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综合了几家调研公司的数据后发现,大家普遍认为以太网交换机市场目前价值总额约为300亿美元,数据中心部分约为110亿美元至120亿美元。如果我们按毛利率55%至60%来算的话,会得出这些数据中心交换机的元器件成本为50亿美金左右。

再以交换芯片占BOM成本30%-40%的比例来算,那么以太网交换机芯片是一个价值15-20亿美元的市场。

长期独吞这个市场份额90%+的是博通。

而自从安华高收购博通之后,有业内人士向《EDN电子技术设计》指出:商用以太网芯片的市场价格略呈上升趋势。

(Crehan Research公司公开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每个数据中心交换机端口的平均售价几乎与2015年相同)

联想到Avago曾公开声明将把公司利润率提高至40%以上,市场价格是否还会持续坚挺?

在我写《以太网交换机性能换代,芯片厂商们如何布局?》这篇文章的时候,听到不同的声音,一些运营商希望远离博通,并感觉被他们的专有软件所困。于是,我就想看看,以太网交换机芯片市场,其他的玩家大概都是什么情况,然后惊奇的发现,这个市场居然已经显得有点拥挤了。

本文则会和大家分享一下其他玩家对该市场的企图心,对行业发展趋势的看法、以及他们策略等。

市场格局会破吗?

从市场发展的规律来说,某一两家厂商垄断的局面将越来越难以为继。尤其是如果再上升到数据安全/国家主权的高度,那格局变数很大。

但是,在客户对一个新的芯片厂商品牌的熟悉度、信任度不够的前提下,突破第一个设计和应用需要一个超越产品的技术竞争力和价格的强有力理由。

作为一家中国本土后来者,盛科希望通过“新市场培育”和“新技术应用”突破第一个设计和应用,该公司市场总监王峰指出,“新市场培育”方面的重要抓手是整个大环境对国产芯片的认同和重视;“新技术应用”方面的重要抓手则是由于云计算/大数据等提出的对软件定义网络(SDN)技术和架构的应用。

竞争无疑是对消费者有利的,也能向开放市场的提供差异化的解决方案。“我们的策略是继续提供具有一流延迟、功耗、吞吐量(PPS)、遥测和灵活性的差异化以太网解决方案。”Mellanox公司营销副总裁Kevin Deierling表示,公司将继续在存储加速、机器学习,Cloud SDN / NFV,高性能计算和超融合基础架构等领域进行创新。

“我们与中国OEM,超大规模用户(hyperscaler, 一般指大型数据中心)和ODM密切合作,确保客户能够获得我们的Spectrum Ethernet解决方案带来的优势。”Deierling指出。

针对移植性,Cavium则是通过投入大量的资金,为自己的交换芯片开发一个易移植的软件开发工具包,Gandhi表示,“我们的交换机和软件现在已经被多个供应商实地证明了。随着XP80的量产,加上我们的可编程的管道,这为是我们应对市场新竞争的优势。”

作为联发科的子公司,擎发通讯先天上具有其运营效率,比如联发科购买的晶圆就比安华高(博通)多很多,这种购买力无疑会大大影响到对产品的定价能力。

另外Info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工艺,该技术已被苹果成功使用在其iPhone多代中。擎发通讯利用台积电InFo把两块吞吐量为3.2 Tb的芯片集成在一块硅载片上,从而以较低的成本实现6.4 Tb吞吐量。

有业内人士向EDN电子技术设计表示,预计未来两到四年,会有更多的厂商开始采用Info工艺。

还有一个可怕的对手是?

对于竞争厂商的态度,博通的态度是“Wait and see”。

“交换机市场是我们所说的“长期游戏”。就像在其他芯片市场(例如CPU)一样,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玩家出现挑战行业领导者,但这类芯片厂商的长期生存能力取决于他们始终如一的投入、执行和提供高质量’切中要害’的产品。这个在网络半导体行业来说越来越困难,因为要达到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其研发投资规模,执行经验等都至关重要。”该公司核心交换机部门高级营销总监 Rochan Sankar指出。

其实,交换机芯片公司们的对手,其实可能并不是思科或华为这类做自己in-house ASIC的设备厂商,历史上看他们也并未取得领导力。

他们最大的威胁,应该是公共云和大型运营商开始制造自己的ASIC。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向EDN电子技术设计表示,已有一些思科的人才跳槽去了这些超大型公司如亚马逊、谷歌、阿里巴巴、百度、Facebook。

当然,现在数据中心运营者当中,暂时还没有任何人宣布自己已有交换机芯片项目。

但未来,这个领域的格局会变天吗?

《电子技术设计》2017年8月刊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