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将4.9G包装为5G,华为、高通都在鼓吹伪需求?

时间:2018-09-11 作者: 铁流 阅读:
不仅所谓的5G需求是伪需求,现在所谓的5G,其技术供给不要不可用,要么噱头大于实质,对系统效率增益微乎其微,甚至增益几乎为零。

商家和媒体鼓吹的5G需求大多是伪需求。其实,不仅所谓的5G需求是伪需求,现在所谓的5G,其技术供给不要不可用,要么噱头大于实质,对系统效率增益微乎其微,甚至增益几乎为零。

现在所谓的5G的技术升级是虚假软弱的 5G只是商业概念

首先说之前炒得很热的编码。虽然一些商家和媒体炒作的时候把LDPC和Polar吹的神乎其神,但对系统效率的提升非常有限。

折算到整个系统上,LDPC和Polar对系统效率的提升不会超过3%,再强调一下,这还是理论峰值,实际效果未必能达到。业内人士指出,Polar的这点效率提升没啥意义,尤其是提升指令传输的,多一点少一点没啥用处。

换言之,在整个系统效率上,采用LDPC和Polar后,不会对Turbo有多大优势,特别是在用户体验上,用户很难感受到差异。

我们来再看多址。现在主流的看法是NOMA,很多商家都在吹捧,但经测算增益几乎为零。

既然NOMA增益为0,为何全球通信巨头都鼓吹呢?因为如果用OFDM,专利过期了,大家都可以用,而5G换成NOMA,这样通信巨头又可以收专利费了。

MIMO被炒得很火,但这玩意一摆拍就行,一实战就不行,商业应用始终不行。

全双工和MIMO类似,只能实验室摆拍不能实战,无法商用。

......

可以说,在多址、多天线、全双工、编码等关键技术上,不是不可用,就是增益微乎其微,因而现在所谓的5G的技术升级是虚假软弱的,正是因此,有人将现在的5G称之为商用概念,而不是技术迭代,因而将之称为4.9G,更有甚至非常尖锐的指出,现在所谓的5G其实是伪5G

为何高通热衷于推广4.9G

高通的创始人中有一位世界级的科学家,在一篇论文中用半理论半数字方式证明,走CDMA路线可以把性能提高18倍,全世界都惊呆了,当然,事后大家发现被忽悠了。在他的推动下,产业界相信了CDMA代表了无线通信技术的发展方向。

高通在开发CDMA技术的时候申请了大量专利,并借助在CDMA上的垄断肆意收取高通税。然而,高通税把全球通信厂商恶心的半死,犯了众怒。

003ednc20180911

因而4G时代,中欧通信厂商把高通排挤出去,在标准制定中一个重要方略就是“去高通化”,因而高通在4G时代失去了其在3G时代的地位,跌下神坛。

随即,发改委对高通反垄断调查,并开出了巨额罚单。

发改委之所以“敢于”对高通提起反垄断,底牌是中国通信产业已经从3G时代的跟随者,成为4G时代的重要参与者,而高通在4G时代却早已不复在3G时代的辉煌——在产业实力的力量对比发生变化之时,在技术实力上此消彼长的情况下,旧时代的不平等协议理所当然地应当被抛弃,行政力量的“干预”仅仅是加速这一过程,并为通信终端厂商与高通达成更加公平合理的新协议保驾护航。

虽然高通降低了高通税的“税率”,但依旧在征收高通税。而4G最关键的技术并不在高通手中,高通其实是在利用市场地位的“惯性”征收高通税。但“惯性”只能维持一时,不能维持一世,高通非常迫切的需要提升自己的话语权。

而最好的做法就是搞一套5G,不管技术是否有革新,不管系统效率是否明显提升,只要搞更多专利塞进所谓的5G标准中,就可以让自己重回神坛。

何况,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高通过惯了高通税吸血的日子。专利授权业务锐减后,日子很不好过,股东意见很大,之前高通各种资本运作都是股东缺乏耐心的表现。因而有很强的动机,很急迫的去搞一套4.9G,并将其包装为5G。

此前,高通公布了高通税的“征收标准”。

只使用移动网络核心专利:

单模5G手机:2.275%;

多模5G手机(3G.4G.5G):3.25%。

同时使用移动网络标准核心专利与非核心专利:

单模5G手机:4%。

多模5G手机(3G.4G.5G):5%。

以智能手机市场如今的规模,大家可以算算,通过搞一套4.9G,高通可以获得多大的利益。

另外,像4G标准里很多专利都过期了,大家都可以用,但往5G里塞一些专利,虽然系统效率提升非常有限,甚至是0增益,但这样一来,又可以收专利费了,比如之前提到的NOMA。

其实,通信巨头为了提升话语权,提交对系统增益没啥用的专利早就不是新鲜事。

在4G标准制定中,爱立信主推的SC-FDMA作为LTE的上行多址方案,该方案是OFDM的一种变体,爱立信宣称该方案能够降低峰均比,降低对终端功放的要求。然而,之后的研究和实践表明,SC-FDMA所带来的对导频设计的负面影响,要超过它的带来的好处,其性能还不如OFDMA 简单的削波方案。但即便如此,爱立信通过自身影响力,将SC-FDMA纳入了4G通信标准专利。这种做法虽然增加了爱立信公司在4G标准的话语权,能够收到更多专利费,但却拉低了整个系统的运行效率。

华为中兴鼓吹4.9G也是因为商业利益

华为和中兴鼓吹4.9G除了之前提到的增加话语权的因素外,还和两家公司是全球顶尖的通信设备商有关。

在4G网络建设高峰期过去之后,全球电信设备商都迎来了低谷,加上以华为和中兴为代表的设备商堪称价格屠夫,大家血拼的结果就是大家日子都不好过,爱立信大裁员,诺基亚、阿尔卡特、朗讯合并就是证明。因而大家都有很强的动机,去搞一套所谓的5G网络,再卖一波所谓的5G设备,捞一笔。

由于技术供给上没有革命性提高,现在只能靠选择高频率频段的方法来扩充容量,高频众所周知传播能力很差,所以要多布点。虽然这将会大幅提升运营商组网成本,但华为中兴等设备上可以大赚特赚。

其实,过去20多年,通信技术的提升主要是靠暴力提升,就是扩大占用的频段,加大投资基站的密度,提升芯片数据处理速度(这个得益于半导体技术提升)等手段。

打个比方,就是把双车道,改成四车道、八车道、十六车道,把路拓宽了,运输量自然上去了。

不过,道路运输的效率,也就是车辆的车速,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效率的提升是很宝贵的,也是很慢的。

原来因为模拟通信效率很低,所以早期效率提升较快,像1G到2G,再到3G提升比较多。不过CDMA提升没有高通那位世界级科学家吹的那么恐怖,事后大家都发现被高通那位世界级科学家忽悠了。

但现在4G到4.9G,由于技术供给是虚假的、软弱的,不是不可用,就是0增益,或者微小增益。没有革命性技术诞生,因而效率提升就微乎其微了。那么,怎么提升道路的运力呢?

全球通信巨头给出的方案是,虽然没有革命性技术诞生,搞了一大堆注水专利,车速(效率)上不去,但可以建64车道、128车道啊,这样运力不就上去了。

但这么一来,基建成本就会呈几何倍数增长,这导致无论是中国的三大运营商,还是美国的AT&T、Verizon,对4.9G都不积极的原因。

而把八车道、十六车道拓宽到64车道、128车道,在运营商基建成本几何倍数增长的同时,通信设备商的销售业绩也会水涨船高,也就是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的:“业务部门倒是希望5G更快商用,这样他们可以多卖一些产品”。

由于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天价组网成本,最终要全国消费者买单!

这其中的牵扯的利益过于巨大,很多明白人对此三缄其口。

文末要强调一下,铁流从来没有反对建设5G网络,只是反对一些厂商打着5G这个无比政治正确的旗帜,把4.9G包装成5G,忽悠政府、银行、运营商,为自己谋取暴利。

同时,一些厂商的这种做法无助于通信技术的提升,人民群众也无法因此享受更加廉价、优质的电信服务。

如果效率提升上去,采用八车道、十六车道,就可以实现4.9G 64车道、128车道的信息传输能力,这才是真5G。

我们需要真5G,不需要包装成5G的4.9G。国家投资,应该把钱花在真5G上,而不浪费资源搞包装成5G的4.9G。

004ednc20180911

(作者为原EDN博客博主铁流,原文发表于铁流微信公众号,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