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人机的玩家版图里,有两家公司由工业无人机切入消费级市场而被人熟知,同时得益于芯片大佬的加持,其发展前景被业界所看好。零度智控就是其中之一。

无人机小型化成为今年最大特色,在大疆Mavic将这一品类推向关注高潮时,另一个同行的对手零度智控应该算是这个领域更早的玩家,与大疆Mavic的折叠无人机一瓶矿泉水大小的定位不同,零度团队的产品只有一部手机的大小。

“零度智控”在2007年由清华系创业者杨建军创立,因其国家航天航空部门的从业背景,零度智控此前的专注领域多与国家无人机项目绑定。品牌真正进入大众视野是2015年的事,当时北京零度智控与深圳零度、腾讯合作推出其首款消费级无人机Xplorer-V(探索者)。

今年,杨建军加重在消费级市场的砝码,相继推出迷你无人机Dobby、手持云台相机Rollcap,因其能装进口袋的小尺寸吸睛不少,并逐步形成明显风格化的产品线;笔者与杨建军就无人机未来方向、其创业故事进行了深入交流。

此前听圈内人提起杨建军,都以“老杨”相称,见到本人后发觉是一副清秀的面庞,颀长个子看上去很有精气神。“老杨”的称谓可能更多还是来自部队。上世纪90年代杨建军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直接进入国家航天部门工作,十年后,他脱下军装开启了“零度智控无人机”的航程。

从2007年创立零度智控至今,老杨带领的团队经历了无人机市场从萌芽到兴起的重要时代。正是见证了无人机技术从飞控、到云台再到图传、智能化的演进,老杨对于当下小型化、集成化无人机市场的判断把握十足。

一、消费级口袋无人机的引爆点

2016100800072

作为国内最早试水行业无人机的先行者之一,老杨的创业之路也几经坎坷。

2007年零度智控首先从飞控技术切入,先后推出Z10植保机、ZERO1200/1600等大型无人机、HIGHONE等专业航拍机,配合国家和部分商业项目,曾参与玉树地震救援、钓鱼岛测绘、《爸爸去哪儿》航拍等项目。

在当时看来,行业应用市场仍有待开发,一是行业机难以起量,海外需求动力不足;二是盈利空间有限。但另一方面,公司的前期研发需要大量的经费投入和人力开销。零度智控曾面临着揭不开锅,工资未按时发放的窘境。

好在熬过低谷,行业逐步兴起,公司恢复正轨。在等候行业级市场爆发的过程中,老杨也燃起了对于消费级市场的野心,2013年开始将公司重心逐步转移。

2015年首款消费级无人机Xplorer-V(探索者)推出,虽不乏亮点,但同处轴距350mm段位的竞品竞争过于激烈,其发展空间有限。倒是今年口袋机系列让市场真正记住了零度智控。

对于口袋系列产品的研发与落地,老杨认为主要受到两大因素的推动:

1)高通集成化芯片方案的成熟,“高通智能芯片出来后才考虑把无人机、云台做小”,老杨表示。虽然在供应链方面,小型无人机还涉及到内存芯片、电池、电机、镜头模块、GPS模组等多个零部件资源,但据老杨透露,除电机是与中小型无人机共用的技术外,“生产口袋无人机和之前的无人机已经不是一回事”,其中大部分依靠手机供应链的切换。

2)弹药的补给。老杨透露,公司现已完成由高通创投、信达国粹、民航资本等的1.5亿元B轮融资。此前A轮5000千万融资在2015年初完成。时隔一年半,身处资本寒冬能再受到资本的青睐让老杨和团队倍受鼓舞。

“资金足了,以前想干但没法干的事都能干了”,老杨表示,零度智控在今年的行业和消费级领域都将有所动作。

针对口袋系列的两款产品,零度主要实现了以下几点创新:

Dobby无人机:搭载自主SMART智能解决方案,基于高通的骁龙801四核芯片与Flight无人机平台标准。整机折叠后近似5.5英寸手机大小,重量仅为199g,1300万像素+4K影像拍摄。电池采用可拆卸式快充技术,970mAh电池实际可提供约7分钟飞行。

提供人脸识别、目标跟随、美颜、一键分享等功能,提供定制视频拍摄轨迹。掌上起飞/降落模式功能受到追捧。

Rollcap手持云台:同样采用一体小型化设计,手持剃须刀大小,内置三轴机械增稳云台和1300万摄像头,同时提供了防水罩体,主动增稳精度为±0.03°,最大FOV为94°。提供延时摄影、慢动作摄影、多张连拍、定时拍摄等功能。

两款产品最显著的亮点在于,将体型控制在轻巧的范围内加入智能化功能。与一般的玩具类产品区隔开来,同时使用和携带成本得到降低,拉近与消费者的距离。“消费者爱玩,决定了产品可以衍生出更多的功能和使用场景”,老杨补充。

当然,由于Dobby推向市场的时间较早,在产品形态与功能方面仍存在一定的改进空间,如摄像头角度调整、悬停与飞行的稳定性、手机操控的准确性等方面。价格方面,Dobby两千出头的价位与Maivc6499元的定价错开。

老杨表示,硬件方面,迭代后的产品将会针对其性能和便携性细分改进,比如更小巧的,更智能的等;在软件和功能层面,因为高通芯片的强可扩展型,会定期升级更新。

再谈及此前的行业无人机产品,老杨表示仍在坚持推进,B端和C端的业务各占据50%的精力。“行业机可能销量水平不及消费级产品,但产品研发、合作项目中的积累为后续的产品提供了经验和启发,是必不可少的阶段”。

二、要抢运动相机的生意

2016100800073

通常一款新品类的推出都将面临着褒贬参半的评价,“用无人机自拍是否属伪需求”的质疑声伴随在Dobby左右。针对此,我们与老杨就口袋无人机的可行性、市场规模、产品定位等问题进行了探讨,一些疑惑得以解开。

据老杨介绍,Dobby无人机在去年下半年立项,“当时就是朝着拍照和便携性做的,希望是记者能带去现场抢新闻的无人机”。基于此前云台的业务,照搬小型化的产品思维,2015年底开始又启动了手持云台Rollcap项目。

对于口袋机系列的需求判断,老杨表示,“能够切走运动相机类市场20%的份额”。基于运动相机领域代表品牌GoPro2015年数据,全球年销量维持在300-200万台左右,营收在16亿美元左右。即自拍无人机可能达到数十亿元市场规模。此外,当年GoPro从2014年到2015年在推进运动无人机的过程中,其曲线近乎陡直。

“消费级市场一旦打开增长曲线更抖,对品牌影响力更好,但也更容易遇到天花板”,老杨针对消费与行业级市场的区别分析道。他同时强调,无人机市场仍有很多事可以做,需要更多的想象力。

“在这块市场中成功主要有两类,其一是做人家没做过的东西,开拓新的蓝海市场;二是自身产品已经很强大,能够超越他的只有自己”。后一类模式类似于大疆,而零度智控可能更希望借助口袋系列产品做第一类。

在产品小型化的研发过程中,遇到了不少坑,“如电机、机械结构、控制电路板都要变小,如何变小之后无人机的散热性、三轴机械云台的稳定性都需要多次尝试”。

与航拍无人机不同,Dobby更针对于近地领域的低空拍摄,即从地面上方50米左右的视角。老杨认为在这块天空下能产出更多的内容,因为足够亲民。

如果将Dobby称为空中自拍杆,那么它与手机和一般物理自拍杆组合的差别在哪。换句话说,为什么用户已经有了几十元的自拍杆选择,还会愿意买你的口袋无人机。面对犀利的提问,老杨仍十分有底气。

“视角不同”,比如跟随模式、环绕模式、人脸识别从远到近的拍摄,比如父女俩在夕阳下漫步嬉戏的背影,这是自拍杆和地面视角所不能提供的,老杨补充道。当然,前提是无人机的智能化功能已经具备较高的可靠性和自主判断。

三、见证无人机市场的四段演进史

2016100800074

从清华毕业后,老杨的人生基本被划分为两个十年,十年的部队生涯,十年的创业之旅。在后一个十年里,老杨和零度见证了无人机发展中的四个重要阶段,也是基于此老杨对于当下市场趋势的判断显得把握十足。

谈及脱下军装,从部队转向商业战场,老杨感慨颇多。“毕业后就去部队了,第二份工作就是创立零度智控”,老杨回忆,“从部队出来主要是想让技术影响到更多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做一个好的产品,让同学和亲戚朋友都能用到”。此外,基于当时的环境背景,能够丢掉稳定的“铁饭碗”去创业,老杨也很感谢家人当时的理解和支持。

2007年,比大疆晚成立一年,零度智控初见雏形。“当时大疆在香港做直升机 我们在北京做固定翼。基本上没有人在做多旋翼,技术太不成熟了。电池只能飞几分钟,不能载重,漂移现象也很严重”。老杨回忆起国内当时的无人机现状。

2010年,是消费级无人机历史上重要的一年。那一年,Parrot推出了首款款四旋翼AirDrone,大疆的汪滔也是开始做起自己的飞控。老杨回忆,“2011年上半年,我们开始了飞控技术的研发,并在一个模型论坛不间断更新最新进展和遇到的问题,在社区进行讨论和交流,当时更像是一个极客”。

回顾近十年的发展,老杨认为无人机的发展经历了四个重要节点:

1)无人机的稳定飞行。无人机上天不再是稀罕事,但要保持平稳和安全的飞行,需要成熟的飞控技术。

2)无人机的拍摄。解决了可靠性难题后,爱好者们不再满足于单纯的飞行,产生了对于视野和图像的需求。这时候云台和相机开始出现,主要从大型飞机上的吊舱衍生而来。

3)无人机的图传。景象拍摄得以实现,但飞机飞得稍微远一点,简单的模拟图传无法胜任。数字图传技术得以发展。

4)无人机的智能化。当稳定飞行、航拍、图传等核心技术解决后,基于视觉技术、避障等智能化功能的需求将成为下一个技术热点。

虽然以上技术在近十年得到了较快速的发展,但无人机的电池续航仍存在瓶颈。在这个背景下,小型无人机的续航时间多集中在10-15分钟内,降低了用户体验。老杨表示,电池技术涉及范围较广,最终需要依靠手机、笔记本等普及化3C消费品去推动。

此外,通过在算法和结构上进行优化设计,无人机的功耗还具有提升空间。如大疆最新的折叠无人机Mavic,其3830mAh电池最长续航时间为28min。

四、差异化竞争的基础

2016100800075

前边已经聊到,在老杨看来口袋机项目落地主要受到高通集成化芯片和资本的推动。换句话说,这也是零度智控选择差异化竞争的基础。

此外,老杨还强调,做差异化产品试炼新的领域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坑,需要强的技术和团队才能支撑。

据老杨透露,新进的1.5亿元B轮融资基本在今年上半年完成,其中涉及的部分海外资本审批时间周期较长。与高通的合作主要基于两个层面,一是购买芯片;二是资本层面的合作,老杨表示,这两块业务进行了明确区隔。

对于“抱大腿”这种事,老杨看得比较开。此前,也有无人机厂商与芯片大佬在技术、资本双向合作的案例,但产品上市似乎并不顺利,发货时间延后明显。老杨表示,并不会过渡依赖高通的支持和供货。他认为,一段时间的合作并不是长久契约,双方均需要有备选方案。

老杨认为,能与高通进行深度合作主要基于无人机芯片发展方向判断的一致性。“手机芯片是无人机芯片集成化的趋势”,老杨表示。

不过作为一家芯片厂商,其野心当然在于做平台。高通今年推出的基于无人机Snapdragon Flight主板方案,已接入Hover Camera等数家无人机厂商。当芯片优势被削减,零度智控将如何应对?

老杨表示,高通提供的属于标准平台,后续功能仍需自行开发。当芯片标准统一后,“图像技术、跟踪技术、深度学习技术等都是各家在积极布局前沿的领域,要把短板补齐了才能装满水”,老杨说道。

此外,老杨还透露,高通基于骁龙820芯片的下一代芯片可能提供双目避障等功能。

零度智控的团队现发展至500人左右,主要分布在北京、杭州两地,其中一半以上为研发人员。“科技公司的人员组成基本上,可分为研发部和非研发部”,老杨笑称。实际上,谈笑间的背后也隐藏着压力,要维持一支500人的团队生存并非易事。一般来说,2-300人的团队一年开销就接近亿元。

对于零度智控而言,资本支持不过是辅助作用,真正的支柱必须来自于内部的动力和业务营收。

此外,一些人也注意到在无人机领域有南北两家“零度”公司,常让人混淆。老杨对此给出了明确解释,北京的零度智控是其创立的公司和品牌;深圳零度由北京零度智控和雷柏科技(上市公司)联合成立,其中老杨的团队占股40%,提供技术支持,雷柏科技为控股方。

五、应对渠道打压的策略

2016100800076

此前,我们在针对无人机厂商生存现状进行调查时,了解到寡头厂商在销售渠道上的打压战略,老杨表示这是商业领域的普遍现象。针对今年的口袋机新品类,老杨也采取了一些策略上的布局和应对。

首先,他表示,与大疆Mavic等产品相比,Dobby从机型、价格、受众群等方面进行了差异化的定位。此外,在渠道方面,除去现有的3C专柜、电器卖场、模型代理商等传统渠道,正在开辟新的细分渠道。

其中包括景区纪念店、户外卖场、婚庆公司等新渠道。老杨表示,对于国内市场需要不断强化产品定位和功能,入驻这些细分渠道有助于加强用户对品牌的认识。如在景区点售卖,用户会联想到旅游留恋拍照、自拍等功能。

关于海外/国内市场的市场占比,老杨表示,现在仍以海外市场为主导,占比约为7成。其中,北美市场对无人机接受度最高,其次是欧洲,近期东南亚也逐步发展起来。此外,老杨强调,国内市场的消费潜力仍为众多厂商所看好。

六、物流无人机将起势

2016100800077

在消费级市场中,我们看到了Dobby、Rollcap两款口袋机系列的野心。对于行业应用这块“老山头”,老杨自然不会掉以轻心,他透露,正在推进物流无人机项目,预计今年12月进行首飞。

项目仍采用自主技术,采取和各大物流厂商合作的模式,以获取需求与功能意见。老杨这里谈及物流无人机,区别于此前亚马逊推行的“最后一公里”概念产品,即送货到家的中小载荷无人机。

关于产品雏形,老杨进行了一番描述,“我们要做的是穿行于物流企业内部的无人机,即由一个物流点到另一个物流点的飞行,载重量约30-50公斤,飞行距离能够持续30-50公里,替代汽车等地面交通工具”。在老杨看来,大型无人机是3-5年内能落地的产品,并能切实提供中转效率。

对于短途、中小载荷的物流无人机,老杨则认为,“应该是比大型物流无人机再晚3-5年的产品”。

此外,农业植保领域也是行业应用的一大热点。但老杨的态度更为冷静,“现阶段还未到爆发节点”。植保无人机作业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如只适用于棉花等特定农作物、新疆等特定地形和土壤环境等。

对于B端和C端的业务比重,老杨表示摆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从利润水平看来,仍以C端营收为主。“B端的行业应用会起得比较快,预计明年可能会逐步兴起”,老杨补充。

七、结语

与老杨近两个小时的交流很顺畅,回应直截了当,很少绕圈子,思路和条理都十分清晰。从其产品中可以看出其骨子里仍藏着一丝敢于突破传统的桀骜不驯。

虽然企业发展的规模不尽相同,但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杨建军团队和汪滔的大疆团队在无人机创业探索的时间点和路径上有着高度的重合,所以说这是一对一路同行(xing)的同行(hang),无人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市场需要更多这样的探索者。

从Dobby推出之后的一系列折叠化新品中可以看到,平静的市场表象下各厂商实际都在暗自较劲。前有寡头大疆打压,后有低价的初创急追,身处两面夹击,零度智控等厂商的生存和发展面临诸多挑战,“差异化”竞争是首选战略。不过在老杨看来,“能够推出差异化产品的前提仍是实力和积淀”。

“差异化的产品意味着大多的未知领域,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坑,需要技术和实力才能解决和战胜”,此外,老杨坚持将由智能芯片来推动无人机后续的发展,“这是基于经历了无人机发展历程的判断”。

无人机折叠化和小型化成为重要的革新方向,但小型化后带来的不够安全、不够易用等问题不可忽视。老杨对此持乐观态度,“无人机可能没有桨翼,就不存在误伤等问题……”,老杨强调,无人机未来的想象力仍很大,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都能够解决。

(本文来源:智东西)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