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IC设计业准备靠比特币与AI赚大钱

时间:2018-04-13 作者:Alan Patterson, EE Times美国版驻台特 阅读:
众多台湾芯片设计公司,都看到了市场对ASIC的需求有增加的趋势,动力来自于系统业者希望能差异化其虚拟/加密货币以及AI产品,以提供更高的效率。

包括IC设计服务业者创意电子(Global Unichip,GUC)在内的众多台湾芯片设计公司,都看到了市场对ASIC的需求有增加的趋势,动力来自于系统业者希望能差异化其虚拟/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 mining)以及AI产品,以提供更高的效率。

虽然AI市场具备长期潜力,创意电子表示,该公司到目前为止的ASIC需求主力来自于比特币采矿设备;该市场的厂商正在尝试自己开发芯片,而非利用现成的GPU。创意指出,客户发现,GPU只有效率还不够。

比特币采矿快速崛起,成为包括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TSMC)以及该公司生态系统中其他公司的热门生意;创意的客户比特大陆(Bitmain),就是一家来自中国大陆的比特币采矿芯片设计私有企业,并经营自己的采矿业务。根据顾问机构Bernstein Research的估计,比特大陆2017年获利达30~40亿美元规模。

新崛起的采矿设备供货商积极投资这波热潮,而现在的焦点是开发更多客制化机器,以提供更大效益。「现在GPU被AI市场当成ASSP使用,」创意电子资深处长朱伟涛(Lewis Chu)在接受EE Times访问时表示:「但AI是关于大数据、算法,如果大家继续使用ASSP,意味着他们的算法会很类似,很难做到差异化。」

朱伟涛表示,如果Amazon与Facebook继续使用现成的芯片,可能没那么容易实现其专有技术:「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数据中心会想自己开发ASIC,这会是一种趋势。」

芯片设计业者能帮助降低设计客制化芯片的风险;目前16奈米到7奈米制程的ASIC芯片设计成本约在1亿美元到4亿美元之间。如果芯片设计失败的风险很高,大多数公司无法承担将品牌打在芯片上的成本,特别是如果芯片的产量不能超越200万颗,就是一个失败的提案。

就算如此,AI芯片设计这门生意看来还是不错;根据市场研究机构Semicon Research估计,AI语音控制装置ASIC初始设计案(design starts)在2016~2021年间的复合年平均成长率(CAGR)可达到20%,几乎是同时间整体ASIC初始设计案CAGR 10.1%的两倍。

从台积电独立的创意电子去年业绩成长31%,目前仍然只与台积电合作;创意电子在台湾的竞争对手智原科技(Faraday Technology)则是由联电(UMC)独立的设计服务公司。智原表示其ASIC业务占据该公司整体业务约三分之二,其他台湾芯片设计业者如联发科(MediaTek)与世芯电子(Alchip Technologies)也在抢ASIC市场商机。

联发科技是在不久前发表ASIC新产品,即一款56G serdes硅智财,已经过7奈米FinFET制程验证;联发科的56G Serdes是以DSP为基础的高性能解决方案,该公司表示该产品能达到最高等级的功效、性能与芯片占位面积。透过开发7奈米与16奈米硅验证IP,联发科表示该芯片能很容易整合到尖端产品设计。

联发科的ASIC设计服务与产品系列,涵盖一系列包括企业与超大规模数据中心、超高性能网络交换器/路由器还有运算等应用,以及需要相当高带宽远程互连的4G/5G基础设备、AI/深度学习等创新运算应用。

比特币采矿

创意电子是在2015年接到第一笔比特币ASIC生意,而到了2016下半年,该业务随着比特币的价值升高而蒸蒸日上。创意表示,比特币采矿对ASIC的需求在全世界各地仍然强劲,不过该公司对比特币业务抱持谨慎保守态度,因为预期该市场的规模会非常仰赖加密虚拟货币的价格,如果价格急遽下跌就会终结比特币采矿市场。

创意电子投资人关系项目经理Nicole Chan表示,在中国,1比特币的采矿成本约2,000至3,000美元,只要比特币的价格一直高于该成本,采矿业务就会持续存在。她表示,去年创意有不少比特币客户的业务成长,目前该公司最大的比特币采矿业务来自于比特大陆;而尽管已经是市场领导业者,比特大陆仍然朝更先进的技术发展。

根据创意电子表示,最近也有一些来自俄罗斯的业者想制造比特币采矿设备,尽管俄罗斯政府在该国国内禁止这种业务;中国也停止了国内的比特币交易,不过全球大多数比特币采矿设备制造商来自于中国。

而因为累积了许多比特币采矿芯片的设计经验,创意表示该公司已经建立了一套标准运作流程,能缩短交货期;利用网表(netlist),能快速进行性能评估。此外创意表示他们有时候会在潜在客户中,筛出缺乏先进技术或健全财务信息的公司;Chan表示:「我们会评估其设计效率,比特币芯片的效益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评估指标。」

朱伟涛是执行潜在客户筛选的关键人物:「每一年我们能完成约30件NTO (new tape out,新IC投片),在未来,7奈米设计会需要更多资源;」他表示,相较于28奈米设计,对内部资源的需求将成长到十倍之多。 GUC’s Lewis Chu is the key person in charge of screening proposals from potential clients.

这是创意电子准备在今年将员工团队规模扩大20%的原因之一,往年该比例都只有3~5%;该公司原本一直在台湾遭遇优秀人才难觅的窘境,在中国南京设置据点后,也开始于当地招募更多员工,并有来自台湾的种子工程师协助加速南京的招募。

AI崛起

创意电子也看到了AI成为市场成长新动力,该公司该类业务大多数仍在NRE阶段,还未被列为收入;创意的AI技术应用涵盖训练、推理以及边缘运算三个领域,客户主要来自美国、欧洲与中国。大多数来自美国的需求是训练类产品,而大多数中国客户的需求是推理应用。

朱伟涛表示,目前GPU仍然是全球AI市场的主流方案,但他预期ASIC方案将会在未来快速成长。不过他也指出,投资ASIC得有勇气,AI需要先进的技术,而先进制程节点的NRE成本是旧制程节点如28奈米的两到三倍。

创意电子去年完成第一件7奈米制程设计,预期今年还会有二件或是三件以上;该公司透露,还有2~3家准备进入7奈米设计的潜在客户正在协商中。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媒体EETimes,参考链接:Design Houses Bank on AI, Bitcoin ;Judith Cheng编译)

20160630000123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