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美国亚利桑纳州坦佩市(Tempe, AZ)发生Uber自驾车路测撞死行人的悲剧,让自动驾驶车产业的声誉遭受重挫,但由此引发自动驾驶车是否足以安全上路的争论似乎放错了焦点。

006ednc20180404 美国亚利桑纳州坦佩市(Tempe, AZ)警方发布这起事故的行车记录器影像

在这起悲惨的交通意外发生后,冲击整个产业的危机余波荡漾。有几家公司在等待事态明朗之前,已经先暂缓其道路测试,而Uber在亚利桑那州进行道路测试的牌照也被撤销了,显然近期内不会继续在加州进行路测。至于一般民众对于自动驾驶技术的热情将会有什么长期的影响,目前还看不出来。

支持自动驾驶车道路测试的阵营指出,人类驾驶当然不可能是完美的;而且,相较于失去一个人的生命,传统车辆的擦撞意外每天都造成更多人伤亡。反对阵营则说,由于技术不够成熟而导致应该可以避免的致死意外,令人无法接受。从长远来看,关于自动驾驶技术是否安全可靠到足以交付生命的讨论虽然十分重要,但就这个案例来看,似乎是「划错重点」了!

未经验证的系统

出了问题的其实是一辆「测试车」撞死了Elaine Herzberg——而不是完全自动驾驶车酿祸。这辆肇事的测试车基本上还没有完美的自动驾驶技术。相反地,它其实只是仍处于开发中且尚未经验证的系统,必须由车内的安全驾驶员确保即使技术故障也不至于造成伤害。无论自动驾驶技术是不是无法在夜间侦测到路口的行人穿越马路,都不应该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明知可能存在这样的技术故障,执行自动驾驶测试的安全人员却未能避免这场悲剧的发生。

不过,指责安全人员或受害者(例如为什么路人突然出现?)是个缓不济急的借口,并不能真的让测试车更安全。经过几十年来,我们知道让一个人负责监督自动驾驶车,而无法保证他完全的专注力,其实是在自找麻烦。我们也很清楚上的行人并不一定都会乖乖遵守交规则。所以,为了确保这些测试车能真正安全开上道路,我们必须采取更深入的作法。

所幸目前已经有了一个得以持续向前进展的方法,而不必等到下一次在其他国家的原型技术下发生死亡意外才指出潜在的问题点,开发人员也不必在测试之前先证明其自动驾驶技术的完美程度。而且这种方法很简单,只需要把这些测试车真的当做测试车来看,不要再把它们视为发展完全的无人驾驶车了。

或许,我们不应该要求营运商证明其自动驾驶技术的完美程度,但他们必须要能充份地解释为什么他们进行的道路测试方法够安全可靠,而不只是告诉我们说有安全人员坐在车内进行监督。

解释自驾车测试平台的安全性,并不需要公开有关自动驾驶专有技术的任何内容,也不一定要十分复杂。它可能就像三步骤安全策略一样简单:主动确保安全人员随时保持注意力、确保安全人员在问题出现时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以及当安全人员采取行动时,车辆会服从安全人员的指令。

值得注意的是,当安全人员必须接管驾驶任务时,除了确保系统随即让出主控权,自动驾驶技术是否故障都不能对其造成影响。

配置2名安全人员?

无疑地,对于自动驾驶车测试平台做出安全可靠的解释需要一番功夫。毕竟,安全人员在经过几分钟后就可能失去注意力,这一点必须采取更有效的方式解决。如同许多公司一样,最简单的方式是配置2名安全人员,并在完整的测试过程中证实2名安全人员真的能实现持续的注意力。

还可以另行采用一些监测技术来追踪安全人员的视线、驾驶人是否疲劳等等。此外,确保安全人员知道自动驾驶技术是否发生错误(例如未侦测到突然冲出来的行人),这一点也很重要。例如,抬头显示器(HUD)可以显示是否有行人穿越,以避免安全人员因疏忽而未察觉的情况。对于不遵守交通规则和任意穿越马路的行人等现实问题,自驾车测试平台的安全解释也必须能提出有力的因应之道。

实现上述的一切可能极具挑战性,但测试系统并不一定要是十全十美的。配置安全人员的测试车至少要达到像人类驾驶开着一般车上路一样好,毕竟,就像自动驾驶车的支持者所说的,人类驾驶不可能是完美的。

我自己就住在宾州的西部城市——匹兹堡(Pittsburgh),这里经常穿梭着许多的自动驾驶测试车,我也曾经像行人一样在路上遇过这些测试车。目前,我只能相信这些自动驾驶测试车是安全的。毕竟,自动驾驶车的未来是如此重大的长期承诺。但是,我更希望有人能提供担保,最好是来自一些独立的安全审查单位,告诉我们目前在进行路测的这些公司真的能正确地提升其测试平台的安全性。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媒体EETimes,原文:How to Make Self-Driving Car Road Testing Safe,Susan Hong编译)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