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吐槽了一篇《电子工程师:谈谈在大学该学啥没学?》在EDN China的微博和微信上引发了大量的讨论和怀旧,尤其是金工实习的锤子,最早可以追溯到30年前,理工院校不分文理、似乎金工实习都是在做锤子,学数学的也是做锤子。个别学校除了收音机还做电视机,但写个FPGA基本都是没板子烧的。

@繁芯流动:大学毕业了还不会做基本的电路测量与分析,是很常见的问题,大学里缺乏足够的实验机会,老师和学生都不重视。protel软件会的也不多,只能进了企业再学习。

@通信老兵:这个Startup公司CTO是个菜鸟吧,怎么带出牛逼的硬件工程师?学校里能学出什么实践能力,要带着他流程从头到尾走一遍,原理图,PCB layout,做个BOM清单,贴片生产线上走一圈,配合嵌入式工程师debug一下,别的不敢说,我带的硬件工程师一年就能成长起来,水平比华为的硬件Leader还高。

@不是猫咪不是机器人:现在好用又便宜的开发板非常多,给每个学生买一块也花不了多少钱,单片机也可以换成主流型号。学校那些51开发大箱子可以扫进历史的垃圾箱了~

或许是因为在文章中吐槽了应届生的实践能力,评论的明显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大学就是学基础的地方,另一派则认为必须加强实践能力,选几条典型评论分享:

正方:术业有专攻,大学就是打基础的地方

@sky141tonbu:我的观点:1)大学不是单纯为企业培养工程师的地方。2)理论基础没学好,光会电路设计只能做底层(局部)工作,很难理解整个系统;理论基础扎实了,就像@通信老兵所说的,其实学硬件是很容易的。所以现在大学里开的课程大部分都很重要。

@FUXY:这是一个经典的问题,不过老实说这篇文章的观点是不对的。事实上任何一门“实用技术”都没有必要在大学里头学,在大学里头学这些跟去蓝翔学有什么区别?说白了,一门专业课教一个学期,中国一个学期20周,每周两节课,所以一门专业课其实只是40小时——这就是为什么临考前突击是有效的。即使算上实验课习题课,不过翻一番80小时。折算成工作时间,最多两周足够了。真正拉开差距的反而是“看来没什么用”的基础课,因为基础课不但时间长,而且相互依赖,不是突击能行的。而这些基础课给你的恰恰是40小时学会一门专业课的能力!

@Yorbe张毓波:术有专攻,不同的大学培养目标不同。放开眼界,中国大学在理论研究上较全球一流大学的差距更大。如果真正能把基础打好并学以致用就更理想。

@蝉时雨_geek:大学根本不是为就业准备的,从用人单位角度考虑高数物理可能真没用。不过,你们要求电子的会电机控制甚至电机设计真是难为他们了,起码得知道哪个专业是搞电机的吧,另外,也得搞清楚哪些本科能干,哪些硕士能干。(原)文章观点我同意,但是论据我反对。

反方:学校不能与实践太脱节

高校的教授群体,是一个闭门循环的行业,很少“社招”老师,所以难以有更多“实践”性进入学校。如@还我青山绿水所说:“高教近亲繁殖,没办法”。

@绿色圣光:学校的培养计划是在入学前就制定好了的。等到毕业,早过时了。

@温家小胖_: 缺少实践,大环境也有关系,同样的硬件半吊子和软件半吊子,软件的比硬件找到工作要轻易很多,而且学校和企业脱节,往往在学校学习实践的东西企业根本不屑一顾,而硬件自学难度大,软件入门门槛相对低,造就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ALEXLDHLUO:村民们子女考上大学高兴之余,也在唠叨大学老师没有实践经验。也有人鼓动我去教书有实践经验,我答:思想不先进,不是组织的人

那些曾折磨过N代工程师的课程

@ANHHCJY:我们也是收音机和锤子,学着非常恶心的信号与系统,考试被傅里叶拉普拉斯霸占了。今年毕业,申请日本学校研究生的时候费了好多心思转到了计算机。

@echo在EDN:傅立叶拉普拉斯谁提我跟谁急,考试都不知道咋过的。一提那些变换就一种晕车的感觉。

@绿岛Enable:傅立叶变换太美了 ,以另一种角度看世界。

@不是猫咪不是机器人:对电子工程师来说,物理不用学(否则化学也得学),数学要加强,英语要加强。另外,教材要与时俱进,跟进硬件半导体厂商的更新,以及语言或软件的官方标准。

我们需要制度上的革新

@俊达翡翠:垄断教育的后果

@谢璐银:如何在大学把职业教育与理论基础知识做好平衡?让人觉得大学毕业生既不是职业技校毕业生那样缺乏理论基础去指导实践,又不是只会纸上谈兵的工科弟子。

如何做到职业教育与理论学习的平衡,这是个很难的话题,但是个人感觉,高校可以更开放一些,尤其是电子专业,打好理论基础的同时,能跟上行业变化的节奏。

说到这里,感觉我就是个挖坑的,只会发现问题,解决却一点头绪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