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上海重点集成电路企业复工复产

2022-04-18 15:34:00 综合报道 阅读:
日前,上海市经信委发布《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公布了第一批重点企业“白名单”666家,其中包括中芯国际、华虹宏力、飞凯材料、上海中欣晶圆、上海芯哲微电子等集成电路企业。

日前,上海市经信委发布《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公布了第一批重点企业“白名单”666家,其中包括中芯国际、华虹宏力、飞凯材料、上海中欣晶圆、上海芯哲微电子等集成电路企业。xZrednc

上海半导体企业封闭式管理,防疫生产两不误

3月28日起,因“疫情”感染无症状群体数量激增,中国半导体产业龙头城市上海采行全域静态管理,众多企业进入半停工或全员停工状态。xZrednc

其中半导体厂包括台积电、日月光、合晶上海厂等半导体厂,虽维持正常生产,但生产线员工传出都要在厂区内 “两点一线”实行封闭式管理。xZrednc

据悉,台积电位于上海松江区的厂区实行了厂房和宿舍“两点一线”的闭环管理。平时该公司约有2400名员工,目前在公司加上居家办公人员,约有七成人力在保障生产。xZrednc

此外,上海华虹、上海新昇、和辉光电等半导体供应链企业均已开始闭环运行,保障供应稳定。xZrednc

据央视财经上周报道,在华虹集团五厂的洁净室里,12英寸全自动产线24小时不停,进行生产。自3月27日晚上以来,6000多名华虹员工吃住在厂区,会议室和通道走廊都变成了临时“卧室”,以保障生产供应。xZrednc

晶圆制造企业中芯国际、积塔半导体均已进行闭环管理,企业量产正常,物流已办理通行证xZrednc

半导体材料方面,上海新昇半导体的研发、生产等关键岗位的600多名员工在厂区内开展了闭环作业;安集科技有员工驻厂保证生产。xZrednc

半导体设备方面,中微公司包了酒店房间,负责接送产线员工;盛美半导体的张江总部封闭,位于川沙的员工驻厂,力保生产环节一切正常。xZrednc

xZrednc

上海部分集成电路厂商回应xZrednc

上海的封测企业主要有安靠封装测试、上海凯虹科技有限公司、日月光上海、紫光宏茂、晟碟半导体等。据悉由于封测厂较晶圆厂劳动力密集,受疫情影响较大。xZrednc

安靠封装测试是中国前十大封测企业之一,是外高桥保税区内员工最多的企业,约有3000多名员工在厂区执行生产任务。如今,安靠封装测试已出现多人确诊,其发布公告称将停工进行消杀。xZrednc

对于上游的芯片设计企业,基本都处于居家办公状态。xZrednc

据民生证券统计,韦尔股份、晶晨股份、中颖电子、乐鑫科技、恒玄科技、富瀚微、艾为电子、恩瑞浦、晶丰明源等10家芯片设计公司的研发基本不受影响,其物流采取了转移发货地址、封测厂直发客户等方案。xZrednc

xZrednc

部分上海芯片设计公司疫情影响及应对(图片来源:民生证券)xZrednc

虽然,民生证券、国金证券等券商研报认为,上海半导体企业的基本运营未受到疫情太大影响,在本轮疫情中展现了强大的韧性,但若下游系统公司如Tesla 继续停工,以及PCB及载板厂的持续减产都有可能让半导体库存增加。xZrednc

此外,制造行业很多上游关键原材料、设备及零配件需要通过上海港口从国外进口而来,上海港、宁波港周边的船舶越停越多,港口物流瘫痪,货物积压,牵一发动全身,很多企业都急需解决这些问题。xZrednc

xZrednc

汽车产业面临供应链断供停产

在上海因“疫情”采取封控的这段时间,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蔚来创始人李斌、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先后在朋友圈发文表示如果上海不能复工复产,5月将全面停产。xZrednc

xZrednc

xZrednc

xZrednc

为何汽车行业首当其冲呢?xZrednc

上海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占全国的1/4,聚集了沪硅集团、上海盛美半导体、中芯国际、韦尔股份、安靠测试封装(Amkor)等各个供应链环节的龙头企业,去年集成电路产业规模达2500亿元,增幅为20%,影响着全国电子、汽车等下游产业的走向。xZrednc

首先,华虹和中芯国际是国内众多汽车MOS和IGBT的代工厂之一,疫情对于国内及全球本就严峻的车规级芯片无疑是“雪上加霜”。xZrednc

上海拥有安靠、日月光、紫光宏茂等众多规模较大的配套封测大厂,封测作为半导体领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人员密集对于复工安排影响较大,安靠上海已有多名员工确诊。xZrednc

其次,在汽车零部件环节,全球零部件百强企业,几乎都在上海及周边设厂,以安亭为代表的基地是全市核心零部件生产区域。从一级供应商的博世、安波福、博格华纳、电装、采埃孚、延锋伟世通,到芯片制造商飞思卡尔、TI及ST等,再到座椅、仪表、轮胎、线束供应商,以及各类塑胶、塑料、金属制品、玻璃基础原材料供应商,规模较大的供应商有上千家,算上小微企业多达2万余家。xZrednc

除了传统零部件巨头,在引进特斯拉后,上海新能源汽车供应链迅速成长,已聚集了宁德时代、均胜电子、地平线、翌擎智能等100多家企业, “三电”供应商云集,涵盖芯片、车身内外饰、特型铝合金加工等相关领域。国内以蔚来、威马、小鹏及理想等造车新势力供应链均部分依赖于此。xZrednc

由于疫情造成的人员和物资流动的限制,汽车零部件将面临一定的断链危机。以蔚来汽车为例,3月以来来自上海地区的零部件供应链已经陆续停产,叠加芯片的短缺目前蔚来不得不短期停产。xZrednc

最后,从汽车主机厂来看,2021年上海汽车总产量为283.32万辆,约占全国汽车总产量2652.8万辆的10.7%,是中国最主要的汽车生产基地之一。目前包括特斯拉及上汽集团相关合资公司所受疫情冲击较大。xZrednc

以特斯拉为例,上海工厂是其目前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且该工厂生产的电动车大部分也会出口至欧洲和亚洲其他地区,粗略估算,每停产一天,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都会损失2000辆左右的产能。马斯克还曾在4月2日称:“由于供应链中断和中国的疫情政策,这是一个异常艰难的季度。”xZrednc

根据不完全的测算,每停摆一天,上海汽车产值将损失超过20亿元,物流方面方面损失将超过8亿元,关联上下游零部件损失约15亿元。从目前上海封控前的低速生产和后续恢复时间,相关地区车企就将损失三周的产量,预计近两个月上海元器件及下游供应链造成的损失将超过千亿。xZrednc

责编:Demi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