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5日,在微博上有人引用国外媒体Luminous Landscape的文章说,大疆将买下哈苏。

笔者随后向大疆方面求证,大疆对此消息进行了一个例行公事的不置可否:“都是小道消息,今天网上都在流传,我这边给不出更多信息。”

Luminous Landscape记者Kevin Raber表示,他的消息是从多个可靠和可信的来源获得的,并且哈苏内部的工作人员以及一些分销商、经销商也都已知晓。

2015年11月5日,大疆战略投资瑞典相机品牌哈苏,但具体金额并未透露。当时笔者认为这是一桩双赢的生意:

一是,大疆从天上落到地上,从无人机到各种云台和专业航拍相机,需要一个高端相机品牌背书,哈苏很合适。大疆曾说:“在摄影圈,哈苏不仅是光学相机全球先驱之一,同时也以贵族气质的品牌形象存在于消费者心中,与大疆追求极致品位的气质相符。”

二是,哈苏日子过得并不好。笔者当初分析认为,光辉的历史并不能解决现实的温饱问题,摄影器材行业眼下处于从胶片向数码全面转移期的尾声阶段,哈苏也不例外。无数企业在转型的时候没能成功,走下坡路甚至死掉,柯达就是个好例子……

自从入股哈苏之后,大疆就派了一位代表进入了哈苏的董事会,这位老兄就是平时有事的时候才跑去代表大疆开个会,而上次哈苏在国内搞了一个小型发布会,这位老兄甚至干脆没过去。

但哈苏的日子就没有这么轻松了。据了解,哈苏公司CEO Perry Oosting在2016年曾多次跑到位于深圳的大疆总部喝茶聊天,但是否与大疆收购哈苏有关,外人不得而知。

Kevin Raber在《哈苏将被大疆收购》一文中说,由于哈苏一系列自残式的决策——尤其不再把摄影师这些它的上帝放在第一位,导致哈苏江河日下、人心向背,所有的决策成了“结束的开始”。而哈苏也是牛逼到不行,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

另外,哈苏一台相机的价格也是贵出银河系。2016年4月份,哈苏发布了数码中画幅相机新品H6D,共有两个型号——1亿像素的H6D-100c与5000万像素的H6D-50c,前者售价32995美元,后者25995美元。在国外,这个价格妥妥的买一辆中高端汽车了。

突出一个土豪才能买得起的价格,全世界95%以上的消费者都不是它的用户,销售业绩可想而知。

但哈苏本身穷得很。2016年广受好评、订单量超出预期的X1D一直拖到2016年12月才少量出货。

据说哈苏高层一开始找到了一些投资者,但投资者不愿意给钱,因为投资者期望得到回报。在找了一圈,发现没有多少选择后,哈苏不得不把目光转向了遥远的东方。

跟哈苏别的投资者不同,大疆知道中国消费者土豪多,只买贵的不买对的。而大疆目前除了在无人机研发上保持节奏外,显然也意识到无人机在全世界还面临诸多风险,并且无人机这种东西向来不是一种刚需,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终将面临饱和的问题。

顺利成章地,寻求无人机之外的业务就成了大疆的必然,手持云台、无人机挂载的云台相机一个接一个的推出,就是这种危机下的业务延伸。但这些都是需要技术的,哈苏在相机领域有专利有技术,正是大疆需要的。

所以,大疆成为哈苏大股东,甚至全资收购哈苏,可能性很大。

剩下的问题是,什么价格收购?会否保持哈苏的独立性?

关于收购价格,大疆这家自诩“低调”其实行事作风非常彪悍和高调的公司可能真的不会告诉你,如果被爆出收购价格也应该是哈苏现有投资人爆料出来。但,这笔收购的价格肯定是白菜价,尽管大疆在上一轮融资时估值80亿美金,但根据我对这家公司的了解,它向来是把一个硬币当成10块钱花的主儿,另外,如今是哈苏有难,此时不杀价更待何时。

关于是否会保持现有组织结构,保持独立。这很难说。Kevin Raber也只是呼吁大疆像吉利收购沃尔沃后一样,保持哈苏的独立性,但几乎不太可能,这可能只是美好的愿望和自我安慰而已。

大疆似乎不愿意就此事回应,相信未来两天或者几个星期内,关于这笔交易的更多细节,或者辟谣,会出来。

现在这个时代,传言基本上就是事实了,而辟谣更像是为了拖延事实真相到来前的例行公事,而已。

或许,哈苏的大疆时代即将到来。

(本文来源:虎嗅网)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