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美国:自驾车道路测试违反《纽伦堡公约》!

时间:2019-01-24 作者:Colin Barnden, EE Times特约作者/Semicast Research首席分析师 阅读:
为什么自驾车产业可以用「一年可能挽救4万条生命」的理由,把人类当成「实验白老鼠」?

为了提倡自动驾驶车辆(autonomous vehicle,AV)技术,一年有4万名美国民众在高速公路上因意外事故身亡的统计数字,被拿来当作人类不适合控制路上车辆的表面证据;他们对国会议员的说词是:「授予我们在公开道路上不受管制进行自驾车技术的权利,我们将训练人工智能(AI)与深度学习,将死亡率降至零。」

基于以上承诺,不受管制的自驾车测试成为非常引人瞩目的议题;然而在进一步的反思之后,这并不是那么符合普遍被采用的高度严格测试实践标准,也就是如同医疗与制药产业进行的测试。

以癌症研究为例,根据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的2018年统计数字,癌症每年夺走60万美国民众的性命,但无论是出现在急诊室的伤员,或者是其他健康情况良好的人,都不会有无论愿不愿意、却被医师注射实验性抗癌药物的经历

「你可能会死,但如果因为你,我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癌症治疗方法,就可能会让其他人得救;」这样的论点不仅令人反感,而且是不合法的,这是《纽伦堡公约》(Nuremberg Code)的规定──根据《维基百科》(Wikipedia)的解释,《纽伦堡公约》是一套人体试验的道德准则,出自于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纽伦堡审判,包括以下十点:

  1. 受试者必须是自愿、充分被告知,并且以完全合法的身份理解同意人体试验计划;
  2. 试验必须是为社会带来正面结果,而且无法以其他的方法达成;
  3. 试验必须根据先前的知识(例如来自动物实验的预期)证明其合理性;
  4. 试验设置必须要避免任何不必要的身体或心智上的痛苦与伤害,除非进行实验的医师也是受试者;
  5. 当有任何理由显示试验包含死亡或致残等伤害的风险,就不应该进行;
  6. 试验的风险应与预期的人道主义利益成比例(不超过);
  7. 试验必须提供可充分保护受试者免受风险的准备与设施;
  8. 主导或参与试验的人员必须接受充分的训练以及具备合乎科学的专业资格;
  9. 受试者在身体或精神上无法继续时,必须能随时自由退出试验;
  10. 同样地,当医务人员发现情况可能危险时必须立即停止实验。

对于在公开道路上进行自驾车测试的道德问题进行深入分析,似乎是偏离了EE Times的内容主轴,不过很明显,有一名妇人在2018年3月于美国亚利桑那州坦帕市(Tempe, Arizona)遭Uber自动驾驶测试车撞死的事故,就是违反了《纽伦堡公约》。

为何自驾车产业以「一年可能挽救4万人生命」这样的理由,对未经同意的「人类白老鼠」进行测试是可以接受的?《纽伦堡公约》明令禁止用类似的方法来研发癌症治疗药物,而且后者还号称一年可以挽救超过60万条性命。这个问题可能会是自驾车测试在2019年以及未来面临的争议之一。

那么,自驾车产业如果先暂停公开道路上的自驾车测试,直到负起责任的测试──也就是符合《纽伦堡公约》──取得共识呢?

而美国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局(NHTSA)或许该负起「安全」之名,强制要求Level 2的先进驾驶辅助系统(ADAS)功能──自动紧急煞车、防车道偏离、盲点侦测,还有以摄影机为基础的驾驶人监测系统──必须是所有四轮车辆(包括卡车、巴士)的基本配备,而且必须尽可能立即实现。光是这个改变,就是减少交通事故死亡率的一个良好开端。

身为自驾车技术领导供货商的Waymo,应该要扮演率领产业界走出误导性实验的「老司机」;一个具经验的驾驶人会直觉知道何时该减速、倒车,当然还有何时停车,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媒体EETimes,参考链接: Robocar Industry and Nuremberg Code,编译:Judith Cheng,EETTaiwan)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