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软件大厂纷纷裁员,也许程序员应该转行硬件,比如模拟?

2024-06-19 17:06:19 BIL​​L SCHWEBER 阅读:
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那些顶级编程公司纷纷裁员,现在轮到我自以为是地给出建议了。我对许多未得到充分发挥的程序员的建议是,他们应该考虑转型到模拟设计和调试领域···

就在几年前,疫情的时候,许多主流和传统的普通工作岗位上的人因各种复杂的原因而被解雇。有很多从事服务业、零售业、产品安装和维修业以及基础生产线的人员被告知公司不再需要他们了。2uiednc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软件开发人员(或者说“程序员”)的需求量很大,他们要支持数字商务基础设施、新兴的人工智能应用、远程工作转型等。谷歌、苹果、Meta(Facebook的母公司)和亚马逊等知名公司似乎都位列其中。2uiednc

许多编程工作都是居家办公的,或者附带福利,例如公司提供的午餐、清洁服务、健身房使用权、宠物看护、带有乒乓球桌的娱乐区等等……2uiednc

2uiednc

图1:许多软件开发人员整天都在看着屏幕上的一行行文字,但生活中是否还有更多内容?来源:Unsplash2uiednc

让那些失去非编程工作的人更加痛苦的是,软件行业的人经常说,新失业者应该“学习编程”,这样他们就能有一份稳定、安全的工作,而不是从事那些正在萎缩的领域。这种不受欢迎且不必要的建议往往带有浓厚的自以为是的态度。如果每个人都在编程,那么谁来修理你的车或做水电工作呢?2uiednc

好吧,时代在变化,就业市场也在变化,一直都是这样的。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那些顶级编程公司纷纷裁员。许多被解雇的员工都表示震惊,比如“这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们是不可或缺的。”2uiednc

《华尔街日报》最近发表的两篇文章提出了一些有趣的观点。第一篇题为《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生面临更少机会》(Computer-Science Majors Graduate Into a World of Fewer Opportunities),文章指出,根据技术贸易协会CompTIA的数据,截至2024年4月,以编程和编码为中心的技术职位招聘数量从2019年每月平均约30.8万个下降到每月18万个。2uiednc

第二篇文章《科技工作者为迎接人工智能热潮整装待发》(Tech Workers Retool for Artificial-Intelligence Boom)指出,许多专业人士正在参加人工智能快速更新的课程,以提升他们的简历质量,为即将到来的下一波招聘潮做好准备。然而,许多这样的机会还没有出现。2uiednc

现在轮到我自以为是地给出建议了。我对许多未得到充分发挥的程序员的建议是,他们应该考虑转型到模拟设计和调试领域。如果你除了计算机科学之外还拥有一些技术和科学背景,那么转型是可能的。2uiednc

尽管有人认为“软件正在吞噬世界”,但现实是软件需要硬件来与之交互和运行,这意味着最广泛、最实际意义上的模拟。在用于运行所有软件的处理器和网络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真实、绝对不可避免的模拟功能、组件和设备构成的世界。2uiednc

其中包括物联网节点、传感器和前端、执行器(包括电机)、测试和测量仪器、电路板和连接线、线路驱动器/接收器、电机驱动器、物理层有线/无线链路、MEMS器件、射频功能、电源和系统、EMI、噪声、极端温度……这些只是部分清单。只要我们所知的物理定律仍然存在,这些角色和功能就不会消失。2uiednc

具有编程经验的人可以在这些领域做出贡献,并且仍然专注于键盘工作,甚至不需要亲自动手,如果他们关心这一点的话。例如,需要使用分析、仿真和建模工具,如Spice、MATLAB、LabView、Analytica、Mathematica或COMSOL,以及许多其他高度专业化的软件包。2uiednc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例如研究寄生效应和热效应的细微差别,将集成电路工艺与设计联系起来,执行可制造性、产量和可靠性计算,将模型与实际的物理集成电路、电路和系统联系起来,等等。2uiednc

2uiednc

图2:从事模拟相关项目的工程师进行现实世界的建模、仿真等,例如此电路板的布线。来源:Advanced Circuits2uiednc

几年前曾有一段时间,专家们宣称,或者至少是暗指,“模拟”已死,因为随着软件的发展壮大似乎要取而代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对的。例如,PID控制器的全模拟控制回路被通过数字和基于处理器的设计实现的控制器所取代;网络从基本的RS-485连接发展到多种版本的以太网。2uiednc

但广阔的模拟世界将永远伴随着我们。对于那些拒绝接受模拟概念的程序员,我想说的是:考虑做一个个人的数模转换吧;在现实世界中,你没有什么可害怕的,而且还有很多事情会让你兴奋不已。考虑到所需的技术和工艺,你可能会发现它更实在、更令人满意。2uiednc

计算机科学工程师能否实现这种转变?他们是会坚持下去,还是只会将其视为职业生涯中的一次不愉快的小插曲?或者,我的建议只是基于我自己对模拟世界的迷恋而产生的偏颇想法?2uiednc

(原文刊登于EDN姊妹网站Planet Analog,参考链接:Maybe coders should learn to love analog? Could they?,由Ricardo Xie编译。)2uiednc

责编:Ricardo
本文为电子技术设计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如果之前是因为没有硬件可做了,才纷纷去做软件。
    软件到了山穷水尽做不下去,还想转行硬件,哪有?人类在新硬件即新材料遇到了瓶颈。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