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件事炒得很热

	**热点事件:**

在之前3GPP的会议决定5G短码和长码方案的投票中,中国华为提的L+P方案受到了除了联想之外的所有中国公司和组织的支持,而中国联想(包括其收购的摩托罗拉共两票)和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的公司和组织都投给了美国高通的LDPC码方案。
	
 一时间,坑队友,美的良心等词语喷向了联想。
 
 5月16日,联想集团创始人、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也携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发出内部信,向联想全体员工说明“5G投票”实际情况和调查结果。他还特别提到,他和华为主要创始人、总裁任正非通话,任正非力证联想投票并无问题,两人共同表示,中国企业应该团结,不要受到挑拨离间。

非通信领域的工程师可能对具体的细则不是很清楚,EDN电子技术设计的编辑综合整理还原一下。

解释下其中的短码长码:华为拿到的Polar码是于2008年由土耳其毕尔肯大学Arikan教授首次提出的,是编码界的新星,而高通的LDPC码是于1963年由美国人Gallager博士提出的一类具有稀疏校验矩阵的线性分组码,不仅有逼近香农的良好性能,而且译码复杂度较低,结构灵活,并且经过40年的改进,目前LDPC码比之前相对更完善。很明显,从技术上来说,LDPC码更加成熟。

高通在数据码上拿下了LDPC码,华为在控制码上拿下了Polar码。Polar码用在长信号以及数据传输上更能体现出优势,香农理论的验证也是Polar在长码上实现的,短码实现不了。

详读3GPP官网后的发现

知乎网友**“patrick”**把3GPP官网详细看了一遍后给出总结:(附3GPP官网关于两次会议的文件)

编码分为数据码和控制码。 控制码部分华为占据优势比较大,大部分公司都投了华为(包括联想和moto移动部门,3GPP会议R1-87,美国内华达)。

问题就出在数据码了。数据码又分为长码和短码,当时有四种方案。(3GPP会议R1-86b,R1-1610607,葡萄牙里斯本)

1.高通码(独占)

2.华为码(独占)

3.高通长码+欧洲短码

4.高通长码+华为短码

方案3只有几家欧洲和日韩厂商支持。方案2只有华为支持,出局。

方案1和4是斗争最激烈的。欧美厂商(上海贝尔是外资控股占优),印度及日韩厂商投给方案1。

除了联想和摩托移动外,国内厂商包括台湾及新加坡都投给方案4。据网上信息说高通的部分编码专利即将过期,所以投方案4无论是对公司还是对国家都是利益最大化。

下面还有几个反对性投票

  1. 高通码作为eMBB情景下的唯一编码。

反对者:华为,海思,中兴,中兴微电子,中国移动,展讯,OPPO,小米,酷派,联发科,努比亚等等。

  1. eMBB情景下使用长码高通码,短码加入华为polar码支持。

反对者:三星,NEC,Intel,高通,上海诺基亚贝尔(外资控股占优),诺基亚,摩托移动,联想,爱立信,华硕,三菱,索尼,夏普,富士通等等。

(这项里面只有联想,摩托移动,华硕投了反对票,其他国内厂商都没投,包括联发科)

  1. eMBB情景下使用长码高通码,短码加入欧洲turbo码支持。

反对者:华为,三星,海思,诺基亚,高通,华硕,三菱,OPPO,Intel,酷派,小米,联发科,努比亚,中兴,中兴微电子等等。

86b会议只定下数据码长码给高通,短码方案几派分歧巨大,故未定下次会议再讨论。结果到87次会议,最后华为基本拿下控制码方案,高通拿下数据码长+短码方案。

退一步说,即使当时联想和摩托移动都投给方案4,也不一定能确保华为一定能拿下数据码中的短码编码方案(据说是因为内部投票权重不一)。但是,赞成票时联想和其下属的摩托移动都投给了方案1(高通码独占),而在反对票时又投给了高通长码+华为短码的组合,其中原因耐人寻味。

两次会议投票流程

知乎网友**“卿仔菌”**做了个流程图,希望能让大家更清晰地了解两次会议投票流程。

前一次会议#86b时间为2016年10月,后一次#87为 11月。华为发表声明称联想投赞成票,点明了是2016年11月的会议。

201805155G1

201805155G2

如图所示,在#86b的投票中,由于联想及其摩托2票反对(共27票反对),导致LP方案反对数大于L方案反对数(24票反对),最终结果为短码方案未能确定,但长码确定为高通方案。

本轮投票联想的表现是:全面支持高通拿下长短方案,且是其中唯一的中国企业。
	
由于上轮短码未能确定,因此进行#87投票:结果为短码也使用高通方案。
本轮联想表现是:改为支持华为。
	

如果上述图也看的累的话,知乎网友“蹑云香客”的一句话点评的好:

打个比喻,数据短码投票像足球赛,本来华为可能会微弱获胜,联想反水拖入了加时赛,加时赛华为输了。

是否应该以爱国的道德观去绑架一个技术标准?

其实在以往的2G/3G/4G的标准制定过程中,中国相比美国是处于劣势地位的,在最初3G最终方案确定前,中国才通过大唐电信草草拿出自己最后的提案TD-SCDMA,最后靠着一些兄弟国家,一举成为3大标准之一,中国移动更是耗资千亿来建支持我们自己协议标准的基站。在2G时代,我们完全没有话语权,中国公司更是交掉大笔专利费,而这些专利费肯定会算在我们消费者头上的。所以,或许经历过这些,才有中国公司在3GPP的5G标准会议上的齐心协力吧。

但是,如果说是由于联想的反对,才导致华为的Polar码方案丢掉了短码,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知乎网友“CoucheTard”总结到:在短码方案上,需要注意以下事实:

联想反对过Polar码(RAN1 #86b会议) 联想最终支持Polar码(RAN1 #87会议) #86b时,联想的反对不具有决定性 #86b时,联想是唯一反对Polar、支持LDPC的中国公司

不过无论联想本心如何,polar没拿下短码不是联想的责任。

那么,我们要不要要用爱国的道德观去绑架一个技术标准?针对这个问题,EDN电子技术设计的编辑非常赞同“CoucheTard”的看法:

第一,标准制定本来就不是纯技术层面的事情,标准做的是选择,选择的背后是利益。

第二,道德就是利益的抽象体现,具有共同利益的一方,将符合他们利益的行为抽象出来,这就是道德的形成。谈利益、讲道德,这是好事。如果所有人都清楚自己的利益在哪里,事情就比较好办。

3GPP之所以在4G取得巨大成功就在于能协调各方利益,整合各家技术,维护好产业生态让大家一起发财。一个组织要成功,必须分配好利益,国家也是一样。

这个话题成为热点,就是因为大部分吃瓜群众是明白自己利益所在的,所以在知道联想作为中国的企业却做了不符自己利益的事情的时候才会批评联想,尤其是中兴事件刚发生没几天。并不是说吃瓜群众无事生非把问题扩大化抬高到了爱国层面,而是因为5G产业的话语权之争本身就关系到中国通信产业和相关行业的巨大利益。

胡安的话:无论怎么样,我都支持中国企业在任何领域为中国争取话语权!如此爱国之心,希望不要接到网信办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