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你是不是“电脑狂”?

时间:2019-08-29 作者:Martin Rowe 阅读:
就像当了工程师以后,我们经常被称为“书呆子”或“极客”一样,“电脑狂”(gweep或gweeper)更是一群特殊类型的人──他们通常就是“书呆子”工程师们心中所认为的真正“怪客”。

当我在伍斯特理工学院(WPI)主修电子工程学(EE)时,学校里主修计算机科学(CS)的学生经常被称为“电脑狂”(gweep)。在那个时代,学校里的电脑教室以及一些地点都还在用古老的 VT100 系统终端机,例如在靠近邮筒的一个角落。

电脑狂们通常就是那些到了周六晚上还坐在那些系统终端机前敲敲打打的同学们,即使不是紧张的考试期间也常见他们沉迷其中的身影。因此,每当有其他系所的学生经过那些摆放电脑终端的地点时,就会提高嗓门而且故意拉长了E音节地嚷嚷:“GWEEEEEEP”!

Sweeper-F1-20190829.jpg
DEC VT100终端:你以前是用它来学会编程的吗?(来源:EE Times)

就像当了工程师以后,我们经常被称为“书呆子”或“极客”一样,“电脑狂”(gweep或gweeper)更是一群特殊类型的人──他们通常就是书呆子工程师们心中所认为的真正“呆子”。在我的大学生涯中,WPI开始实验性地试用新的工程课程,要求工程系学生必须完成一项研究计划以及通过大型工程考试才能毕业,而不一定要像以前一样完成特定的学分。因此,你可以随心所欲的选修一些自己喜欢的课程,而且只要完成了研究计划,你就能毕业了。

这和以前的情况大不相同,为什么发生如此的变化?

当时有些学生,通常是计算机科学系的学生,总喜欢把所有技术类学分都选择编程领域的课程。但学校其实要求学生必须选修五个人文课程,以及完成一项该领域的研究计划。因此,电脑狂们对于所有的编程专业知识可说是了如指掌,但在其它方面的眼界却十分狭隘,对于如何用自己的技能来解决问题经常是毫无头绪。

Sweeper-F2-20190829.jpg
真正的电脑狂是不抽烟的,它令人无法专注地编程。(来源:EE Times)

而主修EE的学生们通常还会选修一科(些)编程相关课程,使其得以获得更广阔的视野,而且也学会如何经由电脑编程来解决实际的问题。但主修电脑科学的学生由于多方面受限,使得学校后来只好要求学生们在必修课程外,减少选修一些技术类课程。如同大部份的电子工程系学生一样,为了拓展学习领域,我也主动选修了一科编程课程 FORTRAN ,但当时并不是很喜欢。我觉得实际的机械工厂更适合我。

因此,一开始就选择主修EE当个电子工程师,最大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轻松地转战其它技术领域。你不但可以改行做编程,也可以跨界至机械设计、光学、半导体、物理学等各个领域。但主修CS的电脑工程师能吗?

(原文刊登于ASPENCORE旗下EETimes网站,参考链接:Are You a Gweep?,由Susan Hong编译。)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Martin Rowe
"EE Times/EDN资深测试与量测技术编辑。Martin Rowe在《测试和测量世界》担任技术编辑和高级技术编辑达20年,其中包括担任EDN Design Ideas编辑三年。在此期间,Martin的报道涵盖了大部分的技术和公司,包括台式仪器,如示波器、仪表、信号​​源及其应用。他最喜欢这些仪器的应用包括高速信号测量、基本测量(电压/电流/功率)、校准和EMC/EMI/RFI。所有这些都直接适用于连接器和连接性能。从2004年到2012年,为了了解工程师是如何进行测试的,Martin访问了多家公司,包括Bose,DeWalt和Tyco Electronics(现为TE Con​​nectivity)。 让Martin出名的还有他的音乐——他写了六首描述工程师生活的歌曲。这一切始于2006年的“测量蓝调(Measurement Blue)”,证明了任何事情都能用蓝调写出来,连接器都成了Martin的歌。 “Below a GigaHertz”这首歌向那些还工作在1GHz以下信号的工程师致敬,他们是古老历史的见证者。 Martin曾在IEEE EMC Symposia上现场演出了“The Measurement Blues”和“The Lab in the corner”。 Martin拥有伍斯特理工学院的电子工程学士学位和宾利学院的MBA学位。"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大学理工科系对于AI浪潮的准备充分吗? 大学理工科系对于AI浪潮的准备充分吗?在专家都不一定能清楚解释神经网络如何运作的如今,如何能让学生们了解这种最新技术?
  • 5G工程师平均月薪1.5万,算高吗? 在5G商用加紧布局的当下,激烈的竞争使得各个城市和企业对于相关人才的需求更为迫切,5G人才的需求出现爆发式增长。近日,智联招聘执行副总裁李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19年第三季度,5G行业岗位数需求增长为800%,但是投递人才只有150%,“这当中有大量人才缺口”。
  • 科技人才培养中,理工教育被过分强调了? 是的,这个世界需要更多人精通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编按:也就是所谓的「STEM」,或者台湾读者们熟悉的「理工」),但是我们对理工科系人才的急迫需求已经僵化成了「教条」,这对任何人都不是好事,包括科技业者。而随着理工技能变得越来越「高尚」,非理工技能的重要性不仅被最小化、甚至是被贬低。
  • 做射频IC是否需要模拟IC的基础? 最近某网友在知名网络社区提问:我是学模拟的,身边同学都偏射频,但是发现互相不太能讨论问题。之前认为模拟应该是射频的基础,现在感到甚是疑惑。做射频IC是否需要模拟IC的基础?
  • 10岁小工程师的大发明 时间追溯到1965年,那时候我做的东西外观是一个看起来有点像老式麦克风、外面布满小洞的小硬纸盒,装在我关闭着的卧室门旁边…
  • 给即将毕业的工程师们10个建议 毕业季的到来,对于即将毕业并踏上崭新职涯的工程师们不免有些疑问与不安,因此,Silicon Labs(亦称“芯科科技”)首席执行官Tyson Tuttle先生近期获邀参加约翰霍普金斯大学Whiting工程学院的毕业典礼演讲时,便以自身在半导体行业多年的工作经验,整理出十个建议及工作要点提供给即将毕业的工程师们作为参考。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