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嵌入式系统大会是UBM旗下的一个大会,在今年的会议上,现任UBM编辑的Max Maxfield (TechBites Interactive公司前首席执行官)邀请了三位资深的连续创业者,包括嵌入式专家Jack Ganssle、Micrium公司首席执行官Jean Labrosse、GridVortex Systems公司首席执行官Jonny Doin,进行了一个小组讨论——“如何筹办你自己的新创企业”。

他们每个人都会分享自己认为在筹办自己的新创企业时特别重要的一些话题,这篇文章写在大会开始之前,聊聊这几位成员的有趣的创业经历。

引领潮流和时尚的人Max Maxfield

1980年我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海兰姆大学的控制工程本科专业。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位于英国曼彻斯特的International Computers Limited (ICL)公司工作,当时加入了大型机CPU的设计小组。我在那里设计了我的第一个ASIC——它只包含2000个等效门,并且是用笔和纸完成的门级/寄存器级输入。

2016JUN07 FPGA PLD OT 01 11 我本人在大约1980年拍的照片(来源: Max Maxfield)

随后我转做数字逻辑仿真,利用各种数字设计工具和方法获得了许多专业知识。最后我搬到美国加入了美国的一家公司——得益于我的数字专业知识,我成为了该公司的模拟产品营销经理。

在2000年,我和两位朋友成立了我们自己的公司——一家高科技营销咨询公司,公司名字叫TechBites Interactive。大约10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很棒的主意,并把我们全部的积蓄砸了进去。不过遗憾的是,这个主意其实并不高明,最终我们不得不关门歇业。

后来我的两位合作伙伴都找到了工作,而我一直作为自由顾问和作家混迹于世。就这样度过了几年,直到有一天我得到了UBM(United Business Media)的offer,现在我是EETimes.com网站的编辑、Embedded.com网站的编辑主任和嵌入式系统大会(ESC)的技术内容总监。

在“如何筹办你自己的新创企业”小组讨论会上我准备谈到的话题有:

• 在你花时间和金钱去注册公司名称和网址之前确保这些名称和网址是可用的。

• 招一个真正懂得制图的人来设计你的商标——而不是你的兄弟的朋友的女朋友。即使她认为自己是PowerPoint的专家,能够设计出色彩相当漂亮的图形,但在用黑白影印时只会变成一滩又大又灰的污迹。

• 确保你的公司看起来像个真正的公司;比如确保网站、名片、信笺抬头、PowerPoint模板等等都给人一致的外观和感受(最好是使用与上一观点中相同的制图专家)。

• 确保你的行为像一家真正的公司;举例来说,从一开始就制订道德标准和诸如此类的政策,比如“在公司的任何一台电脑上都不允许有盗版软件。”

• 从一开始就作好长期规划。你的退出策略是什么?如果某位合伙人决定出售或去世会发生什么情况?

Micrium公司首席执行官Jean Labrosse

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编程器件的想法。幸运的是当时8位CPU正好初次推出(比如8080,6800,Z80)。那个时候几乎是没有什么工具可用的;通常人们所拥有的无外乎十六进制键盘、手工汇编器和用来存储程序的盒式磁带。

我学习了电子工程,并做了大量的数字电子设计(TTL,CMOS等)。微处理器是天赐之物,我参加了计算机科学系的大量课程(例如结构化编程,数据结构,高级语言)。我的职业生涯是从嵌入式工程师开始的。我的第一个工作是在医疗电子领域设计基于6801和9049的T.E.N.S.部件之类的东西。

2016JUN07 FPGA PLD OT 01 12 Jean Labrosse在大约1991年参加了一场有趣的帽子竞赛(来源:Jean Labrosse)。

后来我搬到加利弗尼亚做了4年的工业引擎控制系统。在这个地方我首次接触在68000 CPU上运行的实时操作系统。随后我又搬到佛罗里达州住了15年,重新从事工业引擎控制系统的工作。

这些项目中有一个项目最终用到了两个不同的RTOS内核。第一个内核是因为它便宜,但实际上无法正常运行,我也没有访问到源代码。因此后来我转到了第二个更贵的内核,并遇到了一个缺陷。同样没有源代码,支持也很差劲。

最后大约在1992年,我创建了自己的RTOS,称为µC/OS。这是可以供大家免费使用的,完整的源代码只需一个3.5英寸的软盘就能存储。随后在1998年推出了µC/OS-II,从那时起我开始要求在商业应用中使用这个内核时需要购买版权,并以一张CD光盘的形式提供全部源代码。1999年,我决定辞掉我的全职工作,创建了Micrium公司。我在2008年发布了µC/OS-III。我们全靠自己打拼,资金也是自筹的,公司从一开始就实现了赢利。

我想在波士顿嵌入式系统大会上分享的一些想法有:

• 有好的原则——诚实守信,并且是为别人开发,而不是为自己开发。

• 以你想被对待的方式一样对待你的客户;聆听他们的需求,并提供出色的客户支持。

• 希望你不只是追求金钱和/或名声。我想帮助嵌入式行业;我想向这个行业提供高质量的产品;我想分享我的知识,而不是把我的知识藏起来。

刚开始我是想要做我喜欢的事,但我也应该提醒你,随着你的业务发展,你会发现自己喜欢做的事越来越少,你必须做的事越来越多。

Embedded Guru公司Jack Ganssle

Jack开始从事嵌入式工作时正好第一款8位处理器推出(这是说他变老了的一种礼貌说法)。他从来不是一位特别可靠的雇员,他不得不建立多个业务来保持赢利的就业环境。1981年,他与朋友Scott启动了一项咨询业务。这项业务帮助除了这两位创始人之外的每个人赚了很多钱,但他们获得了很大的乐趣,并参与了许多令人吃惊的项目,包括白宫的安防系统。

2016JUN07 FPGA PLD OT 01 13 大约几百年前的Jack(右)和Scott(左)(来源:Jack Ganssle)

上面这张照片显示几百年前的Jack和Scott正在欣赏火鸡,而不是在研究他们设计的基于Nova-迷你计算机的光谱仪。注意,正如你可以在这幅照片中看到的那样,当时的整个世界与当今比起来是很模糊的。火鸡是由Jack和Scott的女朋友提供的,他们在连续4天不停的程序调试过程中变得沮丧。

经过一段时间后,伙伴们闹翻了,为了维持他们的友谊,公司被迫决定出售业务。Jack继续成立了另外一家咨询公司,但这家公司很快演变成了一个产品组织。他为嵌入式系统编写并出售了一系列的多任务BASIC编译器(真的!这些编译器曾用于航天飞机呢)。

后来公司还设计销售了为许多不同的微处理器开发的大量在线仿真器。最终公司成长为拥有许多(有时太多)雇员的大型嵌入式工具公司。有一天一位朋友过来拜访,给Jack展示了当时非常新的万维网,在说了一句“靠,这简直太棒了”后,他马上成立了另外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后来成为马里兰州首批ISP(网络服务提供商)之一。调制解调器、T1线路、ISDM连接和UNIX盒从此经历了一波兴衰大潮。

经过15年每周工作70小时的狂热工作后,Jack卖掉了两块业务,并想退休了,但只过了一天他就耐不住了,因此他又开始演讲如何构建嵌入式系统,事实表明这要比实际构建系统来得轻松得多。一般来说,Jack在开口之前永远不知道他会说什么,他也许涉及也许不涉及的话题包括:

• 赢利动机

• 合伙之罪

• 从事业务,而不是陷于业务

• 为新创企业提供资金

GridVortex公司首席执行官Jonny Doin

我15岁开始工作,当时是一名Z80的汇编程序员。我的母亲对于我的大篷头和房间里大量播放的Pink Floyd(乐队名)深感不安,当她看到我在阅读Leventhal所著的Z80汇编语言编程这本大部头书时,她赶紧去浏览当地报纸上的分类广告,最终她找到一条“雇用Z80汇编程序员”的广告,并把我送了过去。她还把我的头发理短,让我穿上“正装”(不过我从来没有放弃Pink Floyd)。

2016JUN07 FPGA PLD OT 01 14 Jonny的头发(上方)和15岁深深处于迷茫时期的Jonny(下方)(来源:Jonny Doin)

我非常幸运在惠普公司做了好几年的嵌入式设计、UNIX编程和HP 1000与HP 9000系统上的Pascal编程工作。我在科学仪器事业部工作,经常全球各地出差解决仪器问题,并且是产品设计小组的成员。这是一份我认为理想的职业。离开惠普后,我成为了Multimedia公司的技术副总裁,主要任务是销售由德国新创企业FAST Multimedia GmbH公司设计的广播视频编辑设备。

当我认识到我的职业生涯偏离亲自动手的设计时,我离开了这家公司,休息了一年后重新开始研究嵌入式系统。我研究了尽可能多的微控制器—包括PIC、8051和摩托罗拉器件—直到我喜欢上了ARM架构。随即我应聘到了一家小型生物制药公司做嵌入式工程师,然后又跳到了一家工业仪器公司。

1999年我创建了我的第一家公司Synapse Designs,主要是制造电力变电站自动化设备。我们安装了超过6000套系统,并实现了全球最大城市之一的巴西圣保罗的开关断路器自动化。在这段时期我学会了诸如“关键任务”和“责任”等概念的真正意义。

不幸的是,在我们丢掉最大的一个合同、给合作伙伴关系非常紧密的另一家“友商”抢过去之后,Synapse Designs公司破产了。我从中学到的一个教训是:“当你丢掉合同后就不要坚持支付昂贵的工资单了——学会让员工尽早离职”。

2013年我重新成立了目前这家公司GridVortex。公司位于巴西的圣保罗,主要业务是设计物联网智能基础设施系统。从我一开始编写我们的内核代码我就发现,看似强大的网络安全是智能基础设施中最大的缺陷,因此我开始设计具有正确网络安全功能的嵌入式系统,全部在裸机上运行。今天,我们的框架可以为那些需要高度安全的快速应用提供稳健的代码库。

我们把GridVortex组织成了一家内核持有公司,并划分了业务部门。我们非常幸运地吸引到非常能干的董事会成员,他们的高水平建议和指南对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目前为止我们一直都是独立创业的。我的下一个任务是将GridVortex带到美国。作为首席执行官,我必须学习许多新的东西,包括如何与银行家谈判,如果计算每种税金和发 票,如何辞退员工,但我仍然在亲自做嵌入式设计、芯片设计以及硬件和固件。我喜欢这项工作!

在如何筹办你自己的新创企业讨论会上我所涉及的话题包括:

• 如果你开始时只是一个想法或技术的一种应用,那么需要可行的、明确证据——可以工作的原型或数学模型,而不是PowerPoint演讲稿。

• 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你将了解勤奋工作的真正含义。

• 要留住人才,特别是在技术开发部门。建设团队文化有助于明确和保持方向。

• 嵌入式开发特别难以评估和维护。从一开始就要做同行评审和设计质量评估。你现在要对自己的技术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