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这些“古董级”专业术语,你用过几个?

时间:2019-11-05 作者:Jeff Bertolucci 阅读:
产业步调变化迅速,很容易就能看到一些常见的科技用语一下子就被遗忘,或几乎在同一个世代内迅速地被淘汰,尽管这些科技用语或词汇曾经是具有计算机专业的工程师每天都会用到的。

科技日新月异众所皆知。曾经在一、二十年前风靡一时的先进产品、服务或规格,如今可能早已退流行或看起来古怪地令人感到逗趣可笑。

举例来说,首款成功商用上市的「便携计算机」──当时甚至还没有笔记本电脑(laptop)一词呢!──是1981年推出的Osborne 1,它大约有24.5磅重(约11.12公斤),当时售价1,795美元,以今日币值换算约为4,700美元!苹果电脑Newton则是首款掌上电脑(或称PDA),搭载的336x240画素反射式LCD以及手写识别功能在当时已令人赞叹不已。这款产品要价700美元,在1993年时开始出货。

由于产业步调变化迅速,很容易就能看到一些常见的科技用语一下子就被遗忘,或几乎在同一个世代内迅速地被淘汰,尽管这些科技用语或词汇曾经是具有计算机专业的工程师每天都会用到的。更不用说一些Y世代工程师──根据Pew Research,Y世代(千禧世代)是指1980年代后出生者──可能连听都没听过,他们甚至对于1980-1990年代之间的科技用语不太熟悉。

001ednc20191105

(来源:Pew Research Center report)

无论他们是否了解以往的技术,Y世代正拥抱今日以社群为导向的技术。Pew Research在2014年3月进行的研究发现,千禧一代热衷于采用新技术,包括行动装置与社群媒体,同时将自已置于专属「自我建构数字网络」的中心。

根据Pew Research的研究报告,「约有55﹪的人都受玩自拍,而且把自拍照片放在社群网站上;至今还没有其他世代会像他们这样做。」

不过,尽管Y世代十分热衷于社交与行动技术,十个人中有九个认为个人信息在网络上透露得太多,这个看法和上一时代持类似的态度。

当然,对于一整个时代的人存有刻板印象是相当冒险,而且事实上,可能有许多懂技术的工程师读者经常浏览本刊,因此相当熟悉一些其他同侪不知道的上世代技术与产品。

现在就来看看大部份千禧一代连听都没听说过的科技用语吧!当然,如果我们漏掉了或你曾遇到了什么重要的技术用词,请在文末的评论栏中帮忙补充吧!

PC clone

002ednc20191105

(来源:Wikipedia)

当今的Windows PC发展大约可追溯到至少三十年前,大约在1981年代发表的IBM PC。微软(Microsoft)为最早的IBM PC开发出3种版本的磁盘操作系统(DOS);英特尔(Intel)提供了 8086 微处理器。然而,IBM却允许微软将其DOS版本卖给其他硬件制造商。结果是:一个兼容于IBM电脑的市场或「PC clone」(EDNT编按:即「白牌电脑」)市场迅速崛起。在1980年代中期,微软与英特尔已经有能力挑战IBM对于PC平台的控制权了;到了1990年代,所谓的「Wintel PC」也取代了「PC clone」。至于IBM,则继续制造PC一直到2005年将PC部门卖给了联想(Lenovo)。

Baud

003ednc20191105

(来源:Wikipedia)

「波特」(Baud)或「波特率」(baud rate)一词最近已经很少听到了,但在1980年代却是制造商用来衡量调制解调器拨接的数据传输速度。根据TechTerms.com,「Baud」用于形容一个电子讯号的最大震荡速率。例如,如果一个讯号每秒改变1,200次,那么就可测得1,200 baud。由于调制解调器具有每次讯号转换时传输多个位的能力,「位/每秒」的用法便逐渐取代了baud。时至今日,经常使用「兆位/每秒」(Mbit/s)来描述宽带度。

「拨号」?

004ednc20191105

(来源:Wikipedia)

拨接调制解调器、拨打电话……「拨号」(dial)一词仍然是科技业界一定年纪的人常用的说法。除了少数偏远郊区用户还得忍受昔日调制解调器刺耳的拨接声以外,如今拨接网络联机绝大多数已经被宽带所取代,模拟电视拨接选台的时代也早已成过去。有趣的是,转盘电话早在多年前就被淘汰了,但有些人仍然习惯使用「拨打」电话号码的说法。不过,近来随着复古风吹起,我们还经常会在市面上看到具有复古风格的转盘电话。

穿孔卡

005ednc20191105.jpg

(来源:Wikipedia)

如果你出生在婴儿潮或在那之前,你可能有机会用过这种穿孔卡(punch card)。其历史可追溯到19世纪后期,当时就是用这种穿孔卡来记录数据。1960年代的反文化运动使得看似无害的穿孔卡成为泄愤的目标,嘲笑僵硬的纸片就像一个越来越没灵魂、机械化与计算机化社会的象征。穿孔卡已经从我们目前的生活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新且更有效率的资料收集、处理与储存方式。

单色显示器

006ednc20191105.jpg

(来源:Wikipedia)

单色显示器仍然可能零星出现在一些场所。例如,许多收款机和刷卡机等。但如果要看看早期PC时代(约1983年)的单色CRT显示器,可能就必须要到计算机博物馆了。根据所用的荧光粉不同,单色显器屏幕的文字与图形均以某种颜色呈现。在IBM兼容PC的那个时代,最常见的单色显示器就是绿色,但琥珀色和白色选择也同样很普遍。随着红、绿与蓝色荧光粉的出现,以及越来越多先进复杂的用户接口与应用需要全彩色调,很快地单色显示器就被堆到了仓库或甚至堆成科技垃圾了。

针式打印机

007ednc20191105.jpg

(来源:Wikipedia)

在喷墨(inkjet)打印机在1990年代成为消费打印市场主流以前,可是一个以针式打印机(EDNT编按:或称「撞针打印机」)为主的时代。(激光打印机虽然也可追溯到当时,但因价格相当高而主打商业市场。)以今日的标准来看,针式打印机真的很吵且速度缓慢,它用一个印字头来回在页面间移动打印。它有点像是打字机一样,但更具有通用性,因为它利用印字头敲打在紧贴纸张上的色带,而能够打印出图形与多种字体。这项技术式微的原因有很多,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彩色喷墨打印机日益进展与复杂化,除了在打印时更安静以外,它还能够印出漂亮的彩色照片——这同时也是数字相机跃升主流的重要原因之一。

序列/平行端口

008ednc20191105.jpg

(来源:Wikipedia)

电脑、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都着各种端口,最主要的就是USB,而曾经无处不在的并行端口与串行端口则早已不复存在。9针RS-232连接器曾经用于连接各种不同的PC外接外围设备,包括调制解调器、鼠标、数据储存装置、不断电电源供应器以及其他设备。长期使用苹果的用户应该还记得Mac的RS-422串行端口吧,它后来在1998年推出的 iMac 时被USB取代了。并行端口则主要用于连接打印机、扫描机、外接硬盘、控制游戏杆以及一些早期的 MP3 播放器,不过,后来也改用 USB 、以太网络或甚至 Wi-Fi 连接了。

电传打字机

009ednc20191105.jpg

(来源:Wikipedia)

电传打字机或电传打印机,是经由各种通讯系统(包括以调制解调器传送的标准电话线)印刷传送书面讯息的电子机械打字机。虽然它的起源可追溯到19世纪古老的股票行情自动记录收报机,但它在1970-1980年代成为各种业务普遍使用的电传打字机。当时的报社也透过这种电传打字机来接收电报新闻。这种电传打字机最终被电脑终端所取代,从而减少用纸与开销,使其更易于编辑以及共享文字,也更具有成本效益。

软盘片

009ednc20191105.jpg

(来源:Wikipedia)

Y世代可能还用过「硬式」的软盘片。2000年代初期的桌面电脑与笔记本电脑都还附有软盘插槽可读取3.5吋的「硬式」磁盘。其实,这种硬式磁盘片曾经有一度真的是…软性的。最早的软盘片出现在1960年代,它的直径约有8吋长。到了1970年代中期的PC革命,5.25吋FDD取代了8吋软盘。不过,5.25吋软盘在日常的使用上也不太方便,最后在1990年代中期被淘汰了。

王安电脑

011ednc20191105.jpg

(来源:Wikipedia)

王安电脑(Wang Laboratories)是1970-1980年代文字处理终端机与微型电脑市场的主导厂商之一,但在1990年代该公司CEO兼创办人王安博士去世后而告失败。由于电视广告频繁出现,王安可说是家喻户晓,比当时(以及现在还存在)的许多科技公司更有名。IBM PC (以及其后的PC clone)的崛起,扼杀了王安电脑的文字处理器产品线,而该公司努力打造专有PC以及IBM兼容PC的业务也一蹶不振。王安电脑在1992年申请破产,后来以王安国际(Wang Global)卷土重来,但在该公司完全消逝以前,始终无法再现昔日辉煌荣景。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媒体EE Times Taiwan旧版网站;编译:Susan Hong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模拟与混合信号电路会否占领未来AI SoC高地? 随着摩尔定律的发展,过去30年的集成电路发展的最主要趋势是数字化。数字化设计是目前大型SoC的基本方法学,越来越多的模拟电路进入全数字时代,All Digital PLL, Digital LDO, Time-domain based ADC,Digital PA,数字化/二值化方法成为了克服模拟电路瓶颈的重要手段。然而“羞于见人”的模拟电路并非一无是处。
  • 安静!我要跟车子讲话... 随着CarPlay、Android Auto以及Echo Auto等平台渗透乘用车市场,车内语音识别技术预期将成为主流;但仍有一个答案未知的问题是:市场上有任何语音启动技术已经准备好随机应对车内的关键任务了吗?
  • 『全球CEO峰会』重磅演讲者:ams首席执行官Alexander Ev 微小、智能、精密的传感器正如何改变着我们所熟知的世界…
  • 边缘AI大战一触即发 一场边缘AI大战正悄悄展开...每一家处理器供货商都将机器学习视为「金鸡母」,积极地调整自家公司策略,竞相为这个具有最大商机的领域——边缘AI提供加速特定工作负载的解决方案...
  • MEMS的未来要靠“纸实力”? 没有人能准确预测MEMS和传感器的未来,但随着各种新型传感器架构崛起,基于低成本软性基板以及甚至是纸制造的传感器也在不断发展中…
  • 『全球CEO峰会』重磅演讲者: Qorvo HPs全球总经理Roger 11月7日-8日,在深圳与全球“连接”。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