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把两条电缆接在一起的好方法…

时间:2019-08-19 作者:Max Maxfield 阅读: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玩电子,大学学位是控制工程(必修科目包括数学、电子学、机械学,以及流体力学),所以并没有接受过任何针对技术人员的“动手实作”训练...

某天我在YouTube上看到一段视频,标题是“超棒的点子!如何把电缆缠绕在一起”(Awesome Idea! How to Twist Electric Wires Together!)。视频一开始是展示把两条电缆连接起来的最简单方法,如文章上方大图所示,就是将电缆内的线束两端呈90度交叉重迭对齐,以麻花状缠绕在一起,然后折叠到其中一条电缆的侧面(参考视频链接:youtube.com)。

老实说,我自己也都是用这种方法;不过我通常会在两股线缠绕之后进行焊接,再折叠到其中一条电缆的一侧;而且在实地布署之前,我会把连接的部分用热缩管套起来。上面视频里的那个人没有把扭结过的线焊接起来,因此只要用力往两边一扯,扭结的部分一下子就分开了(如果有焊过应该就不太会发生这种情况)。

于是在视频里又展示了第二种方法(将两条电缆内的线束各自分成两股,然后再俩俩缠绕),但显然只是个烟雾弹;最后是第三种方法,程序跟第一个方法很类似,但是两股线束十字交叉后的缠绕是以该交叉点为中心、往左右两边发展,然后以工具加强缠绕的力道。最后一种方法有两个优点:一是机械强度较大,不容易被扯开;二是比起第一种的麻花状缠绕再折叠到电缆某一侧方法,连接处的形状比较小。

看看视频下面的留言,其中有一些评论还挺毒舌的,例如有人说:“我的生命浪费了6分钟;”也有人说:“简而言之,这种标准电缆连接法在技术学校就有教了;”还有人说:“看来你是发现了热水(you’ve discovered HOT WATER;EDN Taiwan编按:代表所发现的事情平凡无奇),快去上学吧,小鬼!”但也有一些评论蛮正面,有人说:“这非常浅显易懂,谢谢;”或者:“非常感谢你分享这个视频,没台词也能让人完全明白该怎么做。”

我个人的意见则是,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玩电子,大学学位是控制工程(必修科目包括数学、电子学、机械学,以及流体力学),所以并没有接受过任何针对技术人员的“动手实作”训练。总之我都是一直用第一种“麻花缠绕与折叠”的方法,包括我最近才完工的“倒数定时器”(Countdown Timer)作品,就有数不清的这种连接点。我的方法在机械强度上没有问题,因为连接点的部份有焊过,也并没有承受任何显著的机械应力;不过这些接点确实有点像“肿块”,在热缩管套下看起来丑丑的。

001ednc20190819

我的「倒数定时器」接线。(来源:Max Maxfield)

从上面的YouTube视频留言,我发现了一种正式名称叫做“Western Union Splice”(中文名词为“直路连接”)的接线法;而现在我只希望自己有早一点看到,因为我可能会在我的“倒数定时器”作品上都用这种接线法。这并不是说我现在用的接线法不好,反正应该不会有人看到那些接点,这只是我希望所有事情尽善尽美的自尊心问题(但其实我也没有觉得那种接线法好到会让我想把所有的接点重做一次…哈哈)。

总而言之,我确实从上面那段视频学到一些东西,这真的很好;但我也认为视频里的那个人应该能把最后的连接点做得更整齐好看一点──好啦…我承认这是我的酸葡萄心态,他的影片毕竟有超过900万次(EDN Taiwan编按:现在已经超过1,000万了…)浏览,其中有超过10次是我的贡献(包括我亲爱的老妈跟她的朋友大概看了9次)。

而最后我想请教读者们的问题是:还有什么类似这种简单的技巧,是对科班出身的专业技术人士可能不值一文,但是对没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业余电子爱好者会十分有用的?如果你知道,请不吝和我们分享!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网站EEWeb;参考原文:Best Way to Twist Electric Wires Together,编译:Judith Cheng)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Max Maxfield
EEWeb主编。Max为EE Times的Designlines栏目提供内容,涵盖可编程逻辑、微控制器单元和原型设计。 多年来,他设计了从硅芯片到电路板,脑波放大器到蒸汽朋克“Display-O-Meters”的所有产品。 他拥有英国谢菲尔德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的控制工程学士学位。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模拟与混合信号电路会否占领未来AI SoC高地? 随着摩尔定律的发展,过去30年的集成电路发展的最主要趋势是数字化。数字化设计是目前大型SoC的基本方法学,越来越多的模拟电路进入全数字时代,All Digital PLL, Digital LDO, Time-domain based ADC,Digital PA,数字化/二值化方法成为了克服模拟电路瓶颈的重要手段。然而“羞于见人”的模拟电路并非一无是处。
  • “Shift Left”抢占世界科技经济先机 晶体管、电子设计和自动化让我们进入了数字时代,在这样一个呈指数级发展的时代,为了让项目不再延误,我们需要综合考虑结果的质量(QOR),实现结果的时间(TTR)和实现结果的成本(COR),以期用最低的成本、最快的时间达到最好的结果 。
  • 汽车电子设计中正确用Pspice做蒙特卡洛分析的设计要点 Pspice程序功能强大,但如果其设置不正确,得到的运行结果可能不是真正的输出,从而对软件产生质疑。尤其是在汽车电子的设计中,需要做到多种分析并考虑更复杂的一些参数添加。正确使用Pspice来设计和仿真电路需要遵循一定的规则,否则得到的仿真结果并非真正的“最差”,从而会导致设计结果出错。
  • DSP为何在AI时代突然无处不在? DSP过去通常是处理器的外围,是必要的,但仅限于RF及音频专家使用。但AI应用,特别是边缘应用,大大提高了DSP作为嵌入式处理器件的吸引力。数据流处理、高性能及极低功耗,三者结合非常适合边缘神经网络应用。
  • 2019 ASPENCORE“全球高科技领袖论坛 - 全球双峰会” 诚邀您与行业巨头共话电子新未来
  • 『全球CEO峰会』重磅演讲者:新思科技创始人Aart de Geu 11月7日-8日,在深圳与全球“连接”。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