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前曾在华南理工旁听了周立功先生的MCU讲座,那个时候的周老师还是一副普通的、技术专家的形象。前不久一次圆桌论坛有请到周立功,结果听完后,我就只记得他一个人说的话了,简直就是电子界的周立波+郭德纲啊。

文字记录其实已经失去了周先生快速的、浓重的湖南口音的感染力(多处地方笔者还没听懂,汗),但其中犀利的言论非常想分享给大家,每一句都值得思索。

“小的行业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周立功举了个例子:“TI的MCU代理商第一大是利尔达,第二大不知道;做NXP全球第一个是我们(周立功),第二个不知道;做Microchip第一名是贝能,第二名不知道;Silicon Labs第一名是新华龙,第二名没有。”

所以他认为,在小的行业里,一定要争第一,第二名没有生存机会。

“IoT我不做,我不和穷人做生意。”

“穷人都没有吃的,你还和他做生意?要和有钱人做生意!失败是因为竞争,成功是因为垄断。百度搜索引擎占了90,周鸿祎再厉害也只有10%。”周立功先生指出。

所以未来国产MCU谁能赢,不好说,谁有完整的、与众不同的独特商业模式,能解决客户麻烦,谁就会赢。

“我的成本就是我的零头,不服打我啊。”

怎么做竞争对手做不到的很重要。

他举例说到,“我的Cathly线(注:音,具体没查出来,熟悉的朋友欢迎留言),我到现在已经做了十几年了,在中国没有人说我们是第二的,我清楚的告诉你,我卖7000多万/8000多万,我的零头就是我的成本,我7千多万就是利润,你拿我没办法,你可以不买我的。”

上个月科通发布自己的财报,100个亿,利润才1亿,我周立功比他厉害多了,收入才5个亿,但利润三千八百万(注:没听太清楚,可能不准确),仍然是他的两倍。今年他们可能赚两个亿港币,周立功赚一个亿。明年我再成长,做到20个亿,就顶你200个亿。

他同时也坦承,“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也没做精,同一个产品有很多人在做。所以未来要做竞争对手做不到的。”

“我们更多的是疲惫的重复写代码,同样的产品做了三个,我们90%的成本在重复劳动。”

中国人产品为什么做不好?我用了12年时间研究化学,软件工程,我们出的产品可能是ARM9,可能是DSP,我们用三个操作系统,我们不是把精力放在算法、需求、用户体验、工艺、结构上,我们更多的是疲惫的重复写代码,同样的产品做了三个,根本没有时间去创新,我们90%的成本在重复劳动。

所以苹果为什么做一个产品,他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做多了他也做不好。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我们就减减减,用科学的方法来管理。

“冤枉钱花了几个亿,怎么拯救痛苦中的软件工程师?”

“周立功单片机在服务客户过程中,花冤枉钱花了1.2亿,我在领导资源创新时,冤枉钱大概花了3个亿,我自己投了2亿多。作为老板我后来着急了,没有方法,全世界的软件都是由蛮力开发的,怎么把软件工程师从这个痛苦中拯救出来呢?”周立功先生表示。

他举例道:作为一个半导体公司,你和ST没有差别,你品牌还不如人家,你怎么能赢他,你要看什么是ST做不到的,什么是NXP做不到的。你如果没有创新,你只能跟别人比价格,你没有全球化市场,你只能和别人比价格,你只会越来越穷的!未来MCU要胜出,就是要有独特的商业模式,要进行垄断!

“要让客户对你产生宗教式的崇拜。”

客户讲的不一定是自己想要的,我们要挖掘他真正需要什么。如果我帮你做的事情超越你的预期,并成为你学习的榜样,我做的东西你做不到,你崇拜我,这才是好的产品。

所以我们要听客户意见,但自己要挖掘真正需求。

“只做买不到的,什么都自己做公司肯定是要死的。”

很多优秀的公司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最终什么都不成。

我们要只做买不到的,整合世界的资源。我们公司的软件很多都不是自己做的,我只做买不到的。最聪明的员工就是我们公司的,能用钱来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如果要员工来搞,搞3年,他跟你要工资、要奖金、要股票,对你还不满意。让别人搞,10万能搞定,员工绝对10万搞不定。员工干什么,只干买不到的。优秀人才的能力是一般人才的10倍。什么都自己做公司肯定是要死的。

“搞不定就去美国欧洲找人去搞,要一战成名。”

要做眼前的,吃着碗里的,还要瞅着锅里的,看向田里的。

比如做平衡车的,大家都打啊抢啊,自己搞啊,大家都用这个招式,不赚钱都要打赢你,你不赢放在家里也不能吃啊。看锅里的看什么,看下一步什么地方最红。用最愚蠢的办法解决一个点,把软件硬件算法做到全世界最牛的,我搞不定就去美国欧洲找人去搞,因为有很多第三方,看看TI,NXP的第三方都是谁,去买,整合。我在这个领域做到最强。这样才能树立你的美名,要一战成名。

“解决客户的麻烦,才使成功的奥秘”

我们公司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我们走向了成功。因为我们做了正确的决定,解决了客户麻烦。我们创造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商业模式,比如我们有十个翻译,翻译资料了十年,花了1000万。我们把大量的工作全部整合在一起,就是全球独一无二的MCU商业模式。

后来竞争者拷贝我们、还采用价格战取得了成功。所以我们掉入了成功的陷阱,我们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我们取得成功就是因为解决了客户的麻烦。第二个阶段为什么出问题?因为我们浮躁。我们成功用了很久,做翻译1000万没人这么做,我们做的好多东西都给别人沾光了。我们做一些东西,是为了解决客户的麻烦,如果没有解决客户麻烦,不可能成功。

我们现在进入第三个阶段,我已经总结出来一些教训和经验了。

“IDH喊这好,那好,我问你,能卖到多少?”

我深有体会,定义创造奇迹,弄清楚你是打算卖给谁。

现在很多MCU中都放RTC,但用内部RTC的客户都是没量的。比如门禁要RTC,一个要卖800块钱,放个2块钱的RTC不算什么,但做进去就是有不可靠因素。再例如做个ADC,但卖给谁啊?你做个10位没用,做个12位又做不好。12位放在哪里?新能源电池。因为要测电池的内阻,市场上到处都有电池,要进行安全检查,电压电流温度内阻,需要好的12位AD。

“我最近收集了60个客户的资源, 12位的AD转换,没有一个客户设计是对的,我们公司有5000多万的实验室,AD我一测就知道了。那你能不能提供一个真正12位而不是9位的AD?”周立功指出。

一般的IDH喊这个好那个好,但是,能用多少?定义可以创造奇迹,通过设计可以改变未来,设计的含义不仅是说设计新品。

“未来行业成功的一定是IDH,绝对不是代理商。”

和20年前我们所处的情况不一样,未来能成功的绝对不是代理商。那个时候大家都不懂,连8075的高电平低电流都不会。

未来行业最重要的,一定是IDH,成为行业的隐形冠军,才能创造未来。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