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整整一年,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实施出口管制一事终于宣告和解。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通讯同意支付892,360,064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金。此外,还有给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300,000,000美元罚金被暂缓。是否支付,取决于未来七年公司对协议的遵守并继续接受独立的合规监管和审计。

简言之,罚款金额(8.9亿+3亿),其中,8.9亿罚款计入当期(2016年)损益,剩下3亿美元暂缓执行,符合条件的情况下将会豁免。

一年利润还不够交罚款,好在现金流足够

根据2016年业绩快报显示,中兴通讯营业收入为人民币1012.33亿元,,同比增长1.04%;;营业利润为人民币11.66亿元,同比增长263.70%;亏损总额为人民币7.6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3.57亿元。

因受美国出口管制事件影响,在报告期内加入相关损失8.92亿美元。如剔除前述损失,中兴公司2016年度利润总额为人民币54.14亿元,同比增长25.82%;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38.25亿元,同比增长19.24%。

001ZTE20170308

可见近9亿美元的罚金直接对中兴2016年度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带来了重大影响。

但另一方面,证券分析师认为中兴通讯的现金流是足以承担罚款的。这似乎也验证了韦在胜的“现金流是我们的血液,然后是利润,第三才是规模。”

据了解,中兴通讯经营性现金流自2011年以来逐年改善,2015年经营性现金流74亿,2016年存在继续改善的空间,承担罚款压力不大,财务成本压力较小。

换而言之,达成和解,摆脱制裁,中兴等于甩掉了发展路上的一个大包袱,减轻了负担就更能够轻装前行,聚焦于下一个技术制高点——5G。

中兴被罚实为明知故犯

其实早在2012年中兴一名法律顾问Yablon就表示,中兴通讯与伊朗最大的电信运营商伊朗电信(TCI)签署的一项总金额高达1亿3千万美元的合同,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当时正在执行的严苛的出口禁令。该合同中,中兴提供的设备包括一套强大的监听系统,而这套系统需要使用美国企业微软(Microsoft)、惠普(HP)、甲骨文(Oracle)、思科(Cisco)、戴尔(Dell)等在美国生产的元件。

但中兴为了为避免公司遭到美国政府调查并因此产生系列恶果,于是当时选择了一家空壳公司——八星北京,作为出面企业,向伊朗出售产品等。

而在中兴通讯在2011年9月2日由总裁史立荣签署的《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公司出口管制相关业务的报告》中,也批准了公司成立“出口管制项目组”,专门研究、处理、应对公司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规的情况。

据《雷锋网》报导,中兴通讯的公司秘密文档表明:“我(公)司在 2010 年底与伊朗客户签订了四方项目合同,采取的是半隔断方式,即由我司向客户供应自产设备,我司的合作企业向客户工业美国敏感外购件。”然而在这个项目中,“我司合作企业自身资信及能力较弱,执行项目难度较大,造成目前其绝大部分执行工作都是实际由中兴通讯在做,没有较好地起到隔断风险的作用。”

报导明确指出,当时中兴通讯非常清楚,他们的“转出口”作法一旦被美国政府发现,“有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潜在可能,如被列入黑名单,我司将面临美国产品供应链断掉的风险。”

003ZTE20170308 2011年9月由总裁史立荣签署的文档显示,中兴通讯知道其违反美国出口管制的事实。(网络图片)

与朝鲜合作再次触怒美国

自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商业制裁采取了强硬的手段,美国商务部长Wilbur L. Ross表示:“我们让全世界看到:游戏结束了。那些藐视我国经济制裁和出口管制法律的人必然受到惩罚——他们将遭受最严重的后果。”

据《纽约时报》报道,周二,美国商务部表示,中兴除了向伊朗销售美国禁止的电子产品,帮助该国建设电信网络外,还向朝鲜提供了283批微处理器、服务器和路由器,这也违反了美国对该国的禁运。

此外,“中兴通讯不仅违反了禁止美国机密技术流入像伊朗这样的敌对政权手中的出口管制,他们对他们的非法行为还欺骗了联邦调查人员,甚至欺骗他们自己的律师和内部调查人员。”美国司法部长Jeff Sessions也表示,“我们的政府将使用我们所有的手段惩罚那些违反我们法律、妨碍正义和危害我们国家安全的公司。”

代理助理检察长McCord表示:“中兴通讯布置了精密的计划,采购美国原产货物,将它们运往伊朗,并掩盖这一出口行径。法院待决的认罪协议声称是该公司最高级管理层批准的该计划。中兴又多次对联邦调查人员、自己的律师和内部调查员撒谎并误导。该公司行为恶劣,受到这个重大惩罚是罪有应得。”

以上发言可见态度之强硬。若不达成和解,中供应商集体断货,失去美国庞大的市场,中兴可谓面临“灭顶之灾”。

遭供应商“卡脖子”,和解是双赢的局面

先从中兴的角度来看,虽然这些年国内集成电路产业突飞猛进,整机厂也通过自产基带芯片掌握核心算法,但是,却无法解决被国外芯片供应商“卡脖子”的问题。

在消费类领域国产的核心芯片虽已占据主力位置,但在对稳定性和可靠性要求很高的通信、工业、医疗以及军事的大批量应用中,国产芯片距离国际一般水平差距较大。尤其是一些技术含量很高的关键器件:高速光通信接口、大规模FPGA、高速高精度ADC/DAC等领域,还完全依赖美国供应商。

了解整机产业的人都知道,一台基站假如有100颗芯片,其中只要有1颗被禁运,整台基站就无法交付。就算找到团队重新设计,根据IC研发的固有规律,一颗芯片从设计、测试到量产至少要1年以上,高可靠性的工业级芯片需要时间更长。

去年《虎嗅网》就预测表示:如果制裁持续1年,这期间中兴的所有产品全面断货,合同无法履行,完全没有收入,结果不言而喻。唇亡齿寒,就算国产ICer们一年后把芯片给中兴做出来,又有什么用呢?

而从“中兴2016年公司净亏损23.57亿元,去年同期为净盈利32.07亿元。”可看出,这一次,美国政府是捏住了中兴的脉门。中兴也正是认清了这一点,才与美国达成和解的。

目前来看,达成和解后,中兴在美国的上游供应链并不会受到影响。包括光器件、终端芯片、网络设备芯片等在7年观察期内如果遵循美国商务部(BIS)的协议的前提下,会得到有效的供应保证。

而对于美国政府而言,除了获8.9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金之外,中兴通讯与美国许多供应商达成合作关系,提供了近13万个高科技就业岗位。

因此,这次和解,对美国以及中兴而言,都将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小结:

中兴通讯已经进入美国市场有18年的时间,其智能手机销量已经稳居该地区第四的位置,而美国则是其第二主战场。

002ZTE20170308

中兴通讯董事长兼CEO赵先明表示,“中兴通讯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公司将继续积极致力于变革,并已制定了新的合规流程及进行了重大人事调整。我们从这次经历中吸取了很多经验教训,将努力成为出口管制合规治理的典范,致力于打造一个合规、健康、值得信赖的新中兴通讯。”

此次和解除了给中国企业出口警示之外,能给中兴通讯带来多大的业务增长空间?我们拭目以待!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