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中国半导体如何走向高端?这里是八位业内高层的对话

时间:2018-09-30 作者:夏菲 阅读:
当下中国发展高端芯片面临的挑战?资本的力量对高端芯片有多大影响?中兴事件对集成电路行业有哪些影响?

数据显示,2001-2016年间,我国集成电路市场规模由1260亿元增加至近12000亿元,为全球第一大集成电路市场。但对于快速发展的中国芯片市场而言,高端芯片领域的空白却一直是个“芯病”。

在9月14日2018年国际泛半导体产业投资峰会上,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先生主持了一场关于“高端芯片的创新融合”的圆桌讨论。八位嘉宾围绕当下中国发展高端芯片面临的挑战?资本的力量对高端芯片有多大影响?中兴事件对集成电路行业有哪些影响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002ednc20180930

现场嘉宾:

四川省集成电路和信息安全产业基金公司董事长肖斌

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窦强

合肥晶合集成电路有限公司董事长陆祎

国科微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EO陈若中

苏州敏芯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CEO李刚

苏州盛科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剑勇

上海安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黄志军博士

芯片行业发展面临两大挑战

Cadence中国区总经理徐昀指出,在目前看来,不光是中国,在全球范围内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就是项目越来越多,挑战也越来越多,而人才则是首当其冲的一大难题,如何在有限的人才的前提下把项目做出来是值得大家思考的一个问题。

为何说是有限的人才呢?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窦强指出,目前院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大多数会选择金融企业以及如BAT这样的互联网企业,真正能到半导体设计企业的非常少,人才的流失是制约半导体企业持续发展的短板。

成立了十余年的国科微如今在职员工超过600人,据国科微CEO陈若中表示,国科微今年的方向是国际化和国产化,国际化就是引进国际的人才和技术,然后为国产的市场来做生产。由于国际人才在文化及价值观上与国内有一些期待和产出的差异,因此陈若中认为对上市公司而言,更大的一个挑战是如何留住人才继续效力。

苏州盛科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剑勇表示他在以太网交换芯片领域做了十三年,最大的感触是觉得做高端芯片真正和市场结合的战略问题才是最大的挑战。小型企业获得的投资并不多,自认为的高端芯片往往没有想象中的高端,所以在前期的策略点使:如何让这个“高端芯片”在一定市场之内站稳脚跟。站稳脚跟后的策略又要转变为:如何变成真正在高端市场竞争的主流厂商,这些都是需要技术与市场策略结合的问题。

据黄庆介绍,国内一线的电子设备公司基本上不用中国的国产芯片,但在市场的压力下,如今这么一线企业也开始非常努力的寻找中国的芯片厂商支持。窦强也希望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扩大国产芯片、整机乃至软件的应用市场,让中国企业能在实战中得到检验和进一步的发展。

财务投资是不够的,半导体行业需要战略投资

前段时间,华为研发7nm耗资超3亿美元、联电/格芯相继放弃7nm让大家了解到“高端技术”有多烧钱。那么企业要做高端技术,资本的力量到底有多重要?

陆袆认为高端技术分为两种,一种是往小做的14nm、7nm,这些事用钱堆出来的。另一种则是技术主导的,如 IGBT,没有那么烧钱。但不论是往哪个方向做,资本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块,只是在成功中占的比例不一样。

那么对于投资方而言,如何用资本来帮助国内企业做高端技术?

肖斌表示资本分为两种方式的投资,一种是以财务收益为主的投资,一种是战略性的投资。

由于半导体行业的成长周期、市场周期比较长,因此很难做到纯粹以财务收益的投资。因此半导体行业内的投资大多数是战略性投资,陪同这个企业的成长,陪同他做研发,陪同他做市场。

肖斌表示:“作为省一级的战略性产业性的一种引导基金,他就可以比较长的时期来跟企业一起成长,因为他不会在短期内要求我们的企业马上给我回报,这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但是我们对这个行业,也希望能够看到他做的事情,一定是一个成功的企业,所以刚才讲的高端也好,还是什么也好,他一定要有他的市场前景,有持续的市场前景我就认为是一个高端的东西,而不是说一定要技术上多先进,一定要砸多少钱进去,因为整个产业的结构是多元化的,所以从资金投入来讲,他也是关注他未来的一个前景,未来的一个成长性,投资的是未来。”

战略战术上都要打通生态链

在CPU领域,除了做芯片之外,外围的生态环境非常重要,产业链包括了整机、系统软件、生态软件等。窦强表示,飞腾在除了核心掌握自己的CPU设计之外,广泛的跟生态链开展合作。

他把飞腾的生态链合作分为战略和战术两个层面:

战略层面就是大的方向,往哪个方向走、跟哪些伙伴合作。在以前的PC时代,大势是Windows和英特尔,到了手机时代是ARM+安卓,到了下一个万物互联的时代,我们要做CPU,就必须跟着大势走。我们大方向选择了和ARM合作,沿着这个路线往前进,我们认为沿着这个路线走,是符合以后的万物互联时代的大势,这是在战略层面的考虑。

战术层面是跟众多芯片领域的伙伴一起做芯片设计,提高主频,降低功耗,通过这这些合作芯片最后达到2.3G,这也是目前国产CPU频率最高的性能。除了芯片之外,还跟软件合作伙伴合作打磨软件生态。我们的国产芯片跟国外的芯片相比,其实差距还是蛮大的,尤其是在单处理器方面,差距可能在十年以上,虽然有这样的差距,但是通过我们软硬件的优化,实际上飞腾的桌面整机的体验和X86的体验一样,只要不打高端游戏,其它体验基本上是一样的。

中兴事件是把双刃剑

中兴事件让中国正视了“缺芯少魂”的事实,也促进了半导体产业上下游的紧密合作。

盛科网络CEO孙剑勇表示中兴事件产生了三个方面的影响,两个方面是好的,一个方面是坏的。

第一、得到了最终用户的认可效应。中兴事件之后,整个国家层面最终用户对国产的芯片重视起来了,连我妈妈都开始重视芯片了,说你在做芯片,我知道了,以前她是不知道的。

第二、直接客户态度发生转变。以前直接客户提的要求非常高,我们做芯片要去竞争要超越,要有亮点才行。但现在这个情况下,门开得更大了,客户更愿意考虑国产芯片,最大程度的将国产IC利用起来。这两点都是对行业有促进作用的。

第三、“芯片热”。中兴事件之后所有人都来做芯片,系统厂商也都在大力加强做芯片,格力也要做芯片。芯片领域的投资增加了,明年芯片人员的工资必然上涨30%,但这对行业的打击也蛮大。所以我如果能给芯片产业的员工减减税,把个人所得税免掉,或者是社保免掉就更好了。

陈若中也认为当下的“芯片热”是中兴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他表示:公司都如雨后春笋般跑去搞IC,随之而来的人员流失对行业来讲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此外,陈若中认为中兴事情也衍生出来很多新的产业,例如自主可控、国产替代、信息可靠、安全性,这些已经产生了一个很强烈的市场需求,这对国内的产业是非常正面的影响。他举例称:智能监控尽可能都是用国科微的,而不是索尼的,所以其实我们自己也要领头去尽可能多用一些友商,我们国产的芯片,包括一些IP的引用,如果性价比是可用的,我们也会一起参与所谓的国产替代、国产化的行动。

窦强则担心的是随着中兴事件的发生,美国等国家对我们半导体企业的要求及限制会越来越多,对于以后引入新的技术,会有更高的门槛的限制。由于现在是我们引用国外先进技术,受限于人,他们禁用我们对它们没有影响,但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卡别人的,这也要求我们国内企业要尽快的把自己的能力提高起来,真正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是解决事情的一个最终的方案。

小结:

随着AI、IoT趋势的到来,中国市场潜力巨大,且目前国内半导体已初步形成了产业链格局,为高端芯片技术的研发打下了非常良好的基础。国内产业链紧密合作产生协同效应,政府加大技术产业应用政策支持力度,再加上资本大佬投资,中国半导体产业必然会强大起来。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