水分直接相关。

无疑,这种让基础设施“不务正业”的方式为不少城市智能化提供了一些新思路,但传感器技术本身也带来了关于隐私问题的争议。

“这既惊人又可怕”,Rodenbeck 说,“这几天我常感到眩晕。它开辟了一系列新的可能性,包括积极的和消极的。”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