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PS架构仍然有营收来源。它还拥有ARM所没有的多线程技术。有人说,只要想到半导体产业即将失去唯一能合理代替ARM的CPU IP,那才是“真正可悲的现实”。

Imagination Technologies在上周宣布,将公司卖给中资凯桥(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并同意将旗下MIPS CPU业务卖给Tallwood Venure Capital,这样的决定让一些市场观察家就算搔破了脑袋也想不通。

他们要问:“现在还有谁想要MIPS架构?”

The Linley Group资深分析师Mike Demler总结一般的感想是:MIPS“是一种较老派的CPU架构”。

我的同事Rick Merritt也观察到,“MIPS并没有太多的生态系统。近年来市场上都是ARM和x86架构。”

一开始,我在想中国的情况或许会有些不同。

MIPS架构最近的发展情况究竟如何?根据位于深圳的中国版《电子工程专辑》(EE Times China)同事描述,“MIPS核心并不是主流”。她告诉我,目前中国无晶圆厂芯片供货商——如神州龙芯(BLX IC Design Corp.;Loongson)、珠海炬力(Actions Semiconductor)以及北京君正(Ingenic Semiconductor)等业者仍然在使用MIPS。但她认为在中国的MIPS生态系统也仅限于少数几家公司。

基于ARM的参考设计迅速扩展,让中国设计工程师都能轻松地使用ARM。她接着说:“有太多的成功的故事都从使用ARM开始”。

说好听一点就是:MIPS架构缺乏市场动能。

事实上,MIPS从五年前开始就一直遭受着“老派CPU症候群”的侵蚀。

在2012年底,当Ceva和Imagination Technologies双方为并购MIPS而抢标时,许多业界观察家们都很纳闷Imagination要拿MIPS来做什么,毕竟这个年营收约6千万美元的MIPS是一个处于亏损中的业务。然而,当Imagination最终以1亿美元的压倒性价格赢得MIPS后,有些业界观察家还宅心仁厚地评论,以这一高价收购应该显示出MIPS CPU对于Imagination的未来发展有多么重要吧!

虽然Imagination的管理阶层当时可能看好MIPS策略的重要性,而今看来他们长期以来疏于管理MIPS业务及其发展蓝图却也难辞其咎。

029EDNC20170930

MIPS架构将何去何从?

所以,我们现在还得去想:“MIPS接下来将何去何从?”

所以,我只好再问看看:还会有人想要MIPS架构吗?

The Linley Group的Demler指出,“MIPS架构仍然存在营收来源,所以还是值得买的。”不过,他接着说,“在目前这个节骨眼上,我认为不会有人愿意购买任何尚未到期的MIPS专利。它显然是一个贬值中的资产,在不到五年的时间内从1亿美元缩水到6,500万美元(虽然,Imagination最初收购MIPS的起标价是从6,000万美元开始)。”

事实上,目前采用MIPS架构的一些客户包括像汽车领域的Mobileye (目前隶属于英特尔旗下)以及网络领域的Cavium和Broadcom等死忠客户。

很显然地,MIPS还将进军智能型手机调制解调器市场。就在上个月,Imagination透露,联发科技(MediaTek)采用“多线程MIPS I级CPU于其智能型手机LTE调制解调器中”。联发科首款采用MIPS技术的组件是其全新的MT6799曦力(Helio) X30旗舰级处理器,MIPS就位于其Cat-10 LTE调制解调器中。

尽管MIPS肯定存在“品牌”问题,而且显然业务管理不佳,但有些市场观察家仍抱持乐观看法。他们认为MIPS仍然具有潜力。如果能有效经营,仍然有机会再次成为一项成功且赚钱的业务。

今年五月初,当Imagination开始出售MIPS时,Tirias Research首席分析师Kevin Krewell指出:“MIPS仍然是具有可扩展性和成熟软件生态系统的经典CPU设计。”Krewell认为,尽管MIPS应用在减少中,但仍然存在市场机会。

同时,还有其他人指出,MIPS CPU架构存在一定的性能和效率优势,例如多线程技术。他们认为,MIPS能在一些实时、功率敏感的应用发挥重要作用,例如LTE、人工智能(AI)和物联网(IoT)。

然而,未来,Demler预测,“Mobileye很可能取代MIPS”。他认为,“MIPS架构的占有率一直流失至ARM和ARC。”不过,Demler也表示:“无论是任何一方,都还是会有买家。”

那么,目前MIPS究竟还剩多少价值?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业界消息来源告诉我们:“目前MIPS还有一支约200多名工程师的团队在开发CPU技术,其中有些技术甚至比ARM所能提供的更为先进——例如多线程。”

其他人则更保守些。对于业界来说,围绕着市场赢家——ARM打转是一回事,而将ARM的竞争对手视为无望的输家,却又是另一回事。“想想半导体产业即将失去唯一能合理代替ARM的CPU IP,那才是真正可悲的现实啊!”

那么,如果有一家公司希望能好好地经营MIPS,应该用什么策略呢?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媒体EETimes,参考链接:MIPS: Underdog or Dead Horse?;Susan Hong编译)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