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从个人角度看可穿戴设备的发展趋势

时间:2018-11-29 作者:Brian Dipert 阅读:
IDC预计整体可穿戴市场的增长将在今年首次降至10%以下,而明年将重新获得两位数的增长,并且可穿戴产品也将从基本的低端设备向更高端的产品转型。鉴于整体市场的演变,我想用这篇特别的文章来说明,我家中可穿戴设备的使用情况是否反映了这一市场的大趋势。

很多读者可能记得,过去几年来我对可穿戴电子产品做了比较全面的介绍:有概念上的(历代Apple Watch);有从消费者角度介绍的(Moto 360Pebble Time Round智能手表);还有拆解的(包括Moto 360、来自微软Skechers的健身手环、两个Pebbles手表,以及其他一些智能手表型号)。随着我对可穿戴产品的持续报道,这一市场本身也在不断变化(可穿戴市场相当广泛,涵盖从Skechers GOwalk等基本的健步鞋,到Apple Watch Series 4等高级智能手表)。例如,EETimes上今年9月份的一篇文章《Wearables Market Hits Speed Bump(可穿戴市场撞到减速带)》指出,IDC预计整体可穿戴市场的增长将在今年首次降至10%以下,而明年将重新获得两位数的增长,并且可穿戴产品也将从基本的低端设备向更高端的产品转型。

鉴于整体市场的演变,我想用这篇特别的文章来说明,我家中可穿戴设备的使用情况是否反映了这一市场的大趋势。就我而言,首先我已经淘汰了我的Moto 360智能手表。早在2016年中期,我就知道(而且也写过)它将不会获得持续的固件更新,这可能是因为它是Android Wear阵营中唯一基于德州仪器SoC的智能手表。但是,当谷歌在8月底推出最新的Wear OS 2(真是令人困惑的命名,其前身是Android Wear 2)时,我决定拿出我在2017年1月以99.99美元购买的翻新版LG G Watch R作为其继任者。LG G Watch R——其正式产品名称是W110......,R代表“圆形(round)”,由于原来的LG G手表是矩形的(rectangular),这有点令人困惑——可以追溯到2014年底,但仍然有更新,这要归功于(我的猜测)所采用的Qualcomm处理子系统,它主导着谷歌智能手表生态系统。

作为提醒,我在这里晒出几张戴在我手腕上的Moto 360照片,它们来自我2015年中期对它的最初报道

wearable-1.jpg

wearable-2.jpg

这是LG G Watch R看起来的样子——显示屏关闭和打开,展示出LG提供的“红色”默认表盘:

wearable-3.jpg
wearable-4.jpg

这里有一个更清晰的“红色”视图,这是我用我的Google Pixel智能手机上的Wear OS app(内置截屏功能)捕获的截屏。

wearable-5.png

直到Wear OS 2,我对其用户界面一直颇有微词,因为它具有表盘更换功能,因此(恕我直言)“浪费”了两个易于滑动的方向(左和右)。到了Wear OS 2,谷歌又回到了我佩戴Moto 360所习惯的方式:长按暴露的表盘来实现它的更换,而四个滑动方向(再次恕我直言)就可以进行更有意义的操作。

从下往上滑动会显示通知列表,而从上往下滑动会显示高级“快速设置”控制面板:

wearable-6.png
wearable-7.png

从左向右滑动会显示 Google Assistant 信息列表:

wearable-8.png

从右向左滑动会显示Google Fit——现在已提升到在UI中显示,以适应健身正成为一项越来越重要的智能手表功能:

wearable-9.png

我的手表在Wear OS 2开始面向全世界升级的一周后得到了更新。起初我很担心,因为更新后的UI响应速度太慢,在某些情况下根本无法使用。然而,很快一切都安定下来。现在回想起来,这与我之前的一次Android智能手机OS重要升级或恢复出厂设置并从备份中恢复的经历类似。我可以想象将来的UI会比现在更快,特别是从靠语音激活的 Google Assistant 角度来看,但现在它还只是可容忍的水平。

有些人认为谷歌及其合作伙伴仍然使用28nm工艺的SoC有点过时了,但我更务实些。毕竟这类芯片的用量不大(英特尔很快就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它们需要在已经折旧的设备上生产,以保持成本可以接受。LG G Watch R的电池寿命仍然相当不错,这要归功于它的自发光OLED显示屏,这要比Moto 360的背光LCD更省电。我可以轻松地将充电间隔延长到几天,即使是让显示器持续点亮(经过几秒钟的动态更新后,它会切换到低功耗模式,从而每分钟只会更新一次指针位置)。

LG G Watch R采用Snapdragon 400单核阉割版作为处理器,我有一个潜在的预感,我可能会在即将到来的结婚纪念日之前买到一台基于四核Snapdragon Wear 2100华为Watch 2 Classic。如果我猜得没错,而且如果它在性能或其他方面相比我现在戴的手表有重大升级,我会作出报道。此外,就我所知,从性能的角度来看,最新最好的Snapdragon Wear 3100不过是一次例行的更新罢了,它的主要亮点是延长了电池续航时间,这要归功于它采用了第五个低功耗处理器内核,设计方法类似于arm的big.LITTLE架构

说到结婚纪念日……我妻子对可穿戴设备的需求是什么? 正如我之前写的那样,经过Pebble的简短实验,她最终选择了Fitbit Blaze。她有时候仍然戴着它,她特别喜欢它的睡眠和活动跟踪功能(出乎意料的是,与其他智能手表相比,其有限的通知支持对她来说还不错)。但她有时想要佩戴一只传统手表……同时又不想放弃她的睡眠和活动跟踪。

wearable-10.png

Fitbit产品系列多种多样(另一种说法是“过于复杂”,各有各的看法),有各种外形、显示或无显示可选,功能也各种各样。Flex 2对她过于简单,而新推出的Charge 3太宽,而且很像一只手表。另一方面,Alta产品系列恰到好处,HR(心率)版本正好带有她正在寻找的基于脉搏容积波的光脉冲传感器。

手腕上戴一只传统手表,Alta HR仍然可以放在它旁边(或另一只手腕上)。与Blaze一样,Alta HR也提供可互换的表带(这很重要,并且价格也高得离谱),包括金属、皮革和其他材料可选。她可以同时将Blaze和Alta HR与她的Pixel XL智能手机配对,随意选择其中一个作为喜欢的风格。

wearable-11.jpg

Fitbit's Alta HR

这就是Dipert家的可穿戴态度,至少是在2018年下半年的观点。你(和你家)的可穿戴设备使用情况又如何?请在评论中分享。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12月刊杂志文章。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