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工程师调查:千禧一代接任后,工程技能出现断层?

时间:2018-10-10 作者:Martin Rowe 阅读:
随着战后婴儿潮世代工程师退休离开工程岗位,是否将知识经验传承给新世代?他们的工程经验对于千禧世代来说重要吗?或者,千禧世代工程师在乎吗?

「千禧世代」(Millennials)——那些在1981年至1996年间出生的人(或称Y世代),许多都已经进入了工程岗位,如今甚至身居决策要职。然而,随着战后婴儿潮世代(baby boomers;1945年~1965年出生的人)的工程师开始退休,他们是否将其知识经验传承给新的世代?他们的工程经验对于千禧世代来说重要吗?或者,千禧世代工程师在乎吗?

根据IEEE GlobalSpec进行的《2018年工程脉动》(2018 Pulse of Engineering)调查结果显示,似乎很少有公司会在经验丰富的工程师离职之前交接其专业的知识经验。

001ednc20181010

除了「知识流失」(knowledge loss),这项调查的其他发现还包括工程师的项目数量、离职原因,还有工程师持续承受以更少资源做更多事情的压力。其中,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知识的流失。

针对专业工程知识流失,图1显示,在2,236名受访者中有61%的人表示这个问题极为重要或非常重要。当然,「极其重要」(extremely important)和「非常重要」(very important)之间十分模糊;另外还有24%的人认为知识流失的重要性普通(moderately important)。然而,只有2%的人认为这并不重要。但我们并不知道是谁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也许是顾问或是在只有少数几位年轻员工的新创公司工作的工程师。

002ednc20181010

图1:约有61%的工程师认为「知识流失」的问题至关重要(来源:IEEE Globalspec)

此外,有65%的人表示他们的公司并没有正式的「知识转移」(transferring knowledge)(图2)程序,这让许多公司似乎错失了大好机会。但这并不表示非正式的知识转移不会发生,事实上我们知道这经常发生在企业文化中。

003ednc20181010

图2:6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公司并没有正式的知识转移或交接程序(来源:IEEE Globalspec)

事实上,有些人宁愿不要交接这些知识,特别是年龄越大的员工。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希望自己拥有这些独特的知识并将其视为保有饭碗的一种方式。我曾经看过一位老工程师由于在公司工作的时间太长,以至于成为唯一能为仍使用前几代产品的客户提供支持的工程师。我们在此提到的资本设备通常都会使用个10到20年。然而,当他退休后,该公司就没有人能支持这些客户了。当然,使用这些旧机器的客户也一年年地减少。这位工程师一直没机会换到新的职位,不过他自己也不想换就是了。

004ednc20181010

图3:在工程师认为需要提升才能换工作的工程技能中,编程和软件技能排名前二大(来源:IEEE Globalspec)

如果产业在知识转移方面不足,或是千禧世代认为资深工程师的知识与他们无关,那么他们的新知识从何而来?图4提出了一些想法。

005ednc20181010

图4:工程师拥有许多获取信息以提高其技能的选择(来源:IEEE Globalspec)

当我看到列表底端的在线视讯只有16%时感到十分惊讶。我猜测这个百分比在千禧世代中应该更高,而在婴儿潮世代则会更低些。我自己就比较喜欢阅读有关如何实作而不是透过观看视讯进行学习,除非是为了修好某种东西而试图拆解时,透过视讯通常比看照片或图片的效果更好。

千禧世代和婴儿潮世代之间另一个有趣的区别在于他们倾向于注册以获取信息,而千禧世代则多半认为在线内容不应该收费,甚至不需要注册(图5)。你可以用较老一辈人的想法来看——即生产和发布任何技术内容都需要花钱,而你愿意为有价值的东西买单。

006ednc20181010

图5:千禧世代较不愿意为获取技术内容付钱或注册(来源:IEEE Globalspec)

为了提高被新工作录取的机会,提升工程技能是方法之一。工程师转换跑道的原因很多,离职的原因也因年龄不同而异,毕竟年轻工程师因退休离职的情况较少。图6比较千禧世代工程师与经验丰富的资深工程师,但我们先假设这些经验丰富的工程师都比年龄最大的千禧世代更年长。在经验丰富的工程师中,高达35%的人表示他们即将退休离开工作岗位。当然,这可以有多种解读方式。但想想看,是40岁的工程师还是60岁(或更年长)的资深工程师更希望在退休前留在原有的工作岗位?

007ednc20181010

图6:约有35%的资深工程师预计将退休离开现职(来源:IEEE Globalspec)

正如预期的,有超过一半的千禧世代工程师都希望换到其他公司工作,但有时间表吗?目前尚不清楚。此外,我认为这项调查问题还少了一个选择:自己创办公司。对于有多少年轻工程师考虑这项选择,其结果可能会让IEEE感到惊讶。

这项调查涵盖了作为工程师的几个工作面向。就像其他的工程师调查一样,这项调查结果显示竞争格局越来越困难,而且工程师也不断被要求要用更少的资源做更多事情。对此,我们分别以经济衰退和经济成长来看:在经济低迷时期,人员被裁撤的比重较工作量的缩减更多,而到了经济成长后,雇主却又不愿意补足真正需要的工程师人数。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网站EETimes,参考链接:Boomers Retire, Knowledge Goes With Them;Susan Hong编译)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Martin Rowe
"EE Times/EDN资深测试与量测技术编辑。Martin Rowe在《测试和测量世界》担任技术编辑和高级技术编辑达20年,其中包括担任EDN Design Ideas编辑三年。在此期间,Martin的报道涵盖了大部分的技术和公司,包括台式仪器,如示波器、仪表、信号​​源及其应用。他最喜欢这些仪器的应用包括高速信号测量、基本测量(电压/电流/功率)、校准和EMC/EMI/RFI。所有这些都直接适用于连接器和连接性能。从2004年到2012年,为了了解工程师是如何进行测试的,Martin访问了多家公司,包括Bose,DeWalt和Tyco Electronics(现为TE Con​​nectivity)。 让Martin出名的还有他的音乐——他写了六首描述工程师生活的歌曲。这一切始于2006年的“测量蓝调(Measurement Blue)”,证明了任何事情都能用蓝调写出来,连接器都成了Martin的歌。 “Below a GigaHertz”这首歌向那些还工作在1GHz以下信号的工程师致敬,他们是古老历史的见证者。 Martin曾在IEEE EMC Symposia上现场演出了“The Measurement Blues”和“The Lab in the corner”。 Martin拥有伍斯特理工学院的电子工程学士学位和宾利学院的MBA学位。"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做射频IC是否需要模拟IC的基础? 最近某网友在知名网络社区提问:我是学模拟的,身边同学都偏射频,但是发现互相不太能讨论问题。之前认为模拟应该是射频的基础,现在感到甚是疑惑。做射频IC是否需要模拟IC的基础?
  • 工程师养成:犯错才能更好地成长! 大专院校的教师该如何打造一个工程学习环境,让学生有机会从错误中学习?
  • 你是不是“电脑狂”? 就像当了工程师以后,我们经常被称为“书呆子”或“极客”一样,“电脑狂”(gweep或gweeper)更是一群特殊类型的人──他们通常就是“书呆子”工程师们心中所认为的真正“怪客”。
  • 10岁小工程师的大发明 时间追溯到1965年,那时候我做的东西外观是一个看起来有点像老式麦克风、外面布满小洞的小硬纸盒,装在我关闭着的卧室门旁边…
  • 为什么工程师比任何人都重要? 大部分人可能都被问过这样的一个问题:如果你在汪洋大海中,看到有两个人溺水,你会先救谁?这种问题狡猾的地方在于它总是提出一些情境,像是其中一人是你的女儿,而另一个是你的母亲,以便让你可以想想谁比较重要,看你所看重的是什么。
  • 软件工程师薪水知多少? 一提到高薪,人们的精神就会为之一振,我们放眼全球来看一看。哪个国家/地区薪水最高?软件工程师在哪里机会最多?不同软件工程师的薪水分别是多少?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