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自动驾驶进步的代价是“死亡”?

时间:2018-03-22 作者:Junko Yoshida, EE Times首席国际特派记 阅读:
Uber自动驾驶车日前撞死了一名穿越马路的行人,针对这起首度涉及自动驾驶车和行人的致命车祸,有人认为,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代价就是「死亡」…

根据坦佩市警方指出,初步的调查显示,这部肇事的Uber自动驾驶车经确认为2017年款富豪(Volvo)休旅车XC90,当时正以「每小时40英哩(约60公里)」的速度行驶。

警方在记者会上指出,他们发现当这部Uber在靠近牵着自行车穿越街道的行人时,「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

这起事故可说是美国首次涉及自动驾驶车与行人的致命车祸,至于是否可能因此引发自动驾驶技术竞赛的脚步放缓,目前还不明朗。

004ednc20180322
Volvo XC90:Uber在去年11月向Volvo订购了24,000部自动驾驶车(来源:Uber)

然而,这起事件在社交媒体论坛上引发激烈讨论。LinkedIn上的一位投资人认为,人类文明进步的代价就是「死亡」:「我们可能失去了一个人但得以拯救数千人;这就是所谓『可接受的损失』(acceptable casualties)」。一位保险分析师则将这起事故视为一种异常且令人不情愿面对的危险,他说:「…你很清楚可能遭遇酒驾的司机、汽车爆胎失控,以及一连串车子行驶于道路时的各种危险,因为这些都是人们在开车时会发生的情况…但到了自动驾驶车,没人想到还要面对这些问题。」

这一悲剧注定会影响消费者对于自动驾驶车的看法,更重要的是,美国华府(Washington, D.C.)正就自动驾驶问题展开讨论。

VSI Labs创办人兼负责人Phil Magney说:「这起事故发生的时间,正值自动驾驶法案(AV START Act)等待美国参议院(U.S. Senate)进行最后审批之际。」他解释说,美国众议院(House of Representatives)在2017年7月27日还通过了另一项类似的SELF DRIVE Act法案。

Magney质疑,「参议院的反对派可能利用这次的事故,作为自动驾驶车仍然过于危险的『证据』。」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and Safety Administration,NHTSA)和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NTSB)都被委以重任,针对最近这起Uber事故展开查。Magney警告道,「在NHSTA和NTSB发布调查报告之前,任何的结论都为时过早。他在谈到新的法案时指出,「政客们可不想在听取调查报告之前针对SELF DRIVE Act法案进行投票。」

影像证据

根据警方指出,装配在Uber车辆上的多支摄影机提供了有力的「影像证据」。警方说,这段画面拍摄到了「多个角度」,清楚地显示「Uber司机,以及车辆的前方和外面」。不过,由于这个案件正在调查中,这段影像证据并不会对外提供。

同时,Uber已经在本周一(19日)宣布,将暂停在凤凰城(Phoenix)、匹兹堡(Pittsburgh)、旧金山(San Francisco)以及加拿大多伦多(Toronto)等地的自动驾驶车路测活动。该公司并表示将全力配合警方调查。

Magney除了提醒大家不要急于作出判断,也指出,「问题的关键应该在于自动驾驶车是否真的能比人类驾驶更安全?」

事故现场

这起致死意外发生在美西时间3月18日晚上10点左右,地点是在坦佩市的Mill Avenue和Curry Road两个路口附近。当时,Uber自动驾驶车向北行驶,撞倒了一名牵着自行车的妇女,她在送医后宣告不治。事发当时她正在穿越街道,但并未走在行人穿越道上。

Magney说:「Mill Avenue是一条双向道路,南北双向分别都有两线车道,右侧还划有自行车道。我不确定速限是多少,但我猜大概40+mph左右吧!」

005ednc20180322

这起意外是在3月18日晚上10点左右,发生在Mill Avenue和Curry Road道路附近。当时,Uber向北行驶,撞倒了一名牵着自行车的妇女。她当时正由西侧穿越街道,但并未走在行人穿越道上

Uber自动驾驶车(AV)当时应该是在车道内并依据速限范围行驶。Magney说,从这个例子来看,Uber不仅配备了AV传感器和软件,车内还有人类驾驶可以随时踩剎车或控制转向。虽然具备了所有的条件,但车子还是撞到了行人,因此,Magney只能假设说「事故难以预测,或者是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由于Uber AV配备了多支摄影机、雷达和光达(LiDAR),因此,Magney相信「调查人员应该能看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并补充说,「他们将能够看到Uber AV或人类驾驶需要多少反应时间。这毕竟和其他车祸不同,自动驾驶车应该能够快速提供有关这次事件的所有信息。」

需要新的道路规则?

总部位于巴黎的AutoKab执行长Carlos Holguin认为,以当今的道路规则来看,自动驾驶车不太可能实现完全安全性。Holguin说,安全归结于「速度与风险之间的权衡」。

在他看来,问题就在于:Uber、软件设计师、亚利桑纳州以及州长对于安全的看法是否过于轻率,或者是太热衷而「将人群视为白老鼠」?他指出,每个人,不只是Uber,「都应该退后一步,想想看驱动这些车辆的软件是否运作正常。」现在是该「审慎评估以避免再次发生致命事故的时候了」!

AutoKab是一家致力于「为商用车队开发安全自动化」的新创公司。Holguin本身是高度自动化车辆安全和城市整合方面的专家。他同时也是2011年全球首次在公共街道实现自动化试行服务的法国开发团队成员之一,之后并继续参与第二、第三与第四个试行计划的安全指标定义工作。

针对社交网站上有关「可接受的损失」、「牺牲一人而能拯救数千人」等评论,Holguin并不认同。「如果要以此论点为名,我的立场是从能不能接受失去自己所爱的人来看。」Holguin说:「这我没办法。」他进一步解释,借着「文明进步」的名义而牺牲自己的孩子、配偶或父母,应该没有人能接受。

为什么没做第三方测试?

许多技术专家断言,自动驾驶车由于加载了所有的传感器技术,使其得以较人类驾车更安全。

但是,我们如何得知每一部自动驾驶车都很安全,而不必进行严格的第三方安全测试?

针对如何规范自动驾驶车,无论是在硅谷(Silicon Valley)的科技公司还是底特律(Detroit)的传统汽车制造商,都避而不谈这个问题。至今,公共部门也将自动驾驶车的安全问题交由私营企业来决定。有关安全的问题,消费者在很大程度上只能相信汽车经销商的话,就像我们一直相信把个人隐私交给Facebook和Twitter一样…

Holguin说,自动驾驶车亟需第三方测试。但他解释说,政客们也必须接受训练,才能在「交通部(DoT)技术人员设计程序的协助下,设计出规定自驾车通过测试的法规」。

Holguin补充说,「现在并不是交通运输业才刚起步的1920年代。我们身处21世纪,在打造更安全的交通运输方面已经累积一世纪的经验了。」

因此,他总结道:「因为自动驾驶车还很新,偶尔会发生致命意外」这样的借口,并不能成为让自动驾驶车「典范实践」(best practice)行动喊卡的理由。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媒体EETimes,参考链接:Is Robocar Death the Price of Progress?;Susan Hong编译)

20160630000123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