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在文化、教育、社会风气等各方面都大不相同,无论是西方或东方世界,“工程师”这种职业阳盛阴衰的情况似乎并无二致;在此姑且先不探究这种两性人数差异的成因(实在太复杂)、也把那些无论来自科学根据或是个人偏见的各种理论丢在一边……非关性别,身为工程师的你,是为什么会投入这个职业?

毕业于新竹交通大学电子工程系、拥有美国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电子工程硕士与博士学位的台湾RF芯片设计立积电子(Richwave)总经理王是琦,从高中时就立定了朝理工领域发展的志向,从对物理学的热情出发、接着投入IC技术研发行列,现在又成为一家股票上市企业的领导人,一路上坚定地朝着自己选择的方向与设定的目标前进,并没有因为她是工程领域少数的女性而有所退却或妥协。

除了怀抱着坚定志向的勇气,王是琦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清晰的思路;乍看是温柔而少言的传统东方女性,但一谈起她专注投入研发的技术以及经营职业生涯的历程,条理分明的叙述、认真而自信的眼神,会让听众忍不住折服于这位“科技英雌”的独特魅力。而或许也是这样的魅力,深深吸引了与她结缡三十年的另一半──立积电子董事长马代骏,两人从校园相识、共组家庭、携手开创事业,未来还要继续一起努力让台湾的RF技术实力扬名世界!

20171124_WIT_Richwave_NT02P1

以下是EE Times为了“科技女力:坚持不懈的身影”专题报导,与这位温柔而坚定的优秀女工程师面对面访谈纪录:

成为一位优秀的女性工程师以及公司领导人并非偶然;请问您选择专业领域的动机为何?这一路走来是否遭遇过什么困难或是阻力让您想要改变方向?又是什么原因支持您坚持到底?

我从高中就对物理学情有独钟、也学得很好,然后大学联考选择“甲组”(理工科系)、大学就读电子系、毕业后留学美国拿到电子工程博士学位,又进入半导体产业,能一直坚持电子技术领域发展,真正的动力是来自于我个人对物理、对于探索分析各种现象机制的浓厚兴趣;而IC设计的核心能量其实也就是对于半导体物理、对晶体管特性的了解,因此我现在的事业对我来说并不只是一家公司,根本还是源于对物理的热情。

这种对物理的热情支持我投入对基础晶体管的研究,也一直努力想把半导体组件技术的优势充分展现在大众看得到的地方;不过工作了几年之后,我发现当自己还是一个小工程师、能专心做研发,是因为有人帮你营造了一个环境,但随着资历越深、就有责任要为后辈也提供那样一个环境,而且如果自己没有一个团队、甚至是一家公司,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其实是做不到的。

因为如此,我从1990年代就开始带领团队,接着又面临好几次是否要接任更高主管的抉择;虽然成为领导者确实让我无法全心专注于研究,但也领悟到在这个产业领域,如果不能率领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把一项研究的规模扩大,即使我个人也能产出非常好的研究成果,还是无法让那样的成果真正发挥作用。所以我还是选择成为带头者,而且看来我的领导能力与协调能力表现还不错,也让我的团队跟我一起朝着我认为正确的方向前进。

您在发展职业生涯的过程中,是否有一个模范或是导师?他们的指导或是人生经历为您带来了哪些帮助?

在我人生不同阶段都有不同的“贵人”,帮助我发掘出自己拥有的“宝藏”,而其中一位对我影响最深的,是我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就读硕士与博士班时的指导老师凌宏璋教授(Hung C. “Jimmy” Lin);凌教授是第一代在美国投入电子技术研究的华人科学家,并曾经获得IEEE J.J. Ebers Award以及IEEE最高荣誉院士,他的教导对我有很大的启发。

凌教授鼓励我们在研究时不要只做一般常见的题目、要有创造性的思考,要去深入探索事物的本质、发现问题点并且解决问题;这样的精神一直影响我到就业、无论是在美国或是回到台湾,甚至现在我经营自己的公司,创新能力与产品差异化就是我们的重要基础。

在工程领域中,女性仍是少数族群;无论是对或是错,男性与女性之间的一些差异仍然是科技产业男多女少的原因之一;而在让您自己的表现与成就在这个环境中能“被看到”,您面临的挑战是什么?您如何克服这些挑战?

从大学读电子系到后来进入职场,我所在的环境女性一直都是少数;我并没有因此感觉到差别待遇或障碍,也很习惯这样的情况。其实在美国留学、就业的时候,华人也是少数族群,在那样多元化的环境中,性别更不会是一个被关注的焦点,而我也能适应良好。

两性天生的差异本来就有,我认为女性比起男性更会照顾、体谅他人的个性,反而很适合成为团队领导者;而且女性的细心无论在科学研究或是在一般职场上也是优势。不过女性往往被教育要表现温婉的美德,这是一种与人相处的礼貌,不应该成为障碍;对于正确的事情、该做的决定,女性朋友应该要勇敢坚持到底,态度可以温柔、但不要因为在乎别人的想法就轻易就放弃或妥协。

女性通常会面临家庭需求与事业成就两头烧的责任,您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在这方面我觉得自己还蛮幸运的,并没有感受到需要兼顾事业与家庭的压力;在家事上我先生和我一直都是分工合作,他不会有女性应该要多照顾家庭的传统观念,我们是以“伙伴”的概念共同生活、能相互尊重体谅。

而在我们的小孩年纪还小的时候,也很感谢我的婆婆还有我自己的母亲都很愿意帮忙照顾,甚至我们还住在美国的时候她们也会轮流飞过去,让我的孩子在父母工作忙碌时也一直有亲人的陪伴;女性能否在事业上有所发展,家庭的支持真的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虽然我不能花很多时间与孩子们相处,对于他们的日常生活以及未来发展还是会非常注意;我觉得教养子女跟在工作中带人差不多,需要看孩子的能力与性向,鼓励他们发展自己的兴趣。

**您在职业生涯中最自豪的成就为何? **

在就业之后,我无论什么事情都会尽心尽力做到最好;并不只是让主管满意,而是会去看怎么样做是整个项目或是公司最需要的。要说真正自豪的事情,一个是我毕业后第一份在美国ADI的工作,这间历史悠久的公司给予年轻工程师非常大的自由空间,让我们独立思考而且不要过度仰赖工具,那段时间让我在组件物理(实体)建模(modeling)方面累积了深厚的基础。

回台之后进入台积电(TSMC)工作,当时它规模虽然并没有现在这么大,但已经建立了很好的纪律以及对团队成员工作质量的要求,也提供了我发挥创造力的环境;当时台积电最需要的就是组件建模的技术,我也因此能贡献从美国学到的经验。后来我也参与RF CMOS制程技术的开发,证明了RF组件能IC化;而立积电子的诞生更是为了想要证明台湾也能做出世界顶尖的RF IC。

您认为要鼓励女性投入科技领域、追求更大成就,有什么是应该做的?

从教育或是制度方面,我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对于对理工领域有兴趣、有志发展职业生涯的年轻女性,我的建议是“凡事存乎一心”,每个人在活着的时候都需要做有意义、对社会有贡献的事情,因此如果立定志向,尽管长辈或周遭人有不同意见,还是应该要坚定自己的目标,勇敢前进,妳的人生是妳自己的选择。

来自另一半、也是事业搭档的证言

立积电子董事长马代骏:她对于任何事情都非常专注,思考的格局大、也同时能注意细节,这是她最独特的地方;我一直都知道她是很优秀的人,除了能力强也很愿意付出,立积能一步步走到现在有不错的发展很不容易,我们很珍惜能有一起经营事业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