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在IDM和Fabless之间,以Fablite姿态挺向高端

2020-07-10 赵娟 阅读:
3月初,格科微电子宣布拟在上海临港新片区投资建设“12英寸CIS集成电路特色工艺研发与产业化项目”,当时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格科微进入IDM的征兆,而事实上,格科微现在还不是这么打算的。

3月初,格科微电子宣布拟在上海临港新片区投资建设“12英寸CIS集成电路特色工艺研发与产业化项目”,当时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格科微进入IDM的征兆,而事实上,格科微现在还不是这么打算的。2ldednc

在CMOS图像传感器产业目前有两种主流的模式,一种是索尼和三星为代表的IDM模式,设计到生产一体化;另一种是Fabless模式,设计和代工分开。格科微则计划走两者中间的模式:即介于IDM和Fabless之间的Fablite模式。2ldednc

在临港项目中,规划了1万片产能的CIS研发线和中测线,再加5万片BSI产能。2ldednc

“任何一个新产品从研发到量产,除了测试产品的功能以外,良率也是一个重要招标,这需要有一个小规模的试产线来检测,我们叫中测,通过转移到小规模的产线来验证能达到量化生产的可行性。”格科微资深副总裁李朝勇博士表示,“格科微采用的是特色工艺,以往需要更改Foundry设备的很多工艺条件,这样会影响到其生产效益。未来通过我们自己产线的验证,Foundry就能直接拷贝具体的生产参数、设备工艺条件等,直接量产。”2ldednc

2ldednc

对于李朝勇博士,可能是出现在媒体面前的一个新面孔,但他是将格科微推向Fablite之路的背后大拿。2ldednc

“我觉得自己回国晚了。”

在新加坡工作了二十多年的李朝勇博士是今年2月底回国的,早在1995年离开北京时,李朝勇的前一份工作是在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2ldednc

“1995年离开北京去新加坡是因为当时新加坡在微电子方面的发展非常棒。当时我加入了特许半导体(Chartered)。”李朝勇博士回忆道,“现在看起来Chartered像是这行业的黄埔军校,现在大陆很多领军人物当时都在那里工作过,包括格科微的董事长赵立新、长江存储CEO杨士宁、中芯国际CTO 周梅生、积塔半导体CEO洪沨、中芯国际的张昕、士兰微的王军华等。”2ldednc

1998年,李朝勇加入了新加坡微电子研究院,当时比较高端的半导体会用到铜工艺,李朝勇隶属第一批在新加坡(也算是全球第一批)研究铜和Low K(低介电常数)先进工艺的研发团队。那个时候他也结识了中芯国际的梁梦松及很多行业大拿,包括三星、英特尔、IBM、台积电、台联电等等。在新加坡政府的资助下,他们成功的把铜工艺从研发线转移到生产线量产了。2ldednc

“新加坡政府的理念就是要把研发尽快商业化,而不是只做纯研究,他们很对投资要求非常严格。”李朝勇博士回忆道。在商业化之后,李朝勇开始在新加坡的两所大学——南洋理工大学和国立大学,与教授们联合培养了很多博士、硕士及本科人才,为新加坡半导体企业注入活力。2ldednc

2004年Chartered要建12英寸Fab的时候,李朝勇又被召回了Chartered。那个时候Chartered和三星、IBM是联盟的,所以几个大公司一起合作进行先进工艺研发。在2009年Chartered被GlobalFoundries收购后,其Fab 2、5、6、7都在新加坡,李朝勇从研发到生产一路在代工领域扎根猛打。2ldednc

“这期间有一个我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李朝勇博士分享到,“在铜工艺中一个很关键性的技术,就是 Barrier和Cu Seed layer 工艺技术和设备研发 (应用材料的Encore II)。世界上第一台Encore II就是我在GlobalFoundries七厂工作的时候和应用材料一起开发的,并应用于由当时任Chartered COO杨士宁博士主导的65 nm 技术的产品上。当时的设计就考虑了未来5年到10年的技术需求,包括GlobalFoundries、三星、中芯国际等至今都在用这款设备。”2ldednc

在格科微CEO赵立新的盛情邀请下,在2月底国内疫情还在发展的时候,李朝勇博士带着二十多年的经验及招募的团队加入了格科微,团队里不少拥有GlobalFoundries、三星等工作经验。2ldednc

Fablite策略与进军高端

CIS市场过去十年成长8倍,未来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行业。2ldednc

前不久的公开信息显示,格科微在2020年第一季度出货量4亿颗,超过了索尼、三星,全球市场占有率高达29%,排第一名。如下图所示:2ldednc

2ldednc

图:2020年Q1 CMOS出货量。2ldednc

其实这个数据也不是很夸张,在2019年格科微的出货量排名第三,共计12.8亿颗,已经非常接近前两名的索尼和三星(分别为14.5亿颗和13亿颗)。但是,再看到去年CIS市场营收的饼图,却根本就没吃到多少。2ldednc

2ldednc

其实除了苹果以外,格科微的客户范围是非常广的,但产品大多是中低端的。所以尽管出货量排第一,但是营收上距离头部厂商距离很大。2ldednc

“索尼、三星都属于设计制造一体化的IDM,新产品的推出速度很快。格科微现在虽然设计力量很强,设计/算法/结构/工艺都有不错的经验,但是从设计转移到产品需要蛮长时间。现在Fabless模式下,新产品速度跟不上。”李朝勇分析道。这个行业发展很快,有时候从设计好到产品出来,市场已是另外一个格局。2ldednc

另外,也有一些Foundries并不了解/做不了BSI工艺,所以前端工艺交给这些Foundries,让专业团队做专业的事,后端自己做也是一种对策。2ldednc

这样的Fablite模式,对格科微和Foundry来说是种双赢:格科微赢得了从研发到产品量产的时间,代工厂赢得了生产效益。2ldednc

中低端的竞争十分激烈,想实现突围必须做出差异化的产品,李朝勇表示,“我们没有理由做不了高端,Fablite模式会放大格科微的设计和特色工艺优势,助力我们向高端挺进。”2ldednc

责编:Demi Xia2ldednc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赵娟
ASPENCORE中国区总分析师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 会“IPO“还是”被收购“?Kioxia的技术到底强在哪里?在 尽管存储巨头们心中都期盼更紧密的整合,但如Kioxia若收购成功,日本似乎就没有留下什么大的存储公司,全球闪存业务掌控在美/韩两国手中也震动行业竞争格局与发展,最可能出现的结果可能还是希望Kioxia在适当的节点进行IPO吧
  • Nexperia扩展LFPAK56D MOSFET产品系列,推出符合AEC-Q10 节省空间的LFPAK56D半桥产品可以帮助动力系统、电机控制和DC/DC应用减少60%的寄生电感并改善散热性能
  • 高通公司可能会开发更强大的ARM计算机芯片与苹果竞争 目前,高通采用ARM现有核心设计,并在芯片中实现。随着骁龙888的推出,情况几乎没有改变,但看起来苹果5nm M1芯片给高通带来最终推动力。高通收购Nuvia可以帮助其创建定制核心设计,而不是获得授权使用现有的核心设计。
  • “光子替代电子”颠覆半导体行业:盘点硅光市场的玩家们 尽管日前思科以26亿美元收购硅光子公司Acacia一案再生变数,且双方争执的理由居然是“是否在合并协议规定的期限内获得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AMR)的批准”,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摩尔定律脚步的放缓,将光子和集成电路中的电子结合在一起,甚至是用光子替代电子形成“片上光互联”,以实现对现有光模块产业链的重塑,正成为半导体行业数个“颠覆式创新”中的重要方向之一。
  • 超宽带(UWB)技术基础及其测试方法 超宽带(UWB)技术是一种利用纳秒级的窄脉冲进行数据传输的无线通信技术。它既不同于传统的窄带通信技术,也不同于广泛用于宽带通信的OFDM技术,UWB信号的超大带宽和极低功率对测试方法和测试仪表提出了新的需求和挑战
  • 一种陶瓷贴片电容失效率以及寿命的评估方法 随着陶瓷贴片电容朝着小型化、大容量的趋势发展,陶瓷电容的规格越来越极限,设计余量也越来越小。近年来,在陶瓷电容选型阶段,用户也越来越关注电容的失效率和寿命。 本文分别介绍了用于评估偶然失效阶段失效率和损耗失效阶段寿命的方法,两种方法同步运用,能够有效对陶瓷电容的可靠性进行综合评估。文章举例计算了某品牌规格为X7S-6.3V-47μF±20%-1210电容的失效率和寿命,结果显示该规格电容在100℃、3.3V条件下偶然失效阶段的失效率为7Fit,此条件下寿命约为8.1年。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