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零偏移有源低通滤波器,第5部分

2021-02-20 John Dunn 阅读:
本文所示的电路构成一个零偏移、双极点的低通滤波器。其代数计算得到的滚降结果在Multi-Sim SPICE中基本得到复现,但由于与SPICE有关的故障而出现一个问题,它涉及到对运算放大器模型的选择。

图1中的电路构成一个零偏移、双极点的低通滤波器,本系列的第1部分对此进行了描述。其传递函数和代数计算得到的滚降结果没什么特别之处。该滚降结果也在Multi-Sim SPICE中得到了复现。gveednc

gveednc

图1:该零偏移低通滤波器的滚降结果没什么特别之处。gveednc

这几乎就是复现!但后来发现,由于当时还没有讨论与SPICE有关的故障,因此出现了一个问题,它涉及到人们对运算放大器模型的选择。gveednc

图2所示的该滤波器的三种SPICE仿真情况,说明了对运放建模的三种选择。gveednc

gveednc

图2:这些低通滤波器仿真说明了运放建模的三种选择。gveednc

运算放大器U1是SPICE库中默认的“虚拟”运算放大器。虽然是虚拟的,但它不是“理想”运算放大器。U1的增益有限而不是无限,带宽有限而不是无限,并且U1的响应速度有限而不是无限。这些约束条件确实很重要。gveednc

运放U2是另一种虚拟器件,但U2的增益、带宽和速度几乎可以扩展到SPICE程序所允许的范围,这样就使U2看起来像个理想的运放。两者的比较请参见图3gveednc

gveednc

图3:上述结果表明与U1相比,U2可以试图理想化或增强。gveednc

运算放大器U3是个实际器件的SPICE库模型。三种滤波器的仿真结果如图4所示。gveednc

gveednc

图4:对滤波器仿真结果进行比较以评估运算放大器。gveednc

U1的仿真一开始像预期的那样发生滚降,但后面出现一个陷波频率。但是,求得的Eo/E1的代数方程式不会产生任何这类情况。相比之下,使用U2(已经过修改以使之更接近理想状态)运算放大器进行的仿真,在这个图形表征的范围内未出现这类陷波(在更高的频率和更大的滚降衰减位置仍然存在一个陷波,但是在这个图像范围内却看不到这个陷波。)gveednc

“太好了!”你可能会说。如果对所选的运算放大器进行理想化,则可以得到Eo/E1传递函数方程在数学上所预测的结果。但是(总会存在但是),如果使用像U3那样实际的运算放大器模型,那么不仅会再次出现这个陷波,而且对于高于陷波频率的频率,其频率响应曲线还会出现进一步的折返偏差!gveednc

与默认模型相比,理想化的运算放大器模型U2对实际运算放大器表征的精确度要低得多。默认模型在揭示实际性能真相方面做得更好。gveednc

以上所有讨论的基本注意事项是不要对SPICE中任何虚拟模型的参数和属性做任何假设。在依赖虚拟模型进行仿真之前,必须先查看这个虚拟模型已分配的属性,了解它与最终设计所用的实际器件有什么不同。gveednc

你可能会得到一两个惊喜。gveednc

(本文授权编译自EDN美国版,原文参考链接:Zero offset active lowpass filter, part 5,由赵明灿编译)gveednc

本文为《电子技术设计》2021年2月刊杂志文章,版权所有,禁止转载。免费杂志订阅申请点击这里gveednc

(责编:赵明灿)gveednc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John Dunn
John Dunn是资深电子顾问,毕业于布鲁克林理工学院(BSEE)和纽约大学(MSEE)。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