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T-Mobile宣布意欲成为在美国第一家建立5G网络的无线运营商。这抢了AT&T的风头。AT&T在更早些时候曾宣布计划成为第一家在美国建立5G网络的无线运营商,意图打压Verizon——后者是世界上第一批宣布计划建设5G网络的玩家,碾压了其他绝大多数运营商。

就Verizon、AT&T和T-Mobile 的5G声明来看,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它们所说的“5G”到底为何?“你方唱罢我登场”式的声明听起来都更像是市场营销噱头。通信行业内外的很多人正因此而对5G抱有偏见。

韩国一直以来暧昧的5G声明使5G预期更扑朔迷离。该国以前宣布计划在2018年冬季奥运会期间在首尔进行预5G(pre-5G)网络试运营——管它“预5G”是什么意思。

也许认识到那些轻佻浮夸的5G声明会引起强烈反对,韩国似乎开始真刀真枪地着手真正的5G建设。前不久,韩国科技部的一名代表表示,他的政府将在2019年年初将5G频谱分配给商业用途,而韩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建立商用5G服务的国家——该服务将于2019年下半年推出。到2020年,韩国的目标是达到5%的渗透率;预计到2026年,这一数字可能高达90%。

Verizon、AT&T和T-Mobile似乎暗示,美国手机客户将是最先享有商用5G服务的客户,但如果韩国刚刚宣布它将最先拥有商用5G服务,可以推测,韩国认为无论美国这三家运营商今年在做什么,都不会是商用5G服务。

去年,Verizon表示将于今年开始试用其5G网络。但是因为这就意味着它将在全球行业完成5G标准之前开始部署,所以可信度大打折扣。抢跑标准的风险将是与相同技术的各个版本不兼容或不完全兼容,但Verizon发誓要使用预标准(pre-standard)5G技术。有些人认为“预标准”有所意义,另一些人则视若无物。

AT&T一直表示,其计划是逐步升级其网络,逐步将其转换为5G网络。该公司一直有所顾忌地将其计划描述为向5G的演进。但就在不久前,AT&T公布了升级第一步的细节——它表示将在未来数月内在几个美国城市推出商用服务(不仅仅是试用),而且该服务将被称为“5G演进(5G Evolution)”。

短语“演进到5G(evolution to 5G)”和“5G演进(5G Evolution)”可能是相似的,但不紧跟AT&T的人,若推断“5G演进”是指5G,那就可以原谅。但是它不是!5G演进可能是4G技术升级为LTE-A。

AT&T因混淆了4G和5G之间的区别,被广泛批评,但公平地说,Verizon是玩弄概念的始作俑者,却并未对此付出多大代价。

T-Mobile的首席执行官John Legere随后承诺,他的公司将开始使用刚刚花近80亿美元拍得的频谱,以提供“真正的移动5G”服务。他得意地揶揄了AT&T和Verizon号称拥有5G的虚张声势,并且认为5G根本尚未有任何形式的正式定义。那他自己的主张又意味什么呢?管他呢。

20170623-5G-1 图:T-Mobile有一个多阶段计划,以最终升级到覆盖美国全国的5G网络。

很多这样的举动可以被看作玩过火了的公关套路,但它在现实世界里会产生后果。基于多种原因(包括所需的准备工程量),创建标准不是件微不足道的任务。但是,既然有些公司承诺在标准完成前推出5G,标准组织不得不加快进度:先是加档到2018年,现在是再次提速到今年年底。会有什么影响?

Telefonica的CTO Enrique Blanco最近表示,美国、韩国和日本的运营商只会小心扩展4G功能,而不会顾及5G最初承诺的网络转型。“5G不仅仅是亚毫秒级延迟和1Gbps的速率——4G已经可以接近这些指标。那么有什么新东西?”他问道。

“我们因为今天不能做的所有事情,而需要5G。”Blanco指出,“从处理数据增长,到提供光纤式的移动宽带和使能物联网功能。我们必须着眼我们为此正在尝试的定义——因为这个5G NR涵盖了全新频谱,因此将带来全新功能。所以我们必须定义新服务。”

抢跑会带来诸如网络最终没能提供5G所承诺的功能那样的真正后果吗?Blanco不是唯一关心这个的人,他只是最直言不讳的人之一。

最坏的情况可能不会那么糟糕。网络将得到改进,以便提供所需。AT&T等谈论的演变不可避免,即使它在实践中会磕磕绊绊,且由于暧昧的公共关系声明使公众不明就里。

数十亿美元已用于购买频谱。事实上有大量新型无线技术的工程设计正在进行当中。网络创新(如向虚拟化的推动)正在持续快速发展。新的用例正在定义,但它们不太可能立即实施,但是如果已在实施,则它们就会像支持网络一样,会在复杂性方面持续演进。有一些应用会需要千兆位速度和几毫秒的网络延迟,尽管也许不会马上就要。

无论各运营商目前的承诺如何不靠谱,毫无疑问,5G正在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