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斯德哥尔摩Epicenter公司建议其职员植入能够开启公司各个进出口门的特别芯片,同时使用这种芯片来进行打印和付午餐费,所植入芯片能够保存工作联系的一些资料,同时还能够与各种智能手机的应用相互作用。这种芯片在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的位置植入,对健康没有影响。目前已经有150名公司的工作人员植入了这种芯片。那些已经植入芯片的人表示,这些芯片已经成为他们的“职业性纹身”。Epicenter公司领导表示,希望未来能有700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植入该芯片。

对此,数字创新咨询公司Futurice的新技术总监Paul Houghton通过四个层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1.对员工有什么好处?

任何创新项目都需要回答几个关键问题。项目试图解决什么问题?这是值得解决的问题吗?用户如何从我们的解决方案中受益?用户体验是什么?Epicenton正在努力解决一个问题,就是无障碍付款、打印、开门,但对于这样的问题已经存在同等有效和较少侵入性的解决方案了。植入的RFID芯片与标准办公钥匙扣或交通卡上的RFID芯片没有什么不同,它只是为客户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标识符而已,芯片可以在靠近门或付费点的扫描仪上读取信息。虽然植入皮肤中是一种方法,但现有的可穿戴式产品(如NFC 戒指)完全可以替代。

2.员工产生的数据该如何安置?

微芯片其实是被动的,它们不能主动地“监视”用户的活动。然而,它们可以存储或帮助创建非常详细的动作行为,例如开门、购物、什么时候上下班、用了什么样的打印机等。虽然这是看似不能使用的基础数据,但所有的基础数据都是用户行为的反应,一旦被用于不正当的交易,将会暴露用户隐私。从理论上说,一家公司可以从植入式微芯片中挖掘数据,但问题在于,员工怎么知道收集什么了数据,数据被用来做什么,谁可以访问数据,数据存储在哪里,以及究竟谁拥有数据。这里面所涉及的系统和技术非常复杂,数据滥用的可能性非常高。

3.对安全有什么影响?

RFID植入物在安全性上有几个问题。不仅仅是雇主,任何使用NFC扫描仪的人都可以读取未加密的RFID的数据。皮肤里植入的芯片尤其如此,这些芯片能够与许多潜在的扫描点连接。此外,使用专业扫描仪,可以从几米远处读取或检测芯片。必须指出的是,通过手机和交通中存在的RFID技术可以轻松确定一个人的地理位置。但是,人们可以断掉电话或交通卡中的电子设备以防止被跟踪。但是如果芯片植入皮肤内就没有办法轻松躲过跟踪了。在成熟技术没有出现之前,植入芯片会对人身安全造成威胁。

4.这样的实验仅仅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技术需求吗?

对身体做各种各样的改变是日益增长的趋势,比如脑内植入无线的 Neil Harbisson。同时,Cyberise.Me和Dangerous Things 等生物合成技术公司的兴起将芯片等植入物转化为商品。

芯片植入物是一种创新,特别是如果技术发展使得微芯片可以存储更多的数据。但是,只有完全由用户自己控制访问权限才是安全又公平的。为了保护用户,需要一系列关于数据所有权和安全性的立法,以及一个权威组织(如 Mozilla Foundation 或 Electronic Foundation Frontier)建立的生态系统,他们可以监督和证明雇主使用植入数据的合法性。

Epicentre的微芯片植入计划作为人类植入技术趋势的一部分,引发了关于道德、安全和隐私的思考。在这些方面失控的代价远远超过技术本身带来的价值。

(来源:36Kr)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