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anya Sweeney为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政府与科技学系驻校教授,前阵子她成为了美国前总总奥巴马政府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技术长,也是首位从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系取得博士学位的黑人女性。她专注于补救连网社会中“无法预料到的后果”,从威胁医疗与选民登记记录的数据安全漏洞到可能产生“歧视性结果”的搜寻算法。

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最自豪的成就是?

我在职涯中最骄傲的成就是能够展现科技中“无法预料到的后果”,然后让许多伟大的专家去解决这些问题。我从数据隐私(data privacy)开始着手。1997年,医疗数据匿名化的方式仅仅删除了个人的姓名、地址和社会安全号码(SSN)。我展示了个人资料中其他信息(尤其是出生日期、性别和邮政编码)如何透过链接其他数据进行个人辨识。我使用了一个公开的选民名单来显示如何找到William Weld(当时的麻州州长)曾被匿名化处理过的医疗记录,并说明大约有87%的美国人口在根据出生日期、性别、邮政编码的资料进行比对后都是不一样的。

我的研究在美国《健康信息可携与责任法》(HIPAA)中被引用,并对全球的法规造成影响。这项工作催生了一个计算机工程中的新领域——数据隐私,透过新的方法使我们能够更广泛地共享数据,而且免除侵犯隐私的问题。

几年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实验,证明某些计算机算法如何产生歧视的结果。计算机程序怎么会有偏差或是歧视行为呢?这不是人类才有的行为吗?在2013年,我在Google搜索引擎中进行一个简单的人名搜寻,通常会出现一则广告,表明此人曾有被捕纪录,即使拥有此名字的人并无被捕纪录也会出现此搜寻结果。

何时会出现这种结果?如果这个人的名字(first name)是黑人婴儿较常取的名字(比起白人婴儿),出现逮捕纪录广告的频率会增加。反之,如果这个人的名字为白人婴儿较常取的名字,那么即使有这些名字的逮捕记录,也会出现一个中立的广告。这对于黑人在求职上有不良的影响,因为雇主通常会使用搜索引擎来寻找求职者的相关信息。如今,从监禁判决到定价的各种程序,都可见到针对算法偏差性的所进行的研究活动。

今年,我的实验室在36州选举网站中发现了一个漏洞,一个冒名顶替者(imposter)能在其中一个网站改变选民登记的结果,通常此人的投票是无效的。此冒名顶替者会需要选民的姓名、出生日期、性别、住址、社会安全号码或驾照号码,这些数据可从政府机关、数据掮客(data broker)或暗网市场(darknet market)中取得。网络攻击者可以透过修改住址、删除选民登记记录或请求缺席投票(absentee ballot)来破坏选举,针对全国1%、数据安全有漏洞的选民注册纪录进行自动攻击,总共所需的最低成本只要美金10,081元。

成为一位顶尖工程师或是公司高层并非偶然;请问您选择专业领域的动机为何?您是否一直朝着既有的目标前进?是否曾改变方向?是否预期在未来会有改变?

从我童年到读研究所期间,我想要创造一台会思考的机器,这份热情让我投身于信息工程领域、就读麻省理工学院、创立我自己的公司,而后就读研究所。在就读研究所的时候,我一直相信我可以创造出一台会思考的机器,正当我开始着手进行时,我听到一位伦理学家说:“计算机是邪恶的”。我询问她为何有这个论点,她预测有一天世界上的计算机将可广泛地分享个人信息,使得我们无法保护隐私权,我开始好奇了起来。现在,我的目标变成让社会在享受新科技好处的同时,不要牺牲掉这些我们长久以来保护的权益。

在工程领域中,女性仍是少数族群;无论是对或是错,男性与女性之间的一些差异仍然是科技产业男多女少的原因之一;而在让您自己的表现与成就在这个环境中能“被看到”,您面临的挑战是什么?您如何克服这些挑战?

我的工作需要指导者,但是坦白地说,作为一个黑人女性,实际上几乎没有碰过任何指导者。

我是第一个获得麻省理工学院信息工程博士学位的黑人女性。我在任何方面都很艰辛,就好像我随意走在设有玻璃门和天花板的迷宫里。我从来不知道那些事情能成功,或者谁是真正的朋友或敌人。

有人曾经告诉过我,无法摧毁我的东西让我变得更强大,这是不正确的。坚强和力量从未为我赢得任何胜利,相反地,我学会了将柠檬变成柠檬水。我一直注视着指引我的光,寻找替代方法来取得成功。

您在发展职业生涯的过程中,是否有一个模范或是导师?他们的指导或是人生经历为您带来了哪些帮助?

虽然我一路上很难找得到导师,但有几位天使出现在关键时刻,帮助我找到自己的路。那些对我的人生至关重要的人包括哈佛大学柯里尔学院(Currier House)的院长Sylvia Barrett、哈佛进修学院的副院长兼创新长Henry Leitner、麻省理工学院资讯工程与与电机系1922年的教授Hal Abelson、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经济学和公共政策系的教授并且也是前任教务长的Mark Kamlet、哈佛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的院长Michael Smit,和曾负责国会山庄(Capitol Hill)隐私权立法长达17年、现任隐私权和信息政策顾问的Bob Gellmanh,以及福特基金会网络自由项目的主任Jenny Toomey。

女性通常会面临家庭需求与事业成就两头烧的责任,您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我并不擅长划分生活上的各方面活动。我只是一个拥有家庭和工作上要求的一个完整个体,所以我把这些要求合并成一个工作需求清单,并试图理性妥善的处理这些工作。

您认为要鼓励女性投入科技领域、追求更大成就,有什么是应该做的?

我们必须让更多女人与其他人参与其中,尽早接触科技是重要的,引进新的方法来掌握科技也是必要的。

证言

Bob Gellman,隐私权与信息政策顾问

Latanya Sweeney自从研究所至今,一直是隐私权保护和资料匿名化领域的意见领袖。她早期的努力显著地改变了隐私保护和统计领域处理资料可识别性的方式,她甚至影响了联邦政府处理匿名化数据记录的方式。由于她的研究,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修改了其健康信息隐私规范(health privacy rule)。Sweeney曾担任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技术长,致力于解决科技、政策和商业互相连结的政策问题。

为了表彰她在科技和政策上的贡献,众议院少数党领袖Nancy Pelosi任命她参与以证据为基础的决策委员会(Commission on Evidence-Based Policymaking),此委员会完成政策报告。Sweeney在哈佛大学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像是透过她的“由资讯工程来改变世界”课程培养新一代人才,很难找到像她一样在隐私权保护、科技、网络和公共政策方面皆具有影响力的人。

James Waldo,哈佛大学计算机系教授

Latanya Sweeney在全球隐私权保护、科技、政策与政府中都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她早期在重新辨识去识别化数据以及各种建立精确的去识别化技术方面,建立了过去到现在20年来在隐私权研究上的科学标准。

她目前在科技方面的努力以经验为基础,并非为了哗众取宠,为科技与社会之间的开启了一个新的重要研究领域。身为联邦贸易委员会技术长时,不仅为此设立了标准,还教育了不少就读硬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学生,思考关于科技与社会领域相互结合的议题。如果没有Sweeney的榜样和领导力,世界将会变得更糟,与现在完全不同。

编译:Weili Lin

(参考原文:Latanya Sweeney: Negotiating ‘a maze of glass doors and ceilings’,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