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代工巨头格罗方德(GF)在成都落子,与成都市政府合资建12英寸生产线,GF占51%,并引入中国半导体业非常有兴趣的22FDX(FDSOI)技术。

“格芯”之所以引起业界关注有两点:

1),与厦门的“联芯”一样是合资企业,它不同于之前英特尔,海力士,三星及台积电的独资模式;

2),导入SOI技术,目前计划是2018年开始成熟制程量产,以及2019年是22纳米的FDSOI技术量产。

为什么SOI技术对于中国是个亮点

在摩尔定律推动下,半导体技术是突飞猛进,英特尔,台积电,三星等在finFET技术方面进入10纳米量产,而7纳米已是“箭在弦上”,最快是明年步入。而中国的14纳米技术,目标定在2020年,所以差距是明显的。

然而从全球半导体业的趋势,尽管尺寸缩小的路还能往下走,但是越来越困难,只有那些对于计算功能要求高的芯片才会采用finFET技术,但是不可否认现阶段它居主流地位。而定律的另一支,采用3D等封装技术的堆叠芯片,及能满足低功耗为主的芯片,正在醖酿喷发。

目前的全球物联网等市场正在培育之中,它的生态链成长尚需时间。因此对于中国半导体业而言,一定是finFET与SOI两类技术都需要,齐头并进。然而相对SOI技术的差距要少许多,所以业界声称是“弯道超车”的机会之一。

相信这也是业界对于“格芯”给予较高评价的原因之一。

“格芯”的关注点

任何事情要完美是不可能的,都是相对的。关键在于自身的努力,以及弄清楚中国半导体业要的究竟是什么?

“格芯”项目同样包含着诸多的不确定性,如:

GF的亏损,未来“格芯”的盈利疑问?;

西方对于22纳米FDSOI技术的转移可能性?;

全球SOI市场的增长,能否与“格芯”相匹配?

等……

中国半导体业聚焦的是什么?

显然,希望“格芯”的一期能在2020年时项目实现盈利,以及二期的FDSOI 22纳米技术转移。但是从长远竞争力,更该关注的是迅速培育SOI技术在中国的生态链完善。

从全球观察,现阶段SOI技术尚不是主流,仅应用在某些特定领域中,如RFIC等。分析成本高是难以普及的最主要原因之一,而成本高又与SOI的市场不足相关。所以这是一个生态链的问题,要从技术的普及与市场的培育着手,尚需要时间。

中国半导体业要从完善SOI的生态链着手,全方位的推进,包括SOI硅片的自制,IC设计公司的采用,及第三方IP公司,代工及封装等支持,包括人才的培养。只有SOI的市场扩大,才可能成本下降。

所以中国半导体业的目标要十分清楚,不拘泥于暂时的盈利或者亏损,而更应关注生态链的培育与成长,显然其中22纳米的FDSOI技术的及时转移成为关键。只有生态链的完善才能使中国半导体业的自强自立成为可能。

一直以来对于地方政府来承担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责任十分担心,因为“魚与熊掌”不可兼得。相信随着时间的推进,这种不平衡情况会得到相应的调整。

(作者:莫大康,亲历50年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历程的著名学者、行业评论家。原文标题:冷静看待成都的“格芯”)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