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砰!准确率没了

时间:2019-06-03 作者:Kendall Castor-Perry 阅读:
在一些关于驱动采样ADC的文章中,谈到了电阻和电容影响输入端的稳定性。这个问题能提出来是好事,但处理方式似乎总是有点经验主义,却并没解释那些经验从何而来。文章用作者多年前做过的一些仿真试验,对此作出了解释。

在一些关于驱动采样ADC的文章中,谈到了电阻和电容影响输入端的稳定性。这个问题能被提出来是好事,但在我看来,处理方式似乎总是有点经验主义,却并没解释那些经验从何而来。你们都想知道原因的,对吧?这里是我多年前做过的一些仿真试验,相信可以对此作出一些解释。

高速ADC将输入电压采样到内部电容上,因此存在充电电流。在为电荷转移保留的一小段采样周期时间内,必须获取快速变化的输入电压以实现高精确度。输入端子和采样开关之间通常没有缓冲。因此,电荷流的时域性能由内部电容器和充电电流通路(包括芯片外部和内部)的阻抗之间形成的时间常数来确定。

充电过程不是由ADC设计人员或数据表编写人员控制的。如果外部阻抗影响充电波形(读数器亦如此)的稳定性,则可能阻碍输入电压在规定时间内达到足够的精度。与电平和斜率相关的误差也会随之出现,甚至在低频输入信号上出现增益和线性问题。

这样的ADC作为一个采样数据系统却不适合做连续瞬态分析——这真让人惊讶!然而,采样周期内的充电完全可以由等效输入网络对表示时钟的电压阶跃输入的响应来预测。用时钟作为输入信号,在时域中将组合的外部和内部网络仿真为滤波器(嘿,想到这一点了吗?),便可检查外部元件的影响。这种方法在下一个时钟边缘之外是不准确的——但如果到那时系统还未稳定下来,那这个系统就会完全不准确。

等效电路如图1所示,它源自一款现在已经相当过时的Burr-Brown ADC的原理图,其中有一个拓扑改变以方便仿真,即重新安排梯形电路的最后一个分支,让2pF采样电容接地;而且,整个电路是这个差分电路的单端等效电路。与外部元件相比,内部细节影响不大。

DI1-F1-201906.jpg
图1:基本电路分析。

对于80MHz转换器来说,输入为5MHz方波是较慢的采样速率,这说明外部元件值虽然看起来合理,但也可能导致不好的稳定性。文中的图显示了采样电容器上电压的稳定性。忽略三个时钟周期中的第一个(仔细观察它与其它周期的细微差别),我并没有让电路达到稳定状态,好吧,这是我的错。

这里展示了对三个参数的扫描:电容Cextx2、串联电阻Rext和缓冲器Lopeff的有效电感(类似积分器的放大器噪声增益带宽将其输出电阻Ropol转换为电感)。

布局电感包括在内,但源阻抗的电感元件完全由驱动放大器的上升闭环输出阻抗支配。改善这种系统的稳定性的主要原因是使用了宽带放大器,而不是放大器输出级能有效驱动ADC不良输入阻抗这类略而不证的断言。现在开始扫描。首先是电容Cextx2(图2):

DI1-F2-201906.jpg
图2:在3pF和300pF之间扫描输入电容(最慢速度)。

随着电容器数值的增加,波形受到的阻尼效果变得更好,但稳定所需的时间却更长。这里,Rext=30Ω,Lopeff=160nH(对应具有100Ω开环Ropol和100MHz噪声增益带宽的放大器)。无论通过什么方法来改善实际波形,增大电容都将延长稳定时间。所以对于高速系统,应该使该电容尽可能小。接下来,我们扫描电阻Rext(图3):

DI1-F3-201906.jpg
图3:在3Ω和300Ω之间扫描外部电阻(最慢速度)。

扫描该电阻会改变外部RC时间常数,但由于串联电压下降,增大Rext比增大Cextx2具有更显著的效果。这里Cextx2=30pF,Lopeff=160nH。增大电阻值改善了在输入端形成的谐振电路阻尼,特别是当输入电容值较小时,但这同时也降低了系统速度。由于源电感增加(即运算放大器的噪声增益带宽减小),电阻器数值也需要增大,以保持较好的采集波形。

现在来看看电感——实际上我们是扫描放大器的GBW。图4显示了将放大器的噪声增益带宽从1000MHz降低到10MHz的影响,此时Rext=30Ω,Cextx2=30pF。如同所预料的,使用较慢的运算放大器显著延长了稳定所需的时间。此外,较大的过冲可能会导致输入极问题。

DI1-F4-201906.jpg
图4:在16nH和1600nH之间扫描有效的源电感(最慢速度)。

随着运算放大器GBW的降低,干净采集时间(采用最恰当的Rext和Cextx2)也会增加,这表明较慢的缓冲放大器可能根本无法以所需的速度实现准确采集。波形的变化表明,如果三个主要外部元件中任意一个的值固定不变(比如运算放大器不能改变,或ADC有一个较大的Cin),就需要优化其他两个元件来获得良好的性能。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固定值的选择有可能根本无法实现所需的稳定时间!

希望上面的分析能让你明白问题可能出现在哪里,以及如何在系统中查找问题——亲自尝试一下吧!

(原文刊登于ASPENCORE旗下Planet Analog网站,参考链接:Ping! And the accuracy is gone。)

本文为《电子技术设计》2019年6月刊杂志文章。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实验:PN结电容与电压的关系 本实验活动的目的是测量反向偏置PN结的容值与电压的关系。
  • 为何如今的服务器应用都在使用54V BLDC电机? 大家可能都听说过“云计算”,但是大多数人对于“云计算”的认识仅限于我们可以通过计算机和智能手机访问重要数据,至于这些数据实际存储在什么地方则不必考虑。那么究竟什么是云计算呢?
  • 【360度看新一代示波器】:12位示波器“芯“趋势 你说,我要“信号小,精度高”。
  • 这些技术为何没能更早“出世”? 你是否想到目前我们有什么几乎已经准备好、却还没实现的技术或装置?
  • 双端口双极性电源 双象限电源可以为相同的输出端口提供正电压或负电压,而采用LT8714 4象限控制器可以轻松制造出这种电源。此处所示的双象限电源可用于多种应用,从玻璃贴膜(更改极性会改变晶体分子的排列)到测试测量设备,应用广泛。
  • 带故障注入功能的高精度旋转变压器仿真系统 旋转变压器在EV、HEV、EPS、变频器、伺服、铁路、高铁、航空航天等需要获取位置和速度信息的应用中获得广泛使用。这些系统采用旋转变压器数字转换器(RDC)来获取数字位置和速度数据。用户的系统会出现干扰和故障问题,很多时候他们都想评估角度和速度在受干扰条件下的精度性能,找出和验证引发问题的根本原因,然后修复和优化系统。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