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用一条电线和一颗电池点亮灯泡,麻省理工(MIT)毕业生竟然不会?

2021-04-21 Paul Rako 阅读:
我朋友Rob传给我一段有趣的视频影片,内容是关于在麻省理工学院(MIT)毕业典礼上,随机找了一些毕业生,请他们利用一条电线和一颗电池点亮灯泡,但…他们都失败了。

我喜欢这样的“梗”,因为我有许多哥儿们都去了麻省理工学院,包括Lee教授和Lundberg,更不用说亚德诺(ADI)这间公司里一半的人了,事实上,我的导师Bob Pease也去了麻省理工学院。Rob表示,面对问题的第一直觉应该是获得更多的讯息,他并指出,“回到几个问题,电池电压和电流输出效能是怎样的?点亮灯泡的条件是什么,包括电压和电流?“电线(wire)”这部分也让我非常关心,为什么不是两根电线?但认真的说,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为什么不能先这样提问?oxUednc

另一位好朋友也发现这段视讯的一些问题,并指出这有点是设计好的桥段。他认为,“很明显,这段视讯似乎是被截短、剪接过,所以我们不知道它的原始前提。然而,即使镜头在远处,我们大多数人也可以看到似乎是115V灯泡和1.5 V电池,除了最后一个例子,它有一个灯泡。再者,这部电影只秀出没有成功的学生,只有一个例外,我会猜想,知道答案孩子的影片被剪掉了,因为这段影片(我认为)不完整,我们不能知道影片讯息的原始上下文,这可能是为了吸引点击率而被截取片段的纪录片。尽管如此,在5岁时,我被教导为了点亮灯泡,必须要有电路。 ”oxUednc

音讯大师Stephen Williams回覆,“为了表达最诚实的意见,我需要更多关于视讯制作原因的讯息。这段影片似乎是为了“证明”一个预设的点,也就是说,是为了宣传。的确,工程毕业生对于三年级科学应该有一些初步的掌握,但它可能从其平均学习过程迄今,早已被删除,且这和其具体的专业职业道路有什么关系,这段影片几乎一个是设计好的、一个有陷阱的问题,所以我们可以把它们放下,然后对自己感觉更好一些。然而这类故事比比皆是,所以我们可以对于在小学时学会了“flashlight 101”这个课程感觉很好,我的确是,而且我几乎很快就读完了。oxUednc

20170831NT01P1oxUednc
音讯大师Steve Williams仍然留着他69美分的《The How and Why Wonder Book of Electricity》纸本。oxUednc

20170831NT01P2oxUednc
这本书有一个题为“Activities for junior electricians”的部分。这里有个手电筒如何运作,以及电路需要点亮灯泡的说明。显然,这本书不是麻省理工学院的课程。oxUednc

高功率设计工程师理Richard King指出,Williams提到的“具体的专业职业道路”可能不是那么理想。他表示,“我从Robert Heinlein的小说《The Lives of Lazarus Long》想起一些事,引用以下段落‘人类应该能够更换一片尿布(diaper)、策画入侵、宰杀一只猪、操纵一艘船、设计一栋建筑、写十四行诗、结帐、建一堵墙、接骨、安慰垂死的人、接受命令、下指令、合作、单独行动、解方程式、分析一个新问题、施肥、编程一台电脑、烹饪美味的饭菜、有效地战斗、英勇地死去。人类不应该像昆虫一样专长(Specialization is for insects)(编按:这里指人类不能在其专长之外做任何事情的意思)。’”我想我们可以在上面的列表中添加“用一条电线点亮灯泡”。oxUednc

一个没有学位的机械工程师伙伴,他比较喜欢保持匿名去将一些东西总结得很好。他解释,“是的,在我多年的工作生活中曾经看到过这个,我看到机械工程师在其他方面表现相当锐利,但是对于他们不能用圆头铣刀制成方形区域感到震惊。我向他们展示了一个可爱的3D动画,在电脑模拟中切割工具,他们惊呼道:‘哦,我明白了,没有问题!’在接下来的一周,我在一个区域的底部边缘获得了一个半圆形的实心模型,同时仍遗漏其中一个直立端的锐利。唉!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其中一位毕业生对我做一个泡沫排序(bubble sort)或什么矩阵代数(matrix algebra),我可能看起来会跟影片的毕业生差不多糟糕。oxUednc

我也曾被人们认为我应该知道的东西搞得很狼狈。当我在大学完成我高年级学业,且主修电子工程,我去拜访我海伦(Helen)阿姨的家,她提到他们的索尼(Sony)Trinitron电视机坏了,当她问我是否可以修好这台电视时,我不得不告诉她,我不知道电视是如何运作的,即使是黑白电视,我也不知道,更不用说Sony那台彩色电视了。我阿姨非常惊讶,因为她认为我是一个最高年级的大学毕业生并已经念完所有课程,我试着对她解释,我被教授的是电气工程的原理,而不是制造电视的方法,所以我可以做矩阵数学和泡沫排序,但是我无法修理她的电视。oxUednc

但至少我可以用影片中的那颗电池点亮一颗灯泡…oxUednc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美国版,参考链接:How many MIT grads does it take to hook up a light bulb?,by Paul Rako,本文作者是一位工程师,在Rako Studios写作,也是一位工程师作家。)oxUednc

责编:DemioxUednc

  • 没说用多大的灯泡,是手电筒里的灯泡吗?
  • 是不是麻省理工高自考的毕业生啊?
  • 这翻译是机器翻译的吧?好多地方看不懂,语句不通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Paul Rako
Paul Rako is an engineer that writes and a writer that engineers at Rako Studios.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 这根保险丝为何设计精巧却更易烧化?难道设计师故意为之 从漂亮显微照片中可以看到保险丝采用了一种出人意料的结构:保险丝并非采用常见的低熔点单一合金,而是由三种金属构成。保险丝最中间的大大的圆形内芯是金属钨,钨的外面是一层薄薄的铜,铜层外面是一层薄薄的银......
  • 拆解两个“罢工”的紧凑型荧光(CFL) 灯泡:电路/电容器 今天的“受害者”都是 13W(相当于 60W 白炽灯)T2 外形的 CFL 灯泡,声称具有 825 流明输出。我不记得有爆裂声、冒烟或其他镇流器组件故障的迹象,也没有看到任何膨胀的电容器、烧焦的电路、变色的底座等,是什么导致这些 CLF 灯泡出现故障?
  • 工程师在设计传感器时需注意的三个问题 自动驾驶、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车辆电气化和工业4.0设计都在推动传感器件的进步,使其能够进行更加准确有效的旋转或线性定位。这些位置传感器都有着多种设计架构,并使用着多种接口(例如模拟比率器、PWM和I2C总线),那么工程师在设计传感器时有哪些常见问题需要注意?
  • 你用哪些性能指针来打分数? 随着技术和优先因素的发展,质量因子也发生变化。您最常引用的指针或质量因子是什么?是否有一些较旧的指标你觉得过时没什么用了?您认为有哪些更相关的新指标?
  • 自动驾驶汽车何以如此复杂? 目前自动驾驶汽车(AV)面临三个关键问题:AV难题缘何如此难以解决?不同AV用例如何影响AV难题?AV用例的部署会如何发展?是否能解决这些难题最终取决于AI技术的突破,但这是无法预测的。一旦AI技术取得突破,自动驾驶汽车的拥趸们不必等到2030年代就可以拥有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
  • 美国工程师拆解多色LED球泡灯:与单色LED相比设计有何不 在过去几年里,我对许多不同种类的LED灯泡进行了拆解,但它们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它们只能输出“白”光——虽然色温不同,但仍然是一种非常“单色”的技术方法。这次我决定改变一下,把拆解对象改成多色LED灯泡。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