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漏电流和寄生电容引起的DRAM故障识别

2020-04-09 Tae Yeon Oh, 泛林集团半导体工艺及整合高级工程师 阅读:
漏电流和寄生电容引起的DRAM故障识别
从20nm技术节点开始,漏电流一直都是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设计中引起器件故障的主要原因。

从20nm技术节点开始,漏电流一直都是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设计中引起器件故障的主要原因。即使底层器件未出现明显的结构异常,DRAM设计中漏电流造成的问题也会导致可靠性下降。漏电流已成为DRAM器件设计中至关重要的一个考虑因素。R91ednc

R91ednc

图1. (a) DRAM存储单元;(b)单元晶体管中的栅诱导漏极泄漏电流 (GIDL);(c)位线接触 (BLC) 与存储节点接触 (SNC) 之间的电介质泄漏;(d) DRAM电容处的电介质泄漏。R91ednc

DRAM存储单元(图1 (a))在电源关闭时会丢失已存储的数据,因此必须不断刷新。存储单元在数据丢失前可存储数据的时间, 即保留时间,是DRAM的一个关键特性,保留时间的长短会受到漏电流的限制。R91ednc

有两种重要的漏电机制会影响DRAM的数据保留时间。第一种是单元晶体管漏电。DRAM中的单元晶体管漏电主要由于栅诱导漏极泄漏电流(GIDL)(图1 (b)),它是由漏结处高电场效应引起的漏电流。在负栅偏置下,栅极会产生一个耗尽区(N+漏极区),该耗尽区进而在区域中产生一个增强电场,这个电场造成的能带弯曲则导致了带间隧穿(BTBT)。此时,在栅极移动的电子和少数载流子可以穿过隧道进入漏极,从而产生不必要的漏电流。R91ednc

DRAM中的第二种漏电机制是位线接触 (BLC) 与存储节点接触 (SNC) 之间的电介质泄漏(图1 (c))。电介质泄漏通常发生在电容内部,此时电子流过金属和介电区域(图1 (d))。当电子通过电介质层从一个电极隧穿到另一个电极时,便会引起电介质泄漏。随着工艺节点的缩小,BLC和SNC之间的距离也在逐渐缩短,因此,这个问题正在变得愈发严重。这些结构元件的制造工艺偏差也会对位线接触和存储节点接触之间的电介质泄漏产生负面影响。R91ednc

虚拟制造平台SEMulator3D®可使用设计和工艺流数据来构建DRAM器件的3D模型。完成器件的“虚拟”制造之后,用户可通过SEMulator3D查看器从任意方向观察漏电路径,并且可以计算推导出总的漏电值。这一功能对了解工艺变化对DRAM漏电流的影响大有帮助。SEMulator3D中的漂移/扩散求解器能提供电流-电压 (IV) 分析,包括GIDL和结点漏电计算,以实现一体化设计技术的协同优化。用户还可以通过改变设计结构、掺杂浓度和偏置强度,来查看漏电值的变化。R91ednc

R91ednc

图2. (a)在不同漏极电压下,栅极电压和漏极电流的变化曲线;(b)在不同栅极氧化层厚度 (+/-1nm) 下,栅极电压和漏极电流的变化曲线。R91ednc

图2表明GIDL会随着栅极氧化层厚度的变化而增加。栅极氧化层越薄,建模器件的栅极与漏极之间的电势越高。R91ednc

R91ednc

图3. (a)和(b)带BLC残留和不带BLC残留结构中BLC和SNC之间的漏电流;(c)电压扫描下总漏电流的变化。R91ednc

图3显示了SEMulator3D中的电介质泄漏路径以及位线接触和存储节点接触之间的总电流差,突出了刻蚀工艺过程中BLC的制造偏差带来的影响。如图3 (c)所示,由于工艺偏差的影响,带BLC残留结构的总漏电流高于不带BLC残留结构的总漏电流。R91ednc

R91ednc

图4. (a) DRAM电容Z平面截面图像及电介质泄漏路径;(b)电容X平面界面图像及电介质泄漏路径;(c)总漏电流与偏置强度的变化曲线。R91ednc

图4所示为DRAM电容的电介质泄漏的例子。图4 (a)和4 (b)分别是DRAM的Z平面和X平面截面图,以及在SEMulator3D器件模型中观察到的电介质泄漏路径在这两个平面上的投影。图4 (c)显示了位于底层 (BTM) 电极的漏电流随着外加的偏置而变化。R91ednc

R91ednc

图5. (a) DRAM单元的掺杂浓度视图,显示了将交流信号施加到字线WL2时,字线WL2和其他节点处的电容类型(和预期位置);(b)字线WL2和器件上其他节点之间的电容计算值。R91ednc

影响DRAM性能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器件的寄生电容。DRAM开发期间应进行交流(AC)分析,因为位线耦合会导致写恢复时间(tWR)延迟,并产生其他性能故障。由于掺杂的多晶硅不仅用于晶体管栅极,还用于位线接触和存储节点接触,这会导致多个潜在的寄生电容产生(见图5 (a)),所以必须对整个器件进行电容测量。SEMulator3D内置AC分析功能,可测量复杂的模拟3D结构的寄生电容值。例如,通过模拟将交流小信号施加到字线WL2,SEMulator3D可以获取全新设计的DRAM结构中字线WL2与其它所有节点之间的电容值,以及它们随着电压变化而变化的曲线(图5 (b))。R91ednc

总而言之,多种来源的漏电流和寄生电容会引起DRAM的故障。在DRAM开发期间,工程师需仔细评估这些故障模式,当然也应该考虑工艺变化对漏电流和寄生电容的影响。通过使用预期工艺流程和工艺变化来“虚拟”构建3D器件,然后分析不同工艺条件下的寄生和晶体管效应,可以简化DRAM的下一代寻径过程。SEMulator3D集成了3D工艺模型、R/C分析和器件分析功能,可以快速地验证DRAM器件结构在不同工艺假设下是否容易发生漏电流或寄生电容故障。R91ednc

ReferenceR91ednc

  • M. T. Bohr, “Nanotechnology Goals and Challenges for Electronic Applications,” IEEE Trans. on Nanotechnology, 1, 1, 56-62 (2002)
  • J. H. Chen, S. C. Wong, Y. H. Wang, “An analytical three terminal Band-to-Band tunneling model on GIDL in MOSFET,” IEEE Trans. on Electron devices, 48, 1400-1405 (2001)

(责编:Demi Xia)R91ednc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 安全闪存——网联汽车和工业应用中安全问题的解决之道 随着汽车和工业市场中自动化和互联革命的推进,边缘节点正在迅速成为网络攻击的目标。软件更新、远程捕获诊断数据以及远程端点与基础设施之间的通信变得越来越普遍,因此容易遭受网络攻击和其它安全威胁。 随着半导体技术的进步,工艺尺寸不断缩小,将闪存嵌入到包含硬件安全模块(HSM)的MCU中也变得越来越困难,因此外置闪存的需求不断增加。当闪存外置于MCU时,存储的代码和数据将更加容易受到攻击,所以设备必须设计安全启动流程和其它基础设施,以确保存储和检索的内容可以信赖。 本文探讨的是,当闪存外置于拥有HSM模块的MCU时,但仍然保持硬件信任根时,新一代安全设备的设计会面临哪些挑战和安全要求。本文涉及的其他内容还包括:加密安全存储、快速安全启动、安全固件远程更新和管理合规。
  • 华为“天才少年”校招薪资曝光:西安交大100万,华科201万 去年,华为的“对八位2019届顶尖学生实行年薪制管理”登上了各大平台的热榜,网友大呼华为“大手笔”,现在,时隔一年,第二批“天才少年”入选者也曝光了。西交大本科毕业年薪100万,华科博士毕业年薪201万!
  • 汽车半导体迎黄金期,催生更多高性能存储应用需求 随着新基建的部署,充电桩的普及将快速促进新能源汽车的普及,无论是桩侧还是车侧,未来都将催生更多的高性能存储应用需求。
  • UP主实测华为鲲鹏920台式机,最强7nm ARM国产芯? 近日,B站UP主“二斤啦啦啦啦”费7500元,从特殊渠道购买了一台华为鲲鹏920台式机,并进行了开箱、测试,并指出UOS系统目前软件支持非常匮乏,性能较弱,播放本地4K视频仍有些许卡顿等问题。但网友却回怼称:评测方向错了!
  • 华为绕开美国生产芯片的成功几率有多大? 随着美国制裁的不断升级,“求生存”成了华为当下的关键词。纵观整个半导体产业,终究脱离不了三个步骤:设计、制造、封测。在电子设计软件EDA工具仍被美国限制的当下,华为如何才能活下去?
  • 原子级工艺实现纳米级图形结构的要求 原子层刻蚀和沉积工艺利用自限性反应,提供原子级控制。泛林集团先进技术发展事业部公司副总裁潘阳博士分享了他对这个话题的看法。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