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在CMOS中建构MEMS: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时间:2019-09-11 作者:Sally Ward-Foxton,EE Times Europe特约编辑 阅读:
传感器新创公司有个雄心勃勃的技术目标:打造可靠、便宜,可与其接口ASIC建构在同一芯片上的CMOS微机电系统(MEMS)组件,节省的空间将足以改变消费类电子产品的游戏规则。但从技术上分析,在CMOS中建构MEMS应该是不可能的…

总部位于伦敦和巴塞罗那的欧洲新创公司Nanusens有一个雄心勃勃的技术目标:打造可靠、便宜,可与其接口ASIC建构在同一裸晶上的CMOS微机电系统(MEMS)组件,节省的空间将足以改变消费类电子产品的游戏规则。fRoednc

在CMOS中建构MEMS应该是不可能的。CMOS并不是为机械结构设计,它的特性至少比现有MEMS传感器结构小一个数量级,而且金属层非常薄。简单粗暴地缩小现有MEMS设计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例如经典的、弹簧上的梳齿状质量块(proof mass)。fRoednc

Nanusens执行长Josep Montanyà说:“(结构上的)高应力梯度意味着,一旦透过蚀刻释放金属,硅氧化物会大量卷曲,所以结构不是平整的。”fRoednc

032ednc20190911.jpg fRoednc

内建于CMOS制程后端的MEMS组件横截面图。(图片来源:Nanusens)fRoednc

“用这些卷曲的金属制造有用的组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除此之外,缝隙非常小,金属层非常薄。这对惯性传感器来说是另一个挑战,因为通常需要一个大的质量块,而薄层材料很难做到这一点。”fRoednc

在传统的MEMS制程中,硅可能有40微米(µm)厚,但在0.18微米制程中,典型的CMOS层厚度小于1微米。可以利用多层CMOS材料来制造尽可能大的质量块,但是在CMOS规格下刻蚀一个典型的质量块形状,会导致结构高度扭曲。由于高应力梯度,曲率半径很小。在大范本上,这意味着曲率很大。它们的大小也是有限度的,超过一个临界点,结构就会崩塌。fRoednc

“一方面,(薄层)是一个挑战,因为你无法用此打造一个大的质量块,”Montanyà说。“但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好处,因为它可以让你打造非常柔软的弹簧。它缝隙非常小,且由于曲率很大,所以可视为一个挑战,因此设计可能崩塌。但只要正确设计,它就会带来好处,因为它能让你检测出小幅度的移动。如果缝隙更小,就能感测到更小的绝对位移。”fRoednc

然后就是寄生电容。典型的MEMS设计有两个裸晶,在ASIC裸晶和MEMS裸晶之间有引线键合。这样会产生高达10皮法(pF)的寄生电容。将ASIC电路和MEMS电路放在同一个裸晶上,可以将寄生电容降低到100飞法(fF)左右(比典型的MEMS设计小2个数量级)。一些最新的MEMS产品也使用晶圆键合技术,透过将MEMS和ASIC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来减少寄生电容,但Montanyà认为,Nanusens的组件相对来说仍更具有优势。fRoednc

他表示:“(竞争对手的寄生电容)比我们的要大一个数量级以上,因为我们的设计不需要跑到裸晶外面,即使它键合在顶部。在同一个芯片内工作是大幅降低寄生电容的唯一方法。”fRoednc

知识产权(IP)

虽然Nanusens申请了它的IP专利,但这种结构的确切设计仍然是个秘密。Montanyà暗示这种结构与现有的MEMS组件非常不同。“在传统的MEMS制程中,通常有三层。但是在CMOS制程中,有六个金属层…因而我们有更多的设计选项,去做一些奇怪的事,”Montanyà说。fRoednc

CMOS制程也为Nanusens提供了几种参考材料:铝、通孔用钨和硅氧化物,这使得一些新颖的设计概念成为可能。Nanusens表示,CMOS MEMS组件还可以减少静摩擦力(stiction)——当大多数MEMS加速度计受到极端外力时,这种静摩擦力会阻止其工作。当质量块接触到被限制空间的边缘时,静摩擦力就会发生。分子力把它黏在墙上,这种作用是不可逆的,静摩擦力取决于质量块的表面积和撞击能量。fRoednc

Montanyà称:“传统的MEMS加速度计具有非常大的质量块,以及1~2微米的间隙。由于我们的质量块很小,间隙只有0.3微米,所以积累的能量较少,撞击能量也较少。分离所需的力量也更小。”到目前为止测试的Nanusens加速度计样品已经显示出良好的对抗静摩擦力效果,它们经受了超过10,000个开关循环的考验,每一次都相当于1,000G。该公司称,该测试样品的灵敏度也比大多数应用所需的高出一个数量级fRoednc

市场问题

Nanusens计划将其技术应用于智能型手机,但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他们将目标改为无线耳机,因为他们认为该市场规模将扩张、增长更快。fRoednc

入耳式无线耳机包含电池、扬声器、麦克风和其他传感器,包括运动检测器和惯性传感器。该运动检测器具有两个功能:可以检测耳塞何时停用,并关闭耳塞以节省电力;还可以作为用户接口实现点击和双击动作。Nanusens预计在今年年底前推出运动检测芯片的样品。fRoednc

耳塞中的惯性传感器作用在于,当我们说话时的耳骨振动,它都能检测到。骨传导传感器检测这种振动,融合来自麦克风采集的信息,进而协助抑制环境噪声,Nanusens正在研发这种惯性传感器。fRoednc

“我们可以把两个传感器都做得更小,”Montanyà说。“现如今,每个芯片是4立方毫米。我们可以把这两个传感器组合成一个1立方毫米多一点的芯片。这样可以节省超过6立方毫米的空间,而且由于pcb面积的减少,实际上可以节省更多的空间。”他补充,在小小的耳塞里,每立方毫米都有价值:节省下来的空间可以用于搭载更大的电池,更多的功能,更多的内存,或者只是让耳塞变得更小更轻。fRoednc

033ednc20190911.jpg fRoednc

图中红色高亮显示部分为Nanusens NEMS传感器芯片布局。两个传感器占据大约10%的芯片面积,每个结构的尺寸为100×150µm。(图片来源:Nanusens)fRoednc

随着智能型手机的耳机接口逐步淘汰,无线耳机市场将加速增长,未来的智能型手机将配备无线耳机。“尽管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并且中国涌现出许多制造这些耳机的公司,但它们都使用参考设计(reference design)。”Montanyà说。“目前只有5家公司提供这些参考设计,我们正与这些公司洽谈。他们喜欢减小传感器尺寸,并且等待(我们产品的)样品融入他们的设计中。一旦我们打进一款这样的参考设计,销量将是巨大的。”fRoednc

将公司的ASIC和MEMS IP整合到系统芯片(SoC)之中是下一个逻辑步骤,Nanusens已经与MCU制造商进行讨论,因为在MCU中嵌入一个运动检测器可以增加芯片级别的唤醒和休眠功能。Montanyà表示:“需要花一些时间才能看到这种整合如何完成,因为我们必须转到更低的制程节点——这会很有意思,但我们还没有走到这一步。首先我们要将产品推向市场,一旦产品得到实地验证,那么(整合)就会到来。”fRoednc

034ednc20190911.jpg fRoednc

Josep montanyà,Nanusens执行长。(图片来源:Nanusens)fRoednc

尽管Nanusens打算最终将其技术延伸至更低的制程节点,但这项技术并不会像数字电路那样明显地带来尺寸缩小。在较低的节点上建立一个所需大小的质量块比较困难,但却很有意思,例如将铜线切换至0.13微米节点,因铜的密度比铝高,且它的导电性能也更好。fRoednc

未来的产品还将包括温度、湿度和压力传感器,以及指南针和麦克风的设计。Nanusens追求的另一条产品路线是天线调谐器的电容式射频(RF)开关。Montanyà表示:“我们预计(RF传感器)在长远看来会发挥更大作用,好消息是我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在世界行动通讯大会(MWC)期间,我们展示的一个产品,已引起大家的兴趣。”fRoednc

成本问题

是否所有这些设计都要比传统的MEMS花费更高的成本?Montanyà将成本分为四部分:ASIC芯片、MEMS芯片、封装、测试和校准,其中Nanusens的方案在ASIC芯片、测试和校准成本与传统MEMS相同。取消独立的MEMS芯片能够节约成本,不过在ASIC芯片进行整合会增加15%的后端处理成本,但因为不需要多裸晶封装(multi-die packaging),所以整体上能够节省成本。总的来说,Nanusens生产的MEMS传感器本来就更便宜,对于传感器组合来说,其成本优势变得更加明显。fRoednc

“单个传感器的成本优势为30%。”Montanyà说。“如果我们整合更多传感器,可能会更多…在同一个芯片中添加另一个传感器可能会使CMOS面积增加10~20%,可能需要一个新的模拟前端,但数字部分可以共享。与竞争对手添加新传感器时需要更多的裸晶、更多的引线键合等相比,整合传感器的成本优势非常大。”fRoednc

公司发展蓝图

通往目标的道路并不总是平坦。Montanyà之前的公司Baolab Microsystems,在2005年开始为CMOS制程后端设计MEMS结构。2012年,该公司即将推出其首款CMOS MEMS传感器——“罗盘(compass)”之际,一位主要投资者坚持要求在Baolab进入市场之前将其以高价出售。据Montanyà称,这名投资者还拒绝了美国知名公司的投资提议;2014年,由于找不到买家,Baolab最终关门大吉。同年稍晚,Montanyà成立了Nanusens,并在2016年获得了种子基金。fRoednc

“Nanusens的三位创始人均来自Baolab Microsystems,”Montanyà表示,但该公司“花了两年时间开展新设计,因为2012年的设计在2016年没有意义…性能要求发生了变化。”2018年,该公司准备发布惯性传感器之时,又由于其代工厂GlobalFoundries停产,再次遭遇挫折,且GlobalFoundries最终出售了MEMS晶圆厂,并完全放弃了MEMS业务。fRoednc

但Nanusens并没有退缩,而是重新设计了自己的组件。由于采用了超低漏电(ULL)制程,ASIC和MEMS设计都需要调整——这种0.18微米的CMOS制程已经不能与产业兼容。最新的设计与标准CMOS制程兼容,生产则已转移到中芯国际,而台积电(TSMC)为第二选择。fRoednc

035ednc20190911.jpgfRoednc

内建在0.18微米CMOS中的2D运动传感器。(图片来源:Nanusens)fRoednc

这些主流晶圆代工厂可以提供批量生产能力,满足快速增长的无线耳机市场。相比之下,传统MEMS组件供应链需要专业的代工厂,因而无法快速扩张并满足当前智能型手机的市场需求。fRoednc

鉴于Montanyà的经验,他选择限制个别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以防止任何外部方持有公司大量股份,就不足为奇了。众筹提供了一种便捷筹资方式,即从大量的小规模投资者(上一轮超过750个)那里筹集到实现批量生产所需的资金。该公司迄今已透过这种方式募集了约200万欧元,去年甚至将总部迁至伦敦,以鼓励英国企业投资计划(EIS)进行投资。据报导,上一轮融资筹集的资金超过目标金额的三倍。fRoednc

随着令人沮丧的商业问题最终得到解决,Nanusens可以继续推进已经开发了14年的颠覆性创新技术。据悉,Nanusens用于耳机运动检测的加速度计芯片样品将在今年第四季提供。fRoednc

(参考原文:MEMS in CMOS: An Impossible Dream?,by Sally Ward-Foxton,EETTaiwan编译)fRoednc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人工智能时代不断变化的工业格局 尽管AI技术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数据的爆炸式增长促使AI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例如在百度和谷歌等数十亿次的搜索提供了相当大的实时数据集,支持了AI的蓬勃发展。
  • 一种降低烟感产品误报率的解决方案 现有的烟感方案如电离传感器,光电传感器构成的产品,可以很好的测量烟雾。一般电离传感器方案,会比较快的对传统烟雾进行报警,这取决于烟腔迷宫的设计。而光电传感器,可以更早的对阴燃物体产生的烟雾进行报警,从而提前预防火灾的发生。但这两种方式,对烧焦的汉堡或水蒸气干扰情况的辨识度较差,容易发生误报,需要很有经验的软件人员将其与真实的烟雾区分出来。
  • 技术开发生态系统对持续提升自动驾驶安全至关重要 自动驾驶汽车(AV)正迅速从炒作走向现实。Emerj最近的报告记载了11家最大的汽车厂商计划,其中本田、丰田和雷诺日产最早将于明年开展计划。然而,很明显,部署批量生产的自动驾驶汽车比传统汽车有更多的要求。
  • 揭开隐藏140年的霍尔效应秘密 IBM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个与霍尔效应相关的140年的秘密,这个之前不为人所知的特性可望为改善半导体性能开辟一个新的途径。
  • 搭建物理与数字世界的桥梁,推动创新进入快车道 不管信号多么小、多么快、多么复杂,或者在多么强的干扰下,都能找到一种方法,把它从模拟世界中提炼,然后在数字中体现出来,即建立一个从物理世界到数字世界的桥梁。
  • 设计小巧、高效和高性能的多参数患者监护仪 连续测量如心率、呼吸频率和血氧饱和度(SpO2)等患者生命指征对于提供有效护理来说至关重要,而同时测量这些体征的能力也使得多参数患者监护仪变得日益重要。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