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30年我们见证了计算机、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给人类带来的巨大改变,驱动这些先进设备系统运转的是数以亿计的微小芯片。这些芯片的设计者和制造者是半导体行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成百上千的“fabless”芯片设计者专注于技术创新和市场发展,而在背后默默支持他们的是为数不多的晶圆代工厂商,其中的佼佼者就是TSMC。

TSMC占据全球晶圆代工市场一半以上的份额,拥有450多家IC设计客户。因着TSMC的晶圆代工制造服务,很多来自这些IC设计公司的技术创新才得以落地,真正发挥其价值。这是TSMC及其创始人张忠谋对全球半导体行业的最大贡献,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晶圆代工提供商。这不光是技术的创新,更是商业模式的创新。

Zhang-F1-20180126

市值超过英特尔的半导体隐形冠军

我们也许都知道苹果和华为自己开发专用智能手机大脑芯片,很多人更是认为华为的全球首款AI处理器是中国的骄傲,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光鲜的芯片是怎么制造出来的。苹果A11/A12芯片的独家供应商是TSMC,而华为麒麟芯片的代工厂也是TSMC。

这家不为普通智能手机用户所知的芯片代工厂到底有多牛?看看其市值就知道了。虽然英特尔数十年来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但其市值已被纯代工厂商TSMC超越。截止2018年1月24日,英特尔的市值为2155.6亿美元,而TSMC为2358.7亿美元。TSMC是半导体行业的隐形冠军,已经成为无冕之王。

Zhang-F2-20180126

据拓璞产业研究院的最新统计报告,TSMC的2017年营收预期达到320亿美元,晶圆代工市场的占有率为56%。在全球TOP 10晶圆代工厂商中遥遥领先,营收和市场份额比其它九家的总和都多。

Zhang-F3-20180126

英特尔拥有无与伦比的技术实力和晶圆制造产能,拿这些优势来做晶圆代工为何不行?我们应该看到,英特尔的这些晶圆厂只是为自己的芯片服务,而拿出来为外部客户提供代工服务不是那么容易的。英特尔的短板不在于技术,而是其企业文化,其骨子里缺少的是服务意识,而这是纯代工行业的立足之本。英特尔也想揽苹果的生意,但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TSMC独揽苹果A系列芯片的代工。

新加坡特许半导体制造公司(Chartered)几乎与TSMC同一时间成立,但现在几乎被人遗忘。其最终命运是以18亿美元卖给第二大代工厂商GlobalFoundries。同样的商业模式、技术和资金优势,为何有的成功,有的失败呢?长远来看,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不在于技术和资金,或者管理模式,而在于企业的核心价值观和经营理念,在于企业文化是否重视和激励信任、协作和客户服务。

到目前为止,TSMC共有450多家客户,但真正的大客户只有20多家,其中包括重量级芯片厂商高通、BROADCOM、英伟达和ARM。没有这些关键客户也就没有TSMC,同样的,没有TSMC,这些没有自己晶圆厂的IC设计公司也不大可能发展到这么大。

Zhang-F4-20180126

投资建设一座晶圆厂的花费动辄以10亿美元计,全球没有几家公司有这样的资本实力,并敢于冒这么大的风险。即便如此,半导体代工行业仍然面临激烈的竞争。TSMC董事长张忠谋从不惧怕竞争,应对咄咄逼人的三星和英特尔,他自有对策。他相信,而且30年来已经证明,晶圆代工市场真正的竞争优势不在于技术和资本,而在于客户服务。TSMC的客户服务水平是业界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法媲美的,自然取得现在的成就也是实至名归。

开创晶圆代工行业的教父

1949年张忠谋从台湾考入哈佛大学,他的兴趣在于工程和应用科学。当意识到哈佛的工程教育不足以让他成为优秀的工程师时,他便转学到MIT,在那里获得机械工程学士和硕士学位。因为没有考上MIT的博士,他便在一家半导体公司找到一份工程师的工作,几年后跳到位于德州达拉斯的TI。他的职业目标是爬升到R&D部门负责人的职位。当老板告诉他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有PHD学位时,他便决定攻读博士学位。拿着TI公司的全额工资并享受支付学费的福利,他花4年时间获得了斯坦福大学的电气工程博士学位。然后回到TI,平步青云,一直做到负责整个公司半导体业务的高级副总裁,离CEO的职位似乎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命运总有不期望的变化。70年代的TI踌躇满志,想在消费电子市场大展身手,于是委派他负责这块新兴业务。虽然他不看好TI在消费市场的前景,但也必须尽其所能。60后和70后也许还知道TI的科学计算器,这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可想而知,TI在消费电子市场的失败也迫使张离开公司。然后,他搬到纽约,担任General Instruments的总裁兼COO。不到一年,他接到从台湾发来的邀请。虽然薪资待遇缩水很多,但他想尝试新的发展,便欣然接受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院长的职务。

1987年,张忠谋56岁时创立TSMC,在芯片设计或晶圆代工这二者的选择上,他选择了后者,也由此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晶圆代工行业。30年前他的纯代工想法被业界普遍嘲笑太天真,一些业界专家和芯片制造商大佬质问道:“这个Morris Chang以及台湾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在TI的25年工作经验告诉他,美国半导体大公司的企业文化问题在哪里。看到很多优秀的IC设计工程师离开TI去创业,但大都失败,即便成功也沦为摩托罗拉/IBM/TI/INTEL等大公司的打工者。他也敏锐地嗅到其中的需求和商机,如果有一家专门为这些IC设计公司提供晶圆代工服务的芯片制造商,他们就不需要在制造上投入太多的资金,而可以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IC设计和市场营销方面。

加州理工(Caltech)的工程和应用科学教授Carver Mead在80年代提出了“设计和技术可以分开”的学术研究理论,张忠谋从中得到启发,IC设计和制造技术应该也可以分开。纯代工的商业模式在“理论”上是可行的,TSMC这30年来的实践也证实了这个理论的实用性。

Zhang-F5-20180126

这就是代工的由来,张忠谋也因此被尊称为晶圆代工的教父。他不但清楚地看到欧美大公司的弊病,对亚洲企业家的通病也是一针见血。他认为,亚洲和华人做企业的驱动力大都是为了赚钱,自己做老板,而不是被打破传统的创新想法所驱动。而他本人凭着一个“纯代工”的新想法,坚持摸索30年,终于走出一条新的道路,这很值得中国和亚洲的企业家学习和思考。

纯代工背后的商业逻辑

不要与你的客户竞争
TSMC的主要客户包括高通、英伟达、AMD、Xilinx等。英特尔的晶圆加工实力跟TSMC一样强,因此也想在代工市场分一杯羹。当苹果想摆脱三星的控制而开发自己的芯片时,英特尔很想吃到这块大肥肉。但最终苹果还是将代工从三星转到TSMC,而不是英特尔。为什么呢?英特尔自己的芯片会跟这些fabless设计公司竞争,使其处于十分尴尬的位置。高通、英伟达、AMD、Xilinx这些公司都是英特尔的直接竞争对手,即便苹果也跟英特尔有间接竞争。张忠谋30年前的“纯代工”想法十分明确:做客户的忠实合作伙伴,绝对不跟客户竞争。现在看来这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为满足客户需求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Jump through hoops)
下面是TSMC老客户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与张忠谋的一段对话,由此TSMC的客户服务要求之高可见一斑。

:很多关注晶圆代工行业的人都认为技术和产能最重要,但是他们没有看到TSMC卓越表现背后的真正原因,对专注于客户服务的执着精神才是关键所在。我记得你第一次找我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愿意为你赴汤蹈火(We will jump through hoops for you)”。这么多年合作下来,我发现你和TSMC的员工不只是口头说说,更是身体力行。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是怎样通过企业文化来贯彻这个客户服务的执着精神的?

:在TSMC,我们的一切都是以客户服务为中心,无论是组织结构、薪酬体系,还是绩效评估系统。我来告诉你一个有趣的故事。10多年前,一次一家大公司的CEO来TSMC参观,当时我们还比较小。我们一起吃晚饭时,他说道,也许有一天我会进入代工市场跟你竞争。我问他:要做代工,你会怎么评估你的晶圆厂经理呢?他列出了一长串评估指标,像合格率、交期、效率,以及每月按时回款的能力等。然后,他反问我:你怎么评估,难道不用这些指标衡量吗?我回答道,不是的,我们的衡量指标是:客户对他负责的晶圆厂投诉有多少。这是真实的,我们对客户的满意度有详细的记录,甚至比一个晶圆厂的损益表都详细。如果一个经理因服务不周而引起客户抱怨和不满,那他就有大麻烦了。我不管他为公司赚多少钱,都会向他兴师问罪的。

TSMC的经营理念和核心价值观

诚信正直(Integrity)
这是我们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理念。我们说真话;我们不夸张、不作秀;对客户我们不轻易承诺,一旦做出承诺,必定不计代价,全力以赴;对同业我们在合法范围内全力竞争,我们也尊重同业的知识产权;对供应商我们以客观、清廉、公正的态度进行挑选及合作。 在公司内部,我们绝不容许贪污;不容许有派系;也不容许“公司政治”。我们用人的首要条件是品格与才能,绝不是“关系”。

承诺(Commitment)
台积公司坚守对客户、供应商、员工、股东及社会的承诺。所有这些权益关系人对台积公司的成功都相当重要,台积公司会尽力照顾所有权益关系人的权益。同样地,我们也希望所有权益关系人能对台积公司信守其承诺。

创新(Innovation)
创新是我们的成长的泉源。我们追求的是全面,涵盖策略、营销、管理、技术、制造等各方面的创新。创新不仅仅是有新的想法,还需要执行力,做出改变,否则只是空想,没有益处。

客户信任(Trust from customers)
客户是我们的伙伴,因此我们优先考虑客户的需求。我们视客户的竞争力为台积公司的竞争力,而客户的成功也是台积公司的成功。我们努力与客户建立深远的伙伴关系,并成为客户信赖且赖以成功的长期重要伙伴。

二度出山,老当益壮

2005年,74岁的张忠谋从CEO位置退下,只担任TSMC董事长职务,公司运营的重任交给蔡力行博士(Rick Tsai ,现在是联发科CEO)。然而,几年下来公司业务停滞不前,加上2008年遭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公司出现了亏损。已经78岁高龄的张忠谋再度出山担任CEO。预测到半导体行业的周期和下一波复苏,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他不但没有缩减研发预算,反而加大研发和技术投资。2009年,TSMC研发人员激增70%,达到5000人。资本支出从原来的20亿美元激增到90亿美元。随着智能手机的流行,他的代工业务也火热起来,危机时期的投资开始看到巨大的回报收益。

智能手机最大的fabless芯片供应商高通CEO Steven Mollenkopf曾经说道:没有TSMC,就没有高通。近年因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芯片而大红大紫的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表示,自1995年以来,英伟达与TSMC的长期合作总金额已经超过100亿美元。如果没有TSMC在后院为英伟达撑腰,黄也没有这么大底气敢跟英特尔叫板。

双首长制传承交接

去年10月份,张忠谋宣布其退休计划,将于今年6月正式卸任。这次他采取双首长制来确保公司传承交接的平稳。按照计划,刘德音博士将担任董事长,魏哲家博士将担任CEO。张希望这次完全地卸下重任,给自己和家人更多时间来享受人生。下图是张忠谋参观妻子张淑芬的画展。

Zhang-F6-20180126

敬业精神

即便在这样的高龄,张还坚持学习,他坚信和持守终身学习和不断成长的理念,自己的生活和健康也当经营事业,有原则和计划。

2012年10月,张忠谋担心交通堵塞而影响在台北举行的股东大会,他便乘坐从新竹科技园到台北的高速列车赶去开会。下面这个照片最初大家以为是PS的,因为没人相信这样的大老板还跟普通人一样坐火车,但事后证实这是真实的。有网友开玩笑说,坐在他旁边的这个女孩只顾低头学习。如果她抬起头来看到是谁坐在自己身边,哪怕向他请教10分钟,也抵得上她学习10年了。

Zhang-F7-20180126

社会责任

TSMC的成功为其股东和员工创造了巨大价值,同时公司也担起来更大的社会责任。我们从下图的一组数字可以大致了解TSMC对社会的贡献。

Zhang-F8-20180126

去年9月份张忠谋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100位健在的伟大商界领袖之一,他在福布斯100周年庆典会的陈述,再一次印证了其价值观。他说道,我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在于我持守的价值观,即诚信正直、信守承诺、追求创新,以及赢得信任。诚信正直意味着诚实并愿意付出高昂代价以遵守承诺。承诺意味着对任务和组织的专一和忠诚。创新意味着改变,而要赢得客户信任就要诚信正直和信守承诺。

参考来源:
1.台积电公司官网
2.福布斯网站
3.IEEE Spectrum
4.维基百科
5.8I控股公司的隐形冠军基金会博客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