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內芯片制造业的领头羊,中芯国际刚刚公布今年Q1的业绩,成绩尚可,接着就宣布换帅,由赵海军接替邱慈云。

业界关切为什么要急于换帅?时机对吗?至于无论是邱慈云,或者新上任的赵海军,其实各有千秋,都是中芯国际的有功之臣。

中芯国际真到了要换帅的时刻?

先说结论,该到换帅的时间点,是个正确的决策。从产业层面看,对于未来中国芯片制造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可能是个关键的转折点。

对于邱慈云而言,己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在危机时刻临危受命,并自2011年起接替王宁国,它走了一条符合当时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尽管站在不同立场可能有不同看法,然而不可争议的事实是中芯国际进入盈利阶段,它的市值从2011年8月4日的126.3亿港币增长到2017年5月10日的435.7亿港币,涨幅高达245%。

2016年的业绩已升至29亿美元,纯利润达到3.77亿美元,其中中国客户的订单己近占50%。

事情可能要从邱慈云临危受命说起,那时中芯国际的主要矛盾是生存下去,要实现盈利。邱慈云等采用的方针是正确的,尽可能的减少投资与折旧,充分利用折旧低值期,提高产能利用率及毛利率等实现持续的盈利。所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芯国际不可能同时又加强研发投入与先进工艺制程的开发。

然而从2014年开始中国半导体业在“大基金”等的推动下,产业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同样中芯国际通过扎实的努力己经连续19个季度实现盈利,表明它的主要矛盾己经跨过“生存”关,转到要努力缩小差距,进入“十三五”规划,年均销售额增长达20%的攻坚战。从中芯国际的现状观察,它的先进工艺制程,如28纳米HKMG工艺等的量产占比将是主要瓶颈。

如果分析2016年中芯国际的销售额年增达到30%,最主要的因素之一是扩大投资,硅片月产能的迅速扩大。它的月产能由2015年底的284,250片(8 inch),增加至2016年底的406,250片,年产能增幅达43%,其中兼并意大利LF增加40,000片产能。显然,这也得益于2016全球代工业的升势,而到2017年时可能就没有这样的幸运,市场的竞争加剧,单靠8英寸产能的增加来扩大销售额己经没有那么大的灵验。

所以未来中芯国际要实现销售额年增20%的大目标,只有依靠先进工艺制程的拉动,以及产能扩充两个轮子的配合。因此中芯国际的策略转换是必须的,也是艰难的。因为先进工艺制程的突破非一日之功,需要循序前进,更需要硅片一片片的通过来模索出经验。

同样对于中国半导体业而言,经历了兼并与产能扩充等初步发展阶段之后,尽管实力有所增强,但是为了有效的提高真正的竞争能力,也迫切需要及时的调整策略,转变到注重开发先进工艺制程,以及加强研发投入等中来。

综上分析,在2017年Q1结束时中芯国际的换帅是个及时与明智的行动。

中芯国际的新征程

中国半导体业发展处在一个特殊的阶段及它的发展环境十分复杂。由于现阶段尚处于非完全市场化的指导方针,产生起伏是不可避免,关键在于付出的代价不能太大。

未来中芯国际要维持销售额年增20%的目标,任务十分艰巨。国际上通常采用的三个方法,兼并,扩充产能,以及采用更先进工艺制程。针对中芯国际的现状,由于兼并受限,产能扩充是个好方法,包括8英寸与12英寸,然而由于先进工艺制程出现瓶颈,如28纳米等的产能爬坡速度迟缓,成品率不高,实际上导致中国的12英寸生产线的产能目标达成率进展缓慢。所以现阶段中芯国际应该把迅速的突破先进工艺制程的瓶颈放在首位。这一步棋看似合理,然而十分艰难。市场不是依靠扶植能得来,而是靠自身的实力竞争取胜,中芯国际必须迎难而上,没有退路。

现阶段中芯国际可能面临三个方面的主要问题,先进工艺制程的进展迟缓、竞争对手围剿、以及扩大投资与盈利之间的矛盾协调。

赵海军的上任应该说带来新的希望,一方面它年轻,有活力,清楚中芯国际急需要解决的问题,另一方面它能深刻理解与体会中国半导体业发展的特殊地位。

中国半导体业发展正在走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道路,需要独立思考,更要大胆进取,可以说几乎都是“两难”中的决择,也不可能存在有“捷径”。

要正确评估中芯国际在中国芯片制造业中的权重因素,所以中芯国际的策略调整一定会与中国半导体业的发展紧密相关联。

相信未来中国半导体业有成功的希望,因为一方面有全球最大的市场支撑,以及中国从政府层面开始重视半导体业中的投资与发展。显然缺乏领军人物以及产业大环境的改善等仍是产业发展中的主要瓶颈。另外连美国等也担心未来中国半导体业的崛起会对全球半导体业产生大的影响。

期望中芯国际能踏上新的征程,取得更大成绩,为中国半导体业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