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第三次“首飞”成功:中国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海上首飞

2020-07-27 阅读:
这两天,大家都看到了中国​自主研制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海上首飞成功,而看标题“第三次首飞成功”,可能有小伙伴们要晕了或者准备拍砖吐槽。这里,小编要强调,没错!这是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第三次“首飞”!

VJdednc

这两天,大家都看到了中国自主研制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海上首飞成功,而看标题“第三次首飞成功”,可能有小伙伴们要晕了或者准备拍砖吐槽。这里,小编要强调,没错!这是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第三次“首飞”!VJdednc

第一次首飞是:2017年12月24日在广东珠海金湾机场实现陆上首飞VJdednc

第二次首飞是:2018年10月20日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完成水上首飞VJdednc

第三次首飞是:2020年07月26日在山东青岛附近海域完成海上首飞VJdednc

为什么强调三次“首飞”,因为“鲲龙”AG600属于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陆地上的飞行与水面上的飞行测试是完全不一样的,而普通水面/湖面上的飞行和海面上的飞行又不太一样,因此有了“鲲龙”AG600的三次“首飞”。VJdednc

三种首飞的差别VJdednc

陆上首飞和大多数其他类型的飞机一样,验证飞机的基本功能和飞行性能,是型号从图纸到实物产品的重要环节;VJdednc

水上首飞则是在湖面进行,验证飞机在面临突发火灾等自然灾害危机情况下,在浪高相对较小的湖面进行起降汲水等功能。VJdednc

海上首飞则主要检验飞机远海救援时,在海面条件下飞机的起降特性,检查飞机各系统在海洋环境下的工作情况,重点验证飞机海上抗浪能力、腐蚀防控等性能。同时针对海洋高盐度、高湿度环境下带来的腐蚀防护问题,对飞机防腐效果进行评估,对未来飞机执行远海货物运输、水上应急救援等任务的需要做好准备。VJdednc

湖面 vs 海面首飞的差异VJdednc

尤其是后两次首飞,虽然都是在水面上起飞,但海面与内陆湖面的巨大差异,给试飞工作带来巨大的挑战。VJdednc

第一,水的盐度不同。VJdednc

水上首飞选择在湖面进行,湖泊中是淡水,盐度相对较低,对飞机各系统的腐蚀防护考验较小;而海上首飞在海上进行,海水盐度明显高于湖泊中的淡水,腐蚀性更强,对于试验机的防腐蚀要求更高。VJdednc

第二,密度不同。VJdednc

海水密度大,湖水密度小,飞机在水中受到的浮力和起飞时需要克服水的“粘性”也会有差异。这种差异在飞机高速滑行时更为明显,尤其是降落时,在同等飞行条件(飞行重量、飞行姿态、飞行速度、下降率等相同)下,海水密度更大,飞机在海面降落时,海水对飞机的反作用力相对湖水要大,这种差异会让飞行员觉得比淡水水面“偏硬”。VJdednc

第三,波浪不一样。VJdednc

内陆湖面一般是由风形成的风浪,是短碎波浪,浪高相对较小,且波浪传播方向一般与风向一致。因此飞机在湖上起降时,一般选择迎风迎浪起降。而海面上波浪类型多(由风形成的风浪、水下的整体运动形成的涌浪、大型船行波等),浪高大、能量大,不同类型波浪可能同时存在,而且传播方向不一致。同时,海面还伴有洋流和风等复杂因素,会使得飞行环境变得更加复杂。VJdednc

海上首飞挑战更大VJdednc

两栖飞机在水面加速滑行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喷溅,若要在“波浪汹涌”的海面起降,喷溅会变得更加严重,可能造成飞机襟翼、螺旋桨等结构部件发生变形甚至损坏。为此“鲲龙”采用V型船体、加装抑波槽和导流板等措施,有效地抑制喷溅,对进入抑波槽的水流进行控制,降低喷溅高度和减弱喷溅冲击能量,保障了飞机在波浪海面上的起降安全。因此“鲲龙”海上首飞重点检验飞机喷溅特性、抗浪性、加速特性和水面操纵特性,检查飞机各系统在海洋环境中的工作情况,并收集海上飞行数据,为后续相关工作提供支撑。VJdednc

此外,飞机在陆上起飞和降落时依托坚硬平滑的跑道和有缓冲作用的起落架系统,相对来说飞机的安全更有保障。而水上首飞和海上首飞都包括飞机“从空中降落到湖面或海面”和“从湖面或海面加速滑行升入空中”这两个阶段。尤其是海面起降过程中,由于浪涌的波动起伏更大,更容易导致飞机发生上下颠簸和摇摆,专业术语叫“纵摇”。如果纵摇发散,飞机就会像海豚一样上蹿下跳,也就是所谓的“海豚跳”,严重的话飞机会失控,一头钻进水里。另外海水的密度大约是空气的800倍,飞机在水上起飞时要想加速到离水速度,飞机的水动阻力特性就要设计得比较好,尽可能降低阻力系数,要使飞机在通过阻力峰时仍具有足够的加速度,以保证飞机短时间内加速到离水速度起飞。VJdednc

而对于飞行员来说,海面环境比湖面环境复杂得多,飞行员只能基于对飞机飞行特性足够了解的基础上,通过丰富经验去决定是逆风降落、逆海浪降落,或者是正侧风、沿波峰等降落,有时或许是顺风降落才是最好的选择。VJdednc

AG600有啥能耐?VJdednc

AG600别名“鲲龙”,是目前世界上在研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采用悬臂式上单翼、前三点可收放式起落架、单船身水陆两栖飞机布局形式,选装4台国产涡桨6发动机,机长37米、翼展38.8米、机高12.1米(外部尺寸与波音737相当),最大起飞重量53.5吨。VJdednc

AG600飞机按照“水陆两栖、一机多型”的设计思路研制,其最大特点是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AG600可在水源与火场之间多次往返投水灭火,既可在水面汲水,也可在陆地机场注水,可最多载水12吨,单次投水救火面积可达4000余平方米。拥有高抗浪船体设计,除了水面低空搜索外,还可在水面停泊实施救援行动,水上应急救援一次可救护50名遇险人员。在满足森林灭火、水上救援等要求的同时,可根据用户的需要加改装必要的设备,满足其他特殊任务需要。VJdednc

责编:ChalleyVJdednc

  • 我们现在才研究出来,人家早就开挂了,还在吹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 详解华为“八爪鱼”的六大关键特性 “华为八爪鱼”指的是华为自动驾驶云服务HUAWEI Octopus,它是基于自动驾驶最核心的硬件:数据、高精地图、算法,构建一套数据驱动闭环的开放平台。相较OTT云服务及传统工具,华为这只“八爪鱼”到底有哪些特殊之处。
  • IP新锐芯耀辉多点破局DDR PHY技术瓶颈 近几年,云计算、5G、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产业的迅速发展使得对内存的需求大增。作为内存技术的关键模块,DDR PHY的市场需求也在高速增长。本文从新锐IP企业芯耀辉的角度,谈谈DDR PHY,以及芯耀辉在DDR PHY上的技术突破,助力服务芯片设计企业。
  • 横河电机:为提升系统开发效率打出软硬结合“组合拳” 日前,在横河电机新款示波记录仪DL950和IS8000集成测量软件平台发布会现场,横河计测株式会社全球市场副总裁Terry Marrinan就产品差异化竞争、简化测试流程、行业发展趋势等热点话题接受了《EDN电子技术设计》的独家专访。
  • 中国五大移动应用商店携手启动64位安卓生态迁移 中国五大顶级移动应用商店在此承诺,针对开发者提交64位应用所必须的所有前期准备工作业已就绪,即将把安卓生态系统推向64位的新纪元,从而为两年后纯64位设备的面世铺平道路。今天的当务之急,首先是开发者必须在这些移动应用中及时添加64位支持。
  • 华为发布五大新品,包括鸿蒙OS智能座舱/4D成像雷达/AR-H 近日在2021上海国际车展前夕,华为重磅发布了包括4D成像雷达、AR-HUD、MDC810在内的新一代智能化部件和解决方案。
  • 达摩院发布最大中文预训练语言模型PLUG,35天烧128张GPU 阿里达摩院今日发布了集语言理解(NLU)和生成(NLG)能力于一身的超大规模语言模型PLUG,跟GPT-3的单向建模方式不同的是,它采用了编码器-解码器(encoder-decoder)的双向建模方式,它刷新 CLUE 分类榜单纪录,排名仅次于“人类”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