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讯飞AI同传造假?竟是用语音识别冒充的!

时间:2018-09-21 作者:网络整合 阅读:
近日,知乎网友Bell Wang揭发了科大讯飞在9月20日国际会议中心用语音识别当作同传AI的行为。并称:“这个会是直播的,然后呢,科大讯飞就用语音识别把我们翻译的中文做成文本,再用机器人的声音读出去。呵呵,是不是非常无耻啊……”

机器翻译在重大场合犯错其实不是一次两次了,比如腾讯AI同传在博鳌“翻车”、搜狗以及科大讯飞等都因为机器翻译闹出过笑话,但大企业仍然乐此不疲,前仆后继投入 MT (machine translation 机器翻译)的研发。

但与翻译不当或出错误不同的是,科大讯飞近日被爆出在会议现场同传作弊。

讯飞在玩真同传假AI?

昨日,知乎网友Bell Wang发表了一篇《科大讯飞,你的AI同传操(qi)作(zha)能更风骚一点吗》,揭发了科大讯飞在9月20日国际会议中心用语音识别当作同传AI的行为。并称:“这个会是直播的,然后呢,科大讯飞就用语音识别把我们翻译的中文做成文本,再用机器人的声音读出去。呵呵,是不是非常无耻啊……”

文中称其9月20日一早来到国际会议中心,为2018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IEID)的高端装备技术与产业分会做现场同传。

这个会场的大屏幕被分为了三个区域,中间是分会场的名字和介绍,两边则是演讲嘉宾的PPT,PPT下方有字幕,左侧是中文,右侧是英文,两侧的字幕上方都带着讯飞听见的logo,让人觉得这些中英文都是讯飞的作品。

027ednc20180819

第一位嘉宾是日本科学院院士福田敏男(Toshio Fukuda)教授,日式英语非常的酸爽,讯飞听不太懂,因此右侧屏幕英文的语音识别只好随心所欲的往上加读音差不多的词,正常人并不能看懂这段“英文”到底是啥。

028ednc20180819

但是左侧的中文,表达清晰,用词准确,简直流畅到逆天啊!

029ednc20180819

这讯飞听见是怎么在听不懂英文原文的情况下,如此流畅的翻译出日本教授的英文演讲呢?难道这个AI会读取意念吗?

当然不,据Bell Wang在文中表示,所有的中文翻译,都是其女搭档现场翻译的,讯飞是用语音识别把他们翻译的中文做成文本,再用机器人的声音读出去。这里压根没有人工智能翻译,都是人类智能翻译。

但由于讯飞没有明说“是我们的AI同传”,因此Bell Wang与女搭档并没有公开说出“本次翻译由同传译员Bell Wang提供”。

但当天下午,女搭档却发现,这个会议在知领直播的页面上,写明了科大讯飞的“智能翻译”,而且知领直播中的同传,是把他们二人的同传翻译,换了一个机器的声音读了出来!

030ednc20180819

愤怒的Bell同学忍不了了,决定录下来揭发讯飞。由于视频直播有延迟,他完整的录下了女搭档和知领直播中的那个机器人的声音。

这段视频中,演讲嘉宾说可以挖掘数据,然后放入图表,女搭档翻的是”I can mine this data and put it in charts”,但讯飞错误的识别成了”minus data”和”put it in charge”,之后,视频直播中的机器人毫不犹豫地按照错误的识别文本读了出来。

直播中的那个“智能翻译”完全是按照识别出的女搭档说的话来读,读声音的机器人也没有断句。

现在,我们可以梳理一下科大讯飞“AI同传”是怎么一回事了:

嘉宾说话

人类同传译员翻译,说出译文

讯飞识别人类说出的译文

译文被投放到屏幕和直播中,直播中投放语音合成的人声

所以,“智能翻译”压根不存在,机器识别人类说出的翻译,再用机器声音说出来,这怕不就是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一直在说的“人机耦合”吧?

讯飞并非初犯

其实,讯飞去年也曾被爆出在会议现场同传作弊。

去年,科大讯飞公司频频加大对自身一款名为“晓译翻译机”产品的宣传力度,打出“同声传译终结者”的噱头。在各种推波助澜下,一篇题为“同声传译即将消亡”的宣传文章刷爆了微信朋友圈。

025ednc20180819tu

看到这样措辞的文章,自然引发许多同声传译工作者的不满,随之讯飞公司被一位翻译工作者曝出,在此前的机器同传工作中用人工冒充机器的作弊消息。

026ednc20180819

据这名翻译提供的信息显示,科大讯飞的作假方式就是在大型会议上,表面上看现场使用的是讯飞的机器同传,实际上讯飞机器起到的作用只是把现场译员的话识别出来实时发到屏幕上而已。

面对质疑,科大讯飞总裁刘庆峰也曾对“讯飞的翻译机已经接近同传翻译水平,未来会取代同传职业”的争议做出回应。

他说:“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要取代同传的职位,现在讯飞的翻译机达到的水平是大学英语六级,它的作用是帮助我们的用户在出国旅游、找饭馆时起到日常交流的作用。至于同传级别的翻译,那是专业人士做的,我想即使是专业八级的人也不一定能保证说自己就具备了同传的水平。”

讯飞一直努力的,是希望通过语音转写和翻译技术帮助同传提高工作效率、减少失误,形成人机耦合的同传新模式,并不是去替代同声传译。我们的翻译机能够帮助人们在一些场景处理语言交流的问题,但距离会议同传以及高水平翻译所讲究的信、达、雅还存在很大的差距。”

机器翻译仍处于初级阶段

业内人士表示,在大型国际会议上使用机器同传主要有两大难点。

一是国际会议同传是语音识别和文本翻译的结合,会场噪音、每个人的停顿语气词等语音信号会对后面的翻译产生影响。

二是会议对于及时性要求很高,不可预知情况很难控制,很难给机器足够的自我调整时间。要解决机器翻译对未知困难的自适应性,相对较难。

但同时专家也表示:“机器翻译类似于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孩,有可能成长为一个拥有和人类智能类似的‘人’。过去几年,深度学习的普遍应用让更多的研究者和企业有了开展机器翻译的机会。我希望大家能多些耐心,不要一味地教这个小孩过多的算法,而应该耐心地让这个小孩能多接触不同情景,发掘其自身潜力。机器翻译和人工翻译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不久以后机器可能会代替一些不专业的翻译者,但是专业的翻译者很难被替代。”

 (综合整理自知乎网友Bell Wang原创、量子位、观察者网)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