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The Information的一篇报道将Magic Leap推上了风口浪尖,但这次与之前的热捧不同,而是充斥着“造假”、“欺骗”、“谎言”、“泡沫”等刺眼的词汇。

该报道概括起来有三点:第一,Magic Leap 去年发布的号称是“办公室里的寻常一天”的宣传视频,完全是特效公司 WetaWorkshop 后期制作的,是充满误导性的;第二,The Information 罕见地体验了Magic Leap的产品,但它是一个笨重的需要连接电脑的头盔,而且体验还不如微软HoloLens;第三,Magic Leap的核心技术,光纤扫描显示器,已经被降级成了一个长期的研究项目,实际应用遥遥无期。

舆论是如何将 Magic Leap 的“骗子”属性盖棺定论的?

显然,一家口碑和专业性俱佳的科技媒体的结论,虽无法将Magic Leap 的“骗子”属性盖棺定论,但众多媒体的二次转载,可能走向了另一个方向的误导。

首先,关于视频造假。

The Information 指出的“造假视频”名字叫“Magic Leap 办公室里的寻常一天”,这个视频发布于去年 3 月,其中有直接在空中处理邮件,以及在办公室的真实环境中玩射击游戏的镜头。

但是,这个视频只是 Magic Leap 的 CEO Rony Abovitz 缺席 TED 大会而给公众的“补偿”,视频中也打上了特效公司 WetaWorkshop 的 logo。

更重要的是,6 个月之后,也就是去年 10 月份,Magic Leap 又发布了一条视频,这次直接打上了“直接由 Magic Leap 的技术拍摄,没有使用特效或者拼接”。视频同样是办公室的场景,但是画面是简单的躲在桌子下的机器人,以及投射在空中的太阳系。The Information 并没有说这段视频也是假的。

我想,通过这样的对比,已经足以说明第一段视频只是个概念。去年就基本能确认的消息,到了今年年底,我不觉得这是个大新闻。而一些中文媒体,直接使用“所有演示视频都是特效”的标题,并不合适。

关于笨重的、需要连接电脑的头盔。

这里真的要佩服 The Information,因为此前据媒体报道,Magic Leap 的产品有上千人体验过,但体验者都被要求签署保密协议。今年 4 月,凯文·凯利造访了 Magic Leap 总部,写下了万字长文,但也只能描述自己的感受,不能透露关于 Magic Leap 的设备的具体状况。

当时,凯文·凯利贴出了这样一张照片,配文是“Magic Leap 的光学工程师在通过光子验证试验台观察”。

01MagicLeap20161213

如果这是 Magic Leap 的原型机,就说明直到 4 月份,它还很大。另外,有人根据 Magic Leap 在去年 10 月份发布的视频推测,在如此高的清晰度、流畅性以及完美的虚拟和现实叠加的情况下,它需要强大的运算能力,所以,它可能离不开电脑主机的支持。

The Information 的体验也证实了这样的猜想。这个头盔的画面和 HoloLens 差不多,而且在一些情况下,画面显得更模糊,也更抖动。这或许能说明相比竞争对手,Magic Leap 已经落后了。但从各种公开资料来看,Magic Leap 和 HoloLens 走的是不同的技术路线。

最后,是 Magic Leap 的光纤扫描技术。

这是保证在很小体积的设备上实现光场显示的核心技术。

报道称,原型设备有冰箱那么大,而且直到现在,Magic Leap 也无法实现“革命性的”光纤扫描技术的小型化,它甚至已经被降格到长期研究项目了。Magic Leap 的 CEO Abovitz 在采访中说:“在工程上你最终必须做出权衡。”

去年 10 月的 WSJD 大会上,Rony Abovitz 说 Magic Leap 准备制造上百万台设备,但还没准备好出货;今年 7 月,他再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Magic Leap 的产品会很快面世,不过同样没有给出具体的日期。

他还透露了另一个细节,Magic Leap 几乎是一个“全栈式的科技公司”,从芯片、传感器、PCB 电路,到配套的软件,他们都要从零开始制作。在佛罗里达的总部,他们甚至直接为此开了一条生产线。这也是他们需要高额融资的原因之一。

在报道最后,The Information 说 Magic Leap 最新的产品模型似乎真的只有一副标准的眼镜大小,它在内部被称为 PEQ,意思是“大致相当于一款产品”,但是 Magic Leap 没有向记者展示。

单从这个报道来看,最大的可能是研发滞后。但考虑到它一贯的保密级别,以及拥有的计算机视觉、光纤扫描技术方面的权威科学家,报道的全面性可能也值得商榷。

结合技术角度解读Magic Leap“造假”

随后一名科技工作者Karl Guttag发布了另一篇文章,试着把技术方面和Albergotti的商业角度结合在一起进行分析,给Magic Leap“造假”提供一个更为靠谱的解读:

04Magic Leap20161213

1、Magic Leap原型

《The Information》表示:“Magic Leap执行总监罗尼·阿伯维茨承认原型产品使用了不同的技术。”我在博客中已经确认了早期的原型包括:

1.基于数字光处理技术(DLP)的原型产品使用可变焦透镜,通过为不同距离产生不同图像和改变图像之间的焦点,并且支持3至6个聚焦平面来产生“聚焦平面”。这可能是他们最早的一个原型产品,也是《The Information》文章中的 “Beast”,并被描述为“冰箱般大小”。

05Magic Leap20161213

2.一个或多个OLED基板变体再次使用了电控聚焦元件,让Magic Leap可用于制造较小尺寸的头显版本。《The Information》只讨论了一个版本,“WD3”,但我怀疑他们有不同功能的版本(如WD1,WD2,WD3或许更多)。我相信这可能被用于他们在2015年10月14日发布的技术视频。他们后来发布的“A New Morning”和“Lost Droids”的视频似乎使用了基于微型OLED的光学器件,在120hz下产生两个连续的60hz“聚焦平面”图像,并改变每一个镜片的焦点。

3.硅基液晶(LCOS)版本使用Magic Leap他们研发的“光子芯片”,并支持约2个焦平面,没有移动聚焦光学元件(根据《The Information》文章),《The Information》将其称为“PEQ”原型。

07Magic Leap20161213

如果你想更多地了解如何上述技术工作原理,你可以阅读Magic Leap的专利申请,但请做好心理准备,因为Magic Leap的专利涵盖了很多完全不同的概念。

我此前已经解释过光纤激光扫描显示(Laser Fiber Scanning Display)技术,而该技术尚未完善。引用《The Information》文章——“Magic Leap已经把光纤激光扫描显示降级为一个长期的研究项目,希望其有朝一日能成为可行的技术。”

2、可能的情况:一个小故事

根据我在初创公司和大公司的经验,我想自己大致了解具体是怎么一回事。请将本节的其余部分看作是理性猜测,以及对已知信息的揣度。

初创公司有时被称为“从飞机跳下,并在降落过程中缝制降落伞”。这似乎是Magic Leap的情况。他们对自己的目标有一个粗略的想法,并能够建立一套令人印象深刻的演示系统,并有一些出色商务来说服投资者相信他们可以推出消费者版头显。

Magic Leap的核心技术是来自华盛顿大学前研究员、Magic Leap联合创始人及首席科学家Brian Schowengerdt,他在华盛顿大学期间就已经在研究光纤激光扫描显示。Schowengerdt是一个聪明的家伙,并为罗尼·阿伯维茨增添了许多可信度。“大学研究型人才”的问题是,他们通常不了解从研发到真正批量生产的产品需要什么。

建造“Beast”原型产品的人使用了DLP和电控聚焦镜片来支持多焦点平面,以解决视觉辐辏调节问题。然后他们使用“绝地武士的心灵控制”来展示DLP引擎、U of W的低分辨率FSD显示器、一些非功能波导、以及一些实物原型,描述一个只需简单的金钱和人力投入就能实现的美好将来(如果你有梦想,你就可以去实现,不是吗?)。

所有这一切让Magic Leap钓到了“大鱼”(谷歌和阿里巴巴等投资者)。谷歌早已对近眼显示器产生兴趣并投资了谷歌眼镜,加上围绕Oculus Rift的炒作和先前众多厂商错过了移动智能手机浪潮,AR/VR/MR领域也出现了“错过”的恐惧。实际上,Magic Leap能从众多大公司身上募集到资金的这一事实已经成为该公司的宣传和融资名片。Magic Leap从此得到的投资一浪接一浪,而他们也希望通过这一大笔资金履行自己的承诺。无论有多少质疑声,谷歌等著名投资者已经成为Magic Leap的挡箭牌,所有这些资金让Magic Leap上升到一个很高的高度,他们在下来的时候试图“缝制”一把降落伞。但有时候,问题并非可以通过投入财力人力就能简单解决。正如我在博客中所指出,即使可以,在高分辨率下使用光纤激光扫描显示技术并不容易。Magic Leap在某一时刻意识到这一点,可能是很早以前就已经意识到,光纤激光扫描显示在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实现。

所以他们想出了“B计划”,希望通过现有的显示技术来达到类似的视觉效果,即使这会减少分辨率。Beast的体积过大,而且很昂贵,所以他们需要有更多更容易制作的demo演示系统。

所以,他们基于OLED制作了WDx。虽然由于平面波导技术的特性所致(Magic Leap称之为“光子芯片”),OLED让设计更容易,也能缩减体积,而Magic Leap还是成功说服投资者相信光子芯片是他们秘密武器的一部分,但使用OLED存在致命的缺陷。

所以,如果他们不能使用基于OLED的光子芯片,而且光纤激光扫描显示并不可行,那你是否该告诉投资者这两个秘密武器其实只是虚有其表?因此,他们正在研究“C计划”,使用可支持部分类型波导的硅基液晶(LCOS)面板与LED光源,企图实现类似于“光子芯片”的效果。

但是,这时出现了一个搅局者。微软Hololens系统开始上市,这使得Magic Leap看起来已经远远落后于微软,一个比Magic Leap更有钱的巨头。所以他们需要展示一些东西以保持人们的关注。他们从发布完全虚假的视频开始,他们需要一个“Magic Leap技术”(并非他们计划使用的光学元件)Demo。

“Beast系统”及其光数字处理技术和场序制彩色(field sequential color)拍成视频的效果不好。摄像头会向任何知识渊博的专家透露他们正在使用的技术。所以他们在视频中使用了WDx OLED系统,这样效果会更好。通过聪明的剪辑,并且只显示简短的片段,他们可以突出部分透镜聚焦效果,而不显示WD原型的局限性。这些视频使Magic Leap看起来更“真实”,让人们不要问太多尴尬的问题。

一个问题是LCOS比DLP要慢得多,因此它们或许只能支持约2个聚焦平面。我研究LCOS已经有16年的时间,我相信这是由于色域分离的原因,但通过使用“绝地武士心灵控制”技巧,也许两个焦平面也已经最够,人们并不会注意到色域分离。因此,Magic Leap使用一个不是很有效的PEQ进行演示,而不是头盔大小的WD3。

我猜测《The Information》的Reed Albergotti应该是到内部进行调查,才抓住了Magic Leap的“把柄”。他告诉Magic Leap说准备发表他们的故事,而Magic Leap决定进行“查漏补缺”,才邀请Albergotti入内调查。但很明显,Magic Leap已经为Albergotti准备了一个“故事”,只是Albergotti仍然发现了故事的漏洞。

结语:这听起来Schowengerdt已被晾在一边,因为他已经在筹集资金上完成了自己的“任务”。Magic Leap把资金用来聘请其他的光学专家,这些专家知道如何设计Magic Leap正在使用的光学元件。Schowengerdt可能仍在研发光纤激光扫描显示技术,希望有一天可以实现超高分辨率的显示器。

Magic Leap创始人Abovitz回应造假: 好戏才刚刚开始

公司创始人Abovitz曾在采访中表示Magic Leap已经花费了10亿美元来完善一款原型,并且开始在佛罗里达安装生产线,之后就会推出了这项技术的一个消费者版本——最乐观的预测是在18个月内。(细思极恐……)

而如今面对纷纷不断的指控质疑,Abovitz终于忍不住了,在2个小时内连发了20多条 Twitter,除了把The Information的记者称为是“性情乖戾的科技博客作者”,始终强调 Magic Leap 的产品会来的,并在官网写下了声明称:“我们已经在新工厂完成第一台目标外形PEQ的锻造。

我们即将启动更大一轮PEQ,这就要发挥我们供应链和生产/运营的力量。

我们现在做的这批产品用来:工程和制造验证/确认测试,早期可靠性/质量测试,生产线速度和一堆其他重要参数。

我们正在开发很多软件、应用、创意体验,准备全面作战。

敬请期待——好戏刚刚开始。”

那么所谓的“Magic Leap CEO 承认造假”不过是国内媒体小报以讹传讹的假消息吗?

以现在情形来看,把 Magic Leap 称为彻头彻尾的“骗子”,还为时过早。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随着核心的光纤扫描技术被转为长期研究项目,众人期待的 Magic Leap 的产品可能会打折扣。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