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疑地,下一代无线标准——5G,即将来临。各个技术委员会正致力于解决与这项复杂、深远且多方面标准有关的许多议题,包括频段定义、操作算法、多天线模式、数据速率、错误管理、复杂的频率、时间与空间多任务,以及测试套件与设备等许多层面的问题。当然,还必须要有许多新的电子组件,才能让所期待和需要的各种性能表现成为可能。

5G将支持达到60+ GHz范围的载波频率,因此要将标准转变为支持使用者实际情况的程度还有许多工作尚待完成。无论这种情况何时才会发生,如今看到毫米波 (mmWave)系统如何被视为主流应用的候选技术,已经相当令人震惊了。暂且不提使用波导以及微波世界的其他干扰波:5G将会需要全新的模拟/混合讯号IC (即使讯号本身是数字的,但在这些频率下的一切仍都是“模拟”的)、封装技术、天线、基础架构、拓扑结构、被动组件、互连、制程技术、建模和模拟工具等等。

021ednc20170515 图1:新兴的5G标准“发展蓝图”漫长且复杂;这也是至今无法深入探索所需技术创新之处 (来源:Slideshare.net)

5G的发展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但是,对于5G的未来承诺同样存在缺点。就像许多先进技术的发展一样,其性能规格是由不同的委员会所建立的标准而制定的,5G也成为一个充满希望的想法和愿望清单的漩涡。业界技术人士、专家和观察家都将自己所有的愿望投入这一标准中,只是其中有些愿望能实现,其他的则否,如图2所示。

022ednc20170515 图2:5G标准承诺了许多新的应用场景和功能;像这样的看法比比皆是 (来源:5G.co.uk)

无论如何,5G的支持者和推动者都抱着很大的希望,但这总是相当冒险的。产品推出的时间表太长,意味着将会出现一段不确定、不兼容性以及使用者沮丧的时期。例如,手机可能在某些地方使用,但到了其他地方却可能会出现问题,数据速率将无法达到所承诺的速度,冲突不兼容的情况也会经常发生。

在一般情况下,这些问题并不至于影响我;毕竟,这种成长的痛苦只是技术进步旅程中的一部份。但我担心电信营运商和智能型手机供货商所做的许多承诺将远超过实际表现,导致另一轮“工程师给我们承诺了,却没有实现”的批评。就像深夜的谈话性节目主持人和喜剧演员,如果少了点政治“幽默”和讽刺性的评论,无疑地将会是一种“败笔”。这并不是一种最近才出现的情况,但随着技术社群开始着重于为黄金时期准备好的进展,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了。

甚至有许多产品在早期部署阶段即面对这种嘲讽。例如,当波音787梦幻客机(Boeing 787 Dreamliner)因大型锂离子电池组装故障起火导致严重的问题时,这些深夜谈话性节目的名嘴们都拿这个问题来大作文章。我甚至听到其中有人(以幽默又带点认真的口吻)说,波音公司应该到当地的汽车用品店拿几百个车用的铅酸蓄电池来替换,那么问题即可迎刃而解…

对我来说,这种“玩笑话”大多都只是反映了说话者的无知,事实是他们觉得拥有了从一开始就能完美作业的高度先进技术。他们不明白潜在的问题、未知数、折衷以及在冲突性能特性之间的微妙平衡。简言之,这是在消谴工程师的玩笑话。只为了搏君一笑,让主持人得到掌声,而让那些真正创造事物的工程师还得再次遭受无礼的对待。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对于像5G这样尚未开始提供就有太多“讨论”的风险所在。由于设定了模糊且改变中的期待——通常还十分乐观,整个计划可能一开始看来就像失败了,甚至会反映在其支持者上。有时候,静静等待,直到进一步推出产品、测试、评估与发布周期后会更好。

但是,较早期的市场吸引力惑与营销推广,以及能作出承诺和预测的机会都非常强大。这是让人很难抑制的荣耀。糟糕的是一旦事情的发展无法符合营销的承诺时,也会出现让工程师备受责难甚至嘲笑等意想不到的后果。

你曾经希望自家公司的“团队”不要太早宣传某种新产品吗?因为你担心过早的营销活动可能导致使用者混淆、挫折,甚至愤怒?

(编译:Susan Hong)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