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新竹)清华大学材料学与工程系博士学位的谢咏芬是台湾第一位材料学女博士,专长电子穿透式显微镜(TEM)分析,拥有超过二十年的产业资历,曾于美国贝尔实验室(AT&T Bell Labs)担任博士后研究员、参与国际性超导体研究项目,回台后历任工研院电子所、联电(UMC)、联友光电(Unipac)以及后来的友达光电(AUO),又在2002年自己创业建立了闳康,是目前台积电(TSMC)等半导体大厂倚重的材料分析伙伴。

虽然挂名一家上柜公司董事长暨总经理,被员工们昵称“谢博”的谢咏芬却不是大多数人刻板印象中的“商业女强人”形象;她个性爽朗活泼,在采访过程中总是能听到她的笑声,就像是一个亲切的邻家大姊,不吝于分享她个人的经验、也可以很坦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她是一位在传统台湾家庭成长的女性、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但也是能一直坚持自己的理想、发挥所长为产业带来贡献的优秀科技人,她充分展现了“台湾力量”!

MAtek_F1_20171123

以下是EE Times“科技女力:坚持不懈的身影”专题报导与谢咏芬的访谈记录:

成为一位顶尖工程师或是公司高层并非偶然;请问您选择专业领域的动机为何?您是否一直朝着既有的目标前进?是否曾改变方向?是否预期在未来会有改变?

我从学生时代到就业、创业,都一直专注在材料分析这个领域,没有改变过方向。我记得1988年从清大材料所博士班毕业口试的时候,其中一位口试委员是当时担任工研院电子所所长的史钦泰教授,他问了我一个问题,是:“妳觉得妳毕业之后能为社会做出什么贡献?”

那时候我自己的答案是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但他的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我脑海里。后来我以高分毕业,成为台湾第一个材料学女博士,接着又获得了到贝尔实验室(AT&T Bell Labs)的博士后研究员工作机会,前往美国跟国际水平的团队合作,研究范围包括当时最热门的超导体(superconductor),还有表面发光雷射(vertical-cavity surface-emitting laser),也就是LED技术的前身等等,而我最擅长的就是以穿透式电子显微镜(TEM)进行材料分析,参与了很多研究项目并成为论文共同作者;这样的工作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困难,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能开一家提供这类服务的公司,应该能对社会有一些贡献。

1991年结束贝尔实验室的工作回到台湾,当时本地的半导体产业正准备起飞,我先进入业界历任联电(UMC)、联友光电(Unipac)以及后来的友达光电(AUO),逐渐累积了对IC与光电面板生产流程、各种半导体产品特性的全面性了解以及经验,后来又在2002年创立闳康科技,专注于提供材料分析实验室的服务,这些年来的发展方向都没有改变过,也确实藉由提供这样的服务对产业界与社会带来一些贡献,在未来也会维持初衷。

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最自豪的成就是?

创立闳康这家公司应该就可以说是我最自豪的一项成就;这家公司在成立之初,很多人都不看好,我的朋友中十个有九个都怀疑这样的实验室是否能赚钱。但我坚信这样的商业模式是会成功的,台湾的半导体产业密集度非常高,IC从设计到制造、封装的每一个阶段都会对材料分析有需求;闳康所扮演的角色就像是半导体产业的医疗中心,是必备的功能。

闳康的设备种类齐全、服务质量在产业界也是数一数二,获得包括台积电在内的客户信赖;虽然很多半导体厂本身也有测试实验室,但我们提供的外包分析服务能实时支持客户的紧急需求,为客户提供专业的建议。闳康到现在能有不错的成绩,可以说是因为我掌握了良好时机,并坚持自己的信念;而且我的公司完全没有接受政府的任何补助。

您在发展职业生涯的过程中,是否有一个模范或是导师?他们的指导或是人生经历为您带来了哪些帮助?

在求学时的老师以及产业界的很多前辈,包括刚刚宣布明年退休的台积电张忠谋董事长,都是我学习的对象;但我想我会坚持发展自己的事业,或许跟家庭教育有关。

我的祖父是一个台湾传统艺术家,但是在他生活的时代,从事艺术工作是赚不到钱、生活十分清苦的,因此他传承给我父亲、我父亲再传承给我们的观念,是要从事能自给自足的、对社会实用的工作,要能养得活自己与家人;或许是因为如此,我一直抱着要发展专业的信念,也坚持朝着自己的理想前进。

在工程领域中,女性仍是少数族群;无论是对或是错,男性与女性之间的一些差异仍然是科技产业男多女少的原因之一;而在让您自己的表现与成就在这个环境中能“被看到”,您面临的挑战是什么?您如何克服这些挑战?

从小到大求学过程中,我发现很多女生都比男生聪明、成绩表现也比男生好,女生在各方面的能力并不逊于男生、甚至超越男生;但在东方传统上,男性通常背负着社会对他有所成就的期待,女性则不会被如此期待。

我曾开玩笑说过,以后要在墓志铭上刻“一个永远不被寄望的成功”。我父母从来不要求我的课业表现,也不会提供给我太多资源,让我自由发展;而我从求学到就业,一路上就靠着自己的天份与努力闯过一个个关卡、也取得不错的成绩,后来我拿高薪、甚至自己创业开了公司,我父母都觉得不敢置信。我对于自己的事业就是无法停下脚步,在联电工作的时候生我儿子,才请了一周的假就回公司上班;我认为在这个产业界无论是男是女,只要能力够强、工作表现足够优秀,就一定会被看见。

女性通常会面临家庭需求与事业成就两头烧的责任,您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我认为女性一旦有自己的事业,就不太可能在事业与家庭之间取得完全的平衡,只有选择;而以我自己来说,如果需要在事业与家庭之间做选择,我几乎一定是会以事业优先。但这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在我很幸运在三个子女还小的时候有很好的保姆照顾、还有我的家人的支持,能让我不致于为了扮演母亲的角色而分身乏术。

而我的孩子们也很支持我发展事业;我并不是像东方传统家庭的妈妈会对他们唠叨或是给予他们很多约束,我不会要求他们要有很好的成就,也不会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表现,我对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过的“幸福快乐”,也在跟他们相处的时候保持快乐的心情。

您认为要鼓励女性投入科技领域、追求更大成就,有什么是应该做的?

男性与女性在天生的特质上各有优点,我发现男性通常偏好在“镁光灯”下表现,在策略规划与前瞻思考方面的能力较强,是大胆的行动派,女性则是比较细心、做事比较低调,会愿意默默付出努力。我自己在用人的时候,会看重女性主管也会看重男性主管,并不会有性别上的偏见,也不因为自己是女性而给予女性员工特别优待;无论是任何产业领域,有男有女才是正常的情况,营造一个两性平等的环境是让更多女性积极追求自我成就的基本条件。

来自男性工作伙伴的证言

闳康科技业务副总毛绎澄:谢博是大我几届的清大材料所学姊,她很有正义感、是非分明,完全不像是一个商人,不会以营利为目的而不择手段,坚持做“对的事情”;而她的专业实力、对尖端技术的掌握以及对客户的了解,都非常令我佩服!而我觉得在台湾,性别歧视/差距其实并不存在,特别是在科技产业领域,无论是男性或女性,个人的工作表现才是最重要的。

201606300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