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 – 出了桃园机场往东南方向驾车,一小时多就来到海滨城镇宜兰。水泥花砖、竹编夹泥墙的老屋老街和阳光满溢的海滩吸引了无数平日忙于奔波的创业家和工薪族假日间到此一求些许悠闲休酣。长达13公里的雪山隧道2006年开通后,宜兰的交通比之前更为便利。许多创新阶层人士渐渐把这里选作逃避大都市拥挤污浊之余还能兼顾与全球大千世界保持紧密联系的建业居家之良地。这群创新族注入的活力又转而带动了宜兰的经济发展和多元化。

宜兰并非是唯一利用创新生态圈升级整座城镇的案例。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曾多次探讨并借鉴新加坡制造经济奇迹的经验。今天,狮城政府和民间仍有不少城邦升级的新思路新模式。就在去年,几名当地青年人建立了创客孵化器We the People (“吾等民众”)。We the People把在线众筹平台与传统零售场地结合一体,让筹款的创业小伙伴们在这里当面向潜在投资人展示产品雏形并阐述未来规划。在万物数码化的今日,这种线上线下的结合平添了一份亲切感,让筹资过程更人性化。短短一年间,We the People已实现盈利。公司近期透露已启动明年在台北、墨尔本和纽约开张新店的安排。

当前科技迅猛发展冲击着全球政治经济。城市之间为吸引人才而竞争加剧。除了地方政府主导的宏观规划,民间自发的项目往往可与政府相应,扩大成效。AspenCore认为作为创新人群的工程师和电子设计及分销界的各方民企卧虎藏龙,在其中可起到关键作用。例如,全球分销商艾睿 (AspenCore的股东) 几月前与香港科技园合作,在沙田建立了电子技术应用工作间,对公众免费开放。众多高端昂贵的电子设计测试仪器和设备一方面推动了香港智能港口和智能工业等新增长领域的研发,另一方面还打开了借力中国“一带一路”发展香港本地经济的一扇新门。同样,远在欧亚大陆另一端的西班牙中世纪要塞萨拉戈萨,则因物联网云端传感器公司Libelium的迅猛增长俨然跃为全球创新都市中的新起之秀。

放眼世界,AspenCore注意到受英国脱欧困扰的伦敦、在欧盟和世界舞台上正谋取更大话语权的东欧首府,如华沙或布达佩斯、经济危机后刚复苏的底特律或马德里、以及寻求经济多元化的开罗或悉尼。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只要这些城市充分重视工程师群体和日益与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不可分割的电子设计链、供应链产业,它们都可取得提高综合竞争力的乘法效应。

犹如以往,您有任何建议或评论,请随时给我们致函到victor@aspencore.com或直接跟您最欣赏的AspenCore编辑联系。谢谢您的支持。

高志炜 | AspenCore集团出版人兼执行董事

053ednc20171023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