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献给555定时器的一首诗

时间:2018-08-24 作者:Max Maxfield 阅读:
若你是一名电子工程师,有些数字会让你刻骨铭心,比如4004和8051。当然,还有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恋恋不忘的数字是555。我们中有许多人都对555有着浓厚的感情,其中有些人又比其他人更感兴趣。例如,我的朋友Daniel B. Levine就给我发了以下这首诗。

若你是一名电子工程师,有些数字会让你刻骨铭心,比如4004(世界上首款商用微处理器芯片)和8051(如果不是首款,那肯定是早期微控制器中最受欢迎之一)。

当然,还有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恋恋不忘的数字,那就是555。它是Signetics定时器集成电路(IC)命名所采用的数字,由Hans R. Camenzind于1971年设计并于1972年上市。它包括25个晶体管、两个二极管和15个电阻器,并利用到了一些巧妙的设计技术,例如用直接内部电阻来代替外部恒流源——Hans设法将此555塞入到8引脚的封装中。

20180824-555-1.jpg

第一代Signetics NE555(来源:Stefan506)

555有三种主要工作模式:单稳态(单次触发)、双稳态(施密特触发器)和无稳态(自激振荡)。555的多功能性,加上其低廉的价格、易用性和稳定性,使得很多人至今仍在使用它。多年来,电子爱好者和专业工程师们已经用这个“小滑头”开发了成千上万的应用。

我们中有许多人都对555有着浓厚的感情,其中有些人又比其他人更感兴趣。例如,我的朋友Daniel B. Levine(danielblevine.com)——EEWeb上“Raster Scam: An Unconventional History of Computer Graphics”一文的作者——就给我发了以下这首诗:

Ode to a 555 Timer (by Daniel B. Levine) (求大神翻译!)

Thou still unravish’d bride of analog design,
Thou foster-child of biplanar process and time,
Neither engineer nor poet escapes the seduction
Of the perfection of your monolithic construction.

You quicken the pulse, our composure you savage
When our gaze falls upon your eight-pin, dual inline package.
Or a milspec’d can, for space, sea or air,
Or the romantic 556—entwined as a loving pair.

Triple six may well be the mark of the beast,
But the angels beamed when the triple five was released.
You discharge to the world a positive supply
Of square waves as your output toggles twixt low and high.

Your fame unsurpassed, your reputation a tower,
There’s even a CMOS version for circuits with low power.
Though in this configuration noise is a struggle,
So always include a capacitor to decouple.

You switch without bounce, dividing a frequency,
Or modulating a pulse, all monostable-ly.
You compare with hysteresis, ignoring any hater
Jealous of your bistable multivibrator.

Your duty cycle’s variable, your comparator’s exacting,
Who knew astable oscillation could be so relaxing?
With every trigger we reset our faith anew,
And though you may flip-flop, we forever stay true.

You’re in every expert’s kit, and every student’s primer,
You stand, without peer, as the world’s favorite timer.
So say we all as long as engineering remains alive,
I think that I shall never spy a poem as lovely as a 555.

我必须承认这首诗给我带来了乐趣。它还让我想起了Evil Mad Scientist网站上的The Three Fives Kit(555套件)。

20180824-555-2.jpg

555套件(来源:evilmadscientist.com)

这款套件极具美感,是采用分立晶体管和电阻器搭建的经典NE555定时器的功能性复制品(左下角显示了真实的555芯片用于比较)。

这款555定价为35美元,它配备了接线柱,用户可以连接它,用它来构建基于555的经典定时器和振荡器电路(网上提供有大量此类电路,如:《50个555电路集锦https://forum.mianbaoban.cn/topic/65468_1_1.html)。

由此我也产生了一个想法。猜猜看我在想什么?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Max Maxfield
EEWeb主编。Max为EE Times的Designlines栏目提供内容,涵盖可编程逻辑、微控制器单元和原型设计。 多年来,他设计了从硅芯片到电路板,脑波放大器到蒸汽朋克“Display-O-Meters”的所有产品。 他拥有英国谢菲尔德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的控制工程学士学位。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硅谷数模全球总部落户苏州 10月19日,硅谷数模半导体有限公司(Analogix Semiconductor,下称“硅谷数模”)全球总部在苏州高新区正式开业。在启动仪式上,硅谷数模表示新设的全球总部将致力于为中国及全球客户提供高性能集成电路产品,打造除北京设计中心之外的全新产品研发基地,提供更为先进的显示面板技术以及高速传输芯片。
  • 做射频IC是否需要模拟IC的基础? 最近某网友在知名网络社区提问:我是学模拟的,身边同学都偏射频,但是发现互相不太能讨论问题。之前认为模拟应该是射频的基础,现在感到甚是疑惑。做射频IC是否需要模拟IC的基础?
  • 解剖电流反馈运算放大器 之前我们讨论了VFOA(电压反馈运算放大器),现在来谈一谈CFOA(电流反馈运算放大器),其中包括性能分析。
  • 解剖电压反馈运算放大器 工程师最常向我提的一个请求是对电压反馈运算放大器和电流反馈运算放大器进行比较。但如果不弄清每种运算放大器如何工作,是不可能确定某种应用应该选择哪种运放的。 本文重点介绍了电压反馈运算放大器。
  • 深入理解功率MOSFET数据表(下) 如果需要更好的理解功率MOSFET,则需要了解更多的一些参数,这些参数对于设计都是十分必要和有用的。
  • 利用独特补偿技术驾驭大带宽电压反馈运算放大器 许多设计人员在试图将敏感的非完全补偿器件用于低增益时都事与愿违。与高增益带宽电压反馈设计相比,电流反馈拓扑因其优异的压摆率和低增益稳定性而受到欢迎。然而,电流反馈运放虽然具有优异的高频性能,但是却具有较差的直流精度和较高的输出噪声。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