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ssandra Nardi是铿腾电子科技(Cadence Design Systems)车用解决方案软件工程小组总监,也是电路与系统国际研讨会(ISCAS) 2018年产业委员会成员,并受邀在2017年ICCAD大会上展示她在汽车应用方案上的研究成果。

Nardi相信提倡多元化有其重要性,但也提醒,有时候立意良善的策略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甚至会恶化那些策略试图改变的行为。以下是EE Times“科技界女性:坚持不懈的身影”专题报导与她的访谈记录:

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最自豪的成就是?

我于2013年4月加入Cadence担任电源完整性(Power Integrity)解决方案的研发主管,这对我来说是全新的挑战;七个月内,我们推出了新的工具,即Voltus IC电源完整性解决方案,其速度比现有的解决方案高出10倍。

虽然在我加入之前,大部分开发工作已经展开,但是我们离结束编程、确立准确度和执行基准,并获得客户参考的目标还很远;这个团队也正面临转型,当时我们快速地找到了新的人才,进行组织重整。从旧工具发展到新工具,其回归标准(regression criteria)必须更加严格,才能满足客户的期望,而在时间受到压缩的情况下如何达成目标,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挑战。

我很自豪能快速地进入状况、获得客户和团队的信任,并且与重要团队成员建立关系、做出正确决策,在结束编程且符合严格的准确性标准时,仍能加速地达成目标。这绝对是充满压力的,我不知道我是否会想再做一次,但是当我回头看,这对于我和团队来说是一个伟大的成就。

成为一位顶尖工程师或是公司高层并非偶然;请问您选择专业领域的动机为何?您是否一直朝着既有的目标前进?是否曾改变方向?是否预期在未来会有改变?

我有许多热情,我喜欢胜出和与众不同,可以从很多方面来说。我不能说我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但事实上,我百分之百确定未来要成为一位教授,所以我决定到产业界先工作几年,获得更多的经验;可是我后来迷上了工作。工作对我来说很有趣,我可以藉由工作推动技术和项目,并且让客户成功;我得到机会改变了我的工作角色和目标,让我知道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并且让我变得与众不同。

我喜欢获得技术能力和学习新事物,我也非常相信人际关系。结合这两方面,你可以建立起自己的信任和信赖感,向客户推销产品而不理解和关心他们的需求是很难达到成效的。如果你真的与顾客建立好关系,你可以平衡双方的利益,并确实地提升产品技术水准,这些是驱动我前进的动力。

至于未来,我非常满意我们在汽车应用以及其他新领域的努力。我可以预想更多未来的应用,理想上能带来社会影响,但这只是一个假设,而不是一个计划。某天能够向你的孩子解释你的工作具有重大意义,将会是很棒的一件事!

在工程领域中,女性仍是少数族群;无论是对或是错,男性与女性之间的一些差异仍然是科技产业男多女少的原因之一;而在让您自己的表现与成就在这个环境中能“被看到”,您面临的挑战是什么?您如何克服这些挑战?

我认为大部份的时候可归咎于潜意识的偏见,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这样。我们觉得雇用与晋升与我们类似的人,以及和他们在一起相处时会比较舒服;而这种情况通常不利于女性。女性在晋升到中阶管理层的过程通常相当顺利,但若要晋升到高阶主管阶层时,有时很难被发现和获得肯定。

如果你有支持者,确实能帮得上忙,但是当得不到支持时,我的作法就是做好工作,表现出主动积极的态度、建立好关系、帮助他人成功,并且保持很大的耐心。在某个时间点,有够多的人看到你的影响力、你的热情,他们便明白能善用你的能力。但麻烦的是,我真的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说正经的,除了热情和毅力之外,你还需要一点运气,并注意时机去抓住机会。妳需要在正确的时间与地点,遇到合适的人或参与正确的项目。

引用爱因斯坦的话:“人生就像骑脚踏车,要保持平衡,你必须不断前进。”事情的发展往往不会如你所预料,但你只要学习并建立新关系,至少在自我方面努力成长,早晚将会在对的时间到达对的地方。

您在发展职业生涯的过程中,是否有一个模范或是导师?他们的指导或是人生经历为您带来了哪些帮助?

当我思考这个问题时,脑中浮现出不少人,他们对我来说都代表不同的意义。Anirudh Devgan是我在一些项目或是产品开发部门的经理(一级或二级),他展现出一位信任属下的领导者如何透过授能领导让属下增强能力。他的方式是告诉属下:“将这份事业当作是自己的,有任何需要尽管通知我”,这让我了解那些是对我有用的、而那些对于别人是有帮助的。

我很幸运地碰到两位正直与值得信任的学习典范,一位是Magma Design Automation的副总Ed Huijbregts,另一位是Cadence的副总Raja Tabet。作家Simon Sinek在TED演说中提到“为什么伟大的领导者会让你感觉可靠”;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支持我,帮助我看到自己的长处,并让我思考“成长后我想做些什么。”

我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当交换学生时,Alberto Sangiovanni-Vincentelli是我当时的导师,他也是Cadence的共同创办人,对我的影响相当深远。关于他,我有许多可以谈的,但我总结成一段话:无论你目前在哪,当你和他谈话或是一起工作时,你觉得自己仍然有许多要努力的地方,这能让你随时保持头脑清醒,并将标准提高。

还有我的许多同事、朋友与客户,他们并不一定是资深的导师或是模范,但他们常常毫不留情地指证我的缺失,并理智地帮助我正确地进行评估,友善地支持我,并带我出去喝喝咖啡,这些人生导师每天会出现并帮了我不少忙。

女性通常会面临家庭需求与事业成就两头烧的责任,您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我不确定我是否成功地取得平衡。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六岁、一个九岁。我每天往返伯克利与旧金山,我喜欢我的工作,但我总是觉得有什么事情被忽略掉了:与家人相处的时间、工作上的责任、运动时间,和甚至只是放松一下(多好的想法!)。

我先生和我不得不互相妥协,就像我开玩笑地抱怨他一样,他一直非常配合并且支持我。虽然没有明确地讨论过这些事情,但我们两个都很满意目前的工作,尽管我们都知道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这确实很像在走钢索。

您认为要鼓励女性投入科技领域、追求更大成就,有什么是应该做的?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有很多地方可以讨论,但我不觉得我知道答案;有些方式能达到,但是有时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我举一个个人的例子:如果举办一场二年级学生的写程序观摩户外教学,只允许女孩子参加,但这会让以往没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男孩们疑问,为什么女孩需要特别的照顾,因此也会被感受到的差异永远存在。我认为我们目前还没有答案,但我相信我们试着透过各种方式鼓励女孩投入科学领域的方向是对的。

在此同时,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认为这个问题只会影响到成年女性和女孩子们,男人和男孩子们也需要被教育,除了教导女性成功之道,也应该改变一些对男性的刻板印象,例如男性不应该从事行政助理、护士、家事清洁等工作。男性潜意识的偏见也需要改变,他们总是认为女性的技术能力不可能很强、无法成为优秀高阶主管,或者很难在表现果决态度的同时不刻薄。

我并不是主张男人和女人要变成一样,两性本就不同,这实际上是生活乐趣的一部分;研究显示,各种形式的多元化能强化组织的力量。我的观点是,女性只能做很多事情来让自己进步;我们需要组织和社会文化的变革。

来自导师/工作伙伴的证言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机信息工程系教授Alberto Sangiovanni-Vincentelli (Cadence共同创办人):

Alessandra在1999年从意大利帕多瓦大学(University of Padova)到伯克利当交换学生时我就认识他了,她在我的小组中进行研究工作,直到2003年。在那段期间,Alessandra展现出与众不同的适应能力,并让自己做的事变得更好。虽然她从事半导体制造业,但是她能够开发出一种新的逻辑合成(logic synthesis)方法,在ASIC设计流程的第一步就将制造端相关的层面纳入设计。

当他2003年离开伯克利到Magma Design Automation工作时开始培养与不同客户与内部研发人员沟通的能力,进而建立创新的策略与方法,以及工具和流程方面的的规范。她现在任职于Cadence,公司正朝车用领域发展,她为公司建立了功能安全和可靠性的整体发展目标。她接触合作伙伴、研究团队和内部研发团队,合作建立了一个完整的流程,并得到高阶管理层的支持。

为了说明她是具有决心的人,我想提一下她在伯克利足球队担任后卫时的事迹:她只有5呎4吋,但是她能够猛烈的阻截身高6呎4吋的Luca Carloni (他当时是我的一位学生,现在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把他撞飞。

Cadence执行副总暨数字签核与系统验证部门总经理Anirudh Devgan:

我在2005年于Magma任职时就认识Alessandra,当时她也在Magma任职。之后,她在我底下负责SiliconSmart产品线,她具备优异的工作能力,能与客户和内部研发团队合作出独特的解决方案,融合科技人的观点与客户要求。作为科技业杰出女性的代表,我认为她当之无愧。

Synopsys研发部门总监Ed Huijbregts:

Alessandra跟我是Magma Design Automation的同事;她擅长了解客户的问题,然后配合公司的研发人员帮客户找到解决方案。她对技术方面有深入的了解,并知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她工作勤奋与精力充沛,在工作上让人感到友善与愉快。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在投身新的领域时,能快速地学习相关知识,并以惊人的速度拟定出工作概要并设定出方向。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媒体;编译:Weili Lin)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