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回到母校伍斯特理工学院(WPI),想看看十年来发生了哪些变化。我见到了ECE教授Richard Vaz和John Orr,计算机科学教授兼学院机器人项目总监Michael Gennert以及ME教授Chrystanthe Demetry。

20世纪70年代早期,伍斯特理工学院全面修订了一直是非常严谨的工程课程,用强调项目和团队合作的课程取而代之。虽然这个计划中间作了一些调整,但基本的前提和基于项目的精神一直没变。

就像UNH教授Nicholas Kirsch说的今天的雇主会问“你曾经搭建过什么?”那样,伍斯特理工学院教授们发现人们对于搭建能够解决人类问题的系统的兴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虽然学生们对软件有更大的兴趣,但许多学生想要成为创造某件东西的团队中的一员。

20161209A02

John Orr教授

“我们经常看不起非硬核设计师的人,”Orr表示,“具体的工程和IC设计可以委托海外完成。今天,有部分本地元件来自非常靠近客户的地方。这也是许多学生向往的。”

许多雇主需要具有系统级技能的毕业生。是的,学生仍然需要掌握扎实的基础知识,但想要搭建用于解决现实世界问题的系统,他们需要思考电路和代码之外的东西。由于可以从网上获得很多技术信息,所以只有创造性才能给今天的工程师甚至未来增加价值。“我们需要具有定性技能的人,不只是具有工程技能的人。”Vaz指出。

20161209A03

Richard Vaz教授

解决现实世界问题意味着工程师需要了解他们专业以外的世界。“随着更多的嵌入式系统的推出,逐渐形成了物联网。”Gennert表示,“具有系统技能的人将显得越来越短缺。”千禧世代似乎在做应答。“千禧世代正在努力使世界变得更美好、人们活的更长寿、环境变得更友好。他们的工作不只是赚钱。”

开发出系统来解决医疗保健和环境等领域中的实际问题意味着,工程师需要寻找许多不同的途径来解决某个问题。但是,人们一般都是在自身背景基础上寻求问题解决方案的。所以这些教育家认为工程领域迫切需要更大的多样性。正如Vaz说的那样,“如果你问一群郊区的白人孩子如何解决某个问题,他们倾向于采用相似的方法。这正是工程师队伍需要更多的女人、不同肤色的人以及来自更低收入背景的人的原因。”

20161209A04

Chrystanthe Demetry教授

“多样化的团队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Demetry补充道,“研究表明,团队的组成越是多样,这个组织的成果就越突出。”

当然工程专业的多样性已经有了不少的进步。当我还是大学生时,伍斯特理工学院的学生90%是男生。今天,女生的比例已经占到了三分之一。但EE和CS没有跟上。据Vaz透露,EE和CS的女性比例仍然只有12%。整个大学女性数量的增加来自其它系,尤其是生命科学系和环境工程系。“在K-8年级中,对工程专业的态度仍然是很冷漠的。”Demetry表示,“工程队伍的多样性必须从那开始。现在这个态度当然无法让女性人数增加起来。”

20161209A05

Michael Gennert教授

尽管女性工程师的数量很少,但伍斯特理工学院对校友的调查发现,女性对她们工程职业生涯的满意度要超过男性。

伍斯特理工学院询问38年来的校友对基于项目的课程的体验。“我们了解到,专业成果、个人成长和长期满意度非常重要。”Vaz指出。有趣的是,与男性相比,女性从基于项目的课程中可以获得更积极的成果。“这与其它研究结果是一致的。这些研究表明,在帮助其他人并解决现实世界问题的工作中,女性与男性相比能够更积极地从事协同工作。”

没有人会争论,科学和医学领域吸引女性的人数比例比工程高得多。“我们见到女性正在进入医学预科和环境工程专业。”Gennert表示,“人们应该认识到,工程专业也能使世界变得更美好,也能解决人们的问题,但以前人们一直不这样认为。”

当然,我们认为是数学使得人们害怕接近工程专业。他们认为作为一位工程师,就要整天做数学计算,永远看不到自己的工作除了为公司赚钱外还能做什么。如果你设计IC、PCB、连接器或其它系统元件,你可能永远不知道这些元器件是如何用来解决现实世界问题的。开源硬件的普及(Arduino、Raspberry Pi等)使得设计出更接近于客户的系统变得越来越容易,因为较低层工程已经完成。你会成为了一个系统集成者,甚至是一个“制造厂”。在系统出问题之前都好说,但一旦出问题,你还得深入学习工程专业。

《电子技术设计》2016年12月刊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