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科技人才培养中,理工教育被过分强调了?

2019-10-23 11:23:25 Brian Santo 阅读:
是的,这个世界需要更多人精通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编按:也就是所谓的「STEM」,或者台湾读者们熟悉的「理工」),但是我们对理工科系人才的急迫需求已经僵化成了「教条」,这对任何人都不是好事,包括科技业者。而随着理工技能变得越来越「高尚」,非理工技能的重要性不仅被最小化、甚至是被贬低。

如果你在美国,你可能有听过这样的笑话:zIdednc

问:那个文科毕业生跟理工科毕业生说了什么?zIdednc

答:“您需要搭配薯条吗?”zIdednc

(编按:“Do you want fries with that?”;这是在快餐店的点餐柜台店员几乎一定会询问顾客的固定台词,因此被暗指为某人只能做不需要具备专业技能的基本劳力工作…)zIdednc

以上是在美国流传很久的笑话,但还是有人在说,因为有一些真实的元素存在──很多文科毕业生最后会发现不太容易学以致用,因为这个世界并不很需要太多人精通语言学、艺术史或是那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著作。zIdednc

至于理工科系毕业生则被框上一个不擅交际言词的刻板印象,例如这样的笑话:zIdednc

问:要怎么分辨工程师个性外向?zIdednc

答:他跟你讲话的时候会看着你的鞋子,而不是他自己的鞋子。zIdednc

科技/电子产业界对工程师人才有永远无法被满足的需求(或者说我们一直被这样告知);于是我们关注了现在电子产业界最被看重的专业技能,我们也检视产业界需求、试图引导教育体系建立适当的理工学程,培育出在未来能填满雇主招募之职缺的专业人才。但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惊喜”。zIdednc

当我们认为读文科的没有用,通常是忽略一个关于文科教育的事实:文科生不一定拥有什么专业知识,但仍拥有透过学习而获得的技能。文科毕业生在理想上应该要学会批判性思考,而且能明确传达他们所想;清晰的思路是有效沟通的关键(以工程术语来说,垃圾进就是垃圾出──garbage in, garbage out),他们应该已经学会如何学习。zIdednc

而从许多像是上面那个笑话对工程师的刻板印象来看,问题不在于个性特质,是理工科系毕业生较缺乏沟通技能。但是现在社会上流传的教条是:科技产业是非常有价值的,如果我们要维持竞争力,就需要改变教育体系、 不计一切专注于数理科目。zIdednc

现代每个国家的公众教育系统主要目的之一,是产出受过教育的劳动力。以美国为例,自1980年代以来,产业界就抱怨美国的学校没有培育足够的技术人才;到了1990年代,“STEM”学科正式成为所谓技术人才的必备知识,美国上至联邦政府下至地方各级学校,这些日子以来一面倒地强调理工教育的重要性。zIdednc

理工教育被过分强调了?

但问题在于,理工教育变得被过分强调,使得其他技能被忽略。科技产业说他们需要理工人才,但产业界同样需要这些人才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理工人才能否相互协作(这需要沟通技能)至关重要,而且他们也要能解释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是什么。zIdednc

在Rockwell Automation担任先进技术总监的David A. Vasko负责开发与管理技术,因此他对于如何培养工程技能越来越精通,包括检验从小学到工程师职业生涯轨迹中所需一切的能力。我们询问他关于科技产业界正在寻求的专业技能,一开始他精确地提出是哪些,但随着对这个议题越聊越深入,他主张应该要在“STEM”之外多加一个A (Art)──因为艺术人文对现代科技来说越来越重要。zIdednc

“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坚实的理工技术基础,我乐见在学校从很早就开始培养;”Vasko举美国发明家Dean Kamen在1989年共同创办的非营利性组织FIRST (For Inspiration and Recogniti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为例,该组织的宗旨是在K-12 (幼儿园到高中)校园鼓励学生投入STEM领域,并会举办年度机器人竞赛。zIdednc

013ednc20191023.jpgzIdednc

David Vasko (Source: Rockwell Automation)zIdednc

“我很喜欢像是FIRST的项目,其中有团队合作活动,不只是学习方程式而是实际应用技术;”Vasko表示:“参与的学生需要有很强的数学与科学背景,不过合作与沟通同样重要,他们需要传达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并且能与同伴并肩作战,只拥有技术能力是不够的。”zIdednc

他解释,为了确保参赛学生不是只做了类似组装工具套件的事情,指导员与评审会问他们问题;学生必须藉由回答来证明他们完全了解他们自己的项目。观察参赛高中生们与具经验的工程师们如何对话,比起机器人作品本身还更有趣。而Vasko表示,Rockwell在招募工程师时,所看重的也是这样的能力。zIdednc

他指出:“大约一年半前,我在很多职缺上尝试放弃寻找有经验的人;我在一些只有3年发展历史的领域中寻找有5年工作经验的人,真的是很傻。我现在要招募的,是拥有坚实基础技能──真正很强的沟通、协作技巧──的人。”zIdednc

一旦进入这个行业,就会有一个具备可识别阶段的职涯阶梯,让一个人从工程师职位迈进工程管理职位,再往上到企业管理阶层。Vasko解释:“职涯阶梯的最后四个阶段,对沟通与协作技能的依赖度,会高于技术能力;有些人会是世界顶尖的技术人才,但如果他们的影响力走不出他们自己的办公室,对于所属公司与产业界的影响力也很有限。”zIdednc

“但如果他们拥有与公司、产业或整个国际产业社群良好沟通的能力,影响力就会更大;我们就是在找这样的人。”他进一步指出:“喜欢沟通与协作的人,他们会因此越来越专业;还有些人一开始更偏向专门技术,接着慢慢接触到更多协作的技能。无论是哪一种,只要想要达到工程领域的最高阶级,就得沟通协作。”zIdednc

一个工程部门的负责人或许能充分掌握某个新硬件设计或是新编程技巧的价值,但在某个时候,就是得将这个新东西是什么、可以用来做甚么,以及为什么很重要,解释给没有工程学位的人听──使用清晰的语言以及可理解的方法。zIdednc

这种没有工程学位的人还不少,而且往往会直接影响这个新东西的成败;在公司内部,他们有可能是财务部门,也可能是“C”级高层,或者是营销部门、公关部门的同事(这两个部门的员工虽然大多数是文科毕业生、少有理工科系毕业生,仍是一家公司不可或缺的)。zIdednc

艺术人文知识为何重要?

在向公司内部解释过之后,也会有外部的潜在客户想了解那个新东西,此时会需要其他部门的同事给予各种支持(例如在例行会议或技术研讨会上);还有终端消费者、投资者、产业分析师,还有别忘了,媒体记者。zIdednc

通常记者会避免在自己的文章中写到自己,但这个案例里我也是一份子;因为我的同事以及我本人,真的非常看重那些能把复杂技术转化为流畅语言的工程师们。zIdednc

所以在STEM需要进化为STEAM?这与工程领域的另一个趋势不谋而合──也就是跨学科研发项目;很多这类研发项目横跨的学科都属于理工,但越来越常见到的“跨界”研发项目,是理工学科以及人文艺术学科的综合体。zIdednc

“我最近有一个顿悟,”Vasko表示:“我去了一所本地大学看一个扩增实境(AR)项目,结果发现我不是在理工科系,而是在艺术科系;他们拍摄了大量的影像,并将复杂度降低至简单的表面,以将之转换为AR──这很像我们在Rockwell做的,你可能还看过更多。艺术科系若碰巧拥有出色的技术能力,他们能做得跟理工科系的一样好,甚至更好。”zIdednc

在5月底播出的podcast节目《Code Recode》某一集中,邀请到美国知名投资人Mark Cuban (编按:美国职篮队伍达拉斯独行侠Dallas Mavericks的老板)与Steve Case (编按:曾任美国在线AOL执行长),谈论在高科技领域的人文艺术知识价值。zIdednc

Case表示:“…我们需要关注的领域之一,是未来所需的技能、未来的职业所需的技能;其中写程序一个对某些人来说很重要的能力,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要当软件工程师。”他说,科技产业需要的是创意、协作以及沟通技巧:“这些东西超级重要,而且会是成败的关键。”zIdednc

Cuban也呼应他的说法:“在AI世界,你得对某些事情有所了解…”根据他的观察,理工科系学位会持续比人文艺术学位来得有价值,但只是短期的,因为有很多写程序的工作最终会被AI取代,然后:“你得拥有一些领域性的知识,因为打造神经网络的整个构想就是辨别什么应该要馈入什么,对吧?”zIdednc

人们需要知道“什么结果是你想要的?了解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偏误何在,以及如何进行测试。”他认为:“…20年之后,如果你是写程序的,你可能会丢掉饭碗,因为那只是数学,而无论要定义AI去做什么事情,都必须要了解那个主题。如果是让AI去模仿莎士比亚,负责开发的人当然最好要了解莎士比亚。”zIdednc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媒体EETimes,参考链接: STEM: It’s Time to Add an ‘A’, 编译:Judith Cheng)zIdednc

 zIdednc

本文为电子技术设计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学什么都要是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
  • 我想文科生更应该学习一些科学知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天文、地质地理、气象、宇宙、工程技术等知识。
Brian Santo
EETimes美国版主编。Brian Santo已经为多家出版物撰写技术文章达30年,包括Electronic News、EE Times、IEEE Spectrum以及其最近担任CED主编的一些出版物。 他文章涉及的主题包括测试与测量、半导体生产、消费电子、军事电子、有线网络、宽带、无线技术等等。 他在俄勒冈州波特兰的住所外工作,所以请忽略他办公室外嘎嘎叫的鸡。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 纳米技术加持:生物光子学迎接医疗应用前景 本文介绍四个相关用例,说明以激光驱动的生物光子学结合纳米技术的应用如何共同实现更理想的医疗健康效果。
  • 复旦大学研究人员发明晶圆级硅基二维互补叠层晶体管 复旦大学研究团队将新型二维原子晶体引入传统的硅基芯片制造流程,实现了晶圆级异质CFET技术。相比于硅材料,二维原子晶体的单原子层厚度使其在小尺寸器件中具有优越的短沟道控制能力。
  • 宝马AI“超级大脑”上线,驱动在华数字化发展 近日,宝马率先在华部署了代号为“灯塔”(BEACON)的人工智能(AI)平台,提供AI应用创新相关的开发、部署、集成与运行服务的平台化环境,加速实现多业务场景数字化。
  • 西工大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扑翼式无人机单次充电飞行15 据西北工业大学官宣其扑翼式无人机单次充电飞行时间获得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认定的纪录时间为 2 小时 34 分 38 秒 62(突破 154 分钟)。本次刷新世界纪录的“云鸮”扑翼式无人机采用了高升力大推力柔性扑动翼设计、高效仿生驱动系统设计和微型飞控导航一体化集成等关键技术,翼展 1.82m,空载起飞重量为 1kg,手抛起飞,滑翔降落,能够按设定航线自主飞行,飞行过程中能实时变更航线。
  • 电化学腐蚀制备新技术发表,“一步到位”制作电池电极 据了解,天津大学“英才计划”特聘研究员吉科猛团队联合湖南大学谭勇文教授团队利用钴磷合金研发出了仅用一步即可制成电池电极的电化学腐蚀制备技术,该相关研究成果将于近日发表在国际期刊《先进材料》上。
  • 麻省理工开发出纸一样薄的太阳能电池,每公斤功率是传统 麻省理工学院称其工程师开发出超轻织物太阳能电池,可以快速轻松地将任何表面变成电源。这些耐用、灵活的太阳能电池比人的头发丝细得多,粘在坚固、轻便的织物上,使其易于安装在固定表面上。它们的重量是传统太阳能电池板的百分之一,每公斤产生的功率是传统太阳能电池板的18倍。
  • iPhone 15全面升级,Ultra版本或超万元起售 据多方消息,明年苹果将在手机产品线上进行大范围的升级,如今的Pro版将不再是最高端版本,而是将推出一个全新产品iPhone 15 Ultra。
  • 英特尔展示下一代半导体器件技术,计划2030年实现万亿级 日前,英特尔在IEDM上展示多项与半导体制造技术相关的研究成果:3D封装技术的新进展,可将密度再提升10倍;超越RibbonFET,用于2D晶体管微缩的新材料,包括仅三个原子厚的超薄材料;能效和存储的新可能,以实现更高性能的计算;量子计算的新进展。此外,英特尔表示,目标是在2030年实现在单个封装中集成一万亿个晶体管。
  • 通过GaN电机系统提高机器人的效率和功率密度 机器人应用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是确保最佳的电机驱动器设计。
  • 湖南大学:基于2D的范德华异质结构,可用于晶体管及存储器 电子工程研究的一个关键目标是开发高性能和高能效的计算设备,这意味着它们可以快速计算信息,同时消耗很少的能量。一种可能的方法是将执行逻辑操作的单元和存储组件组合到一个设备中。
  • Codasip宣布成立Codasip实验室,以加速行业前沿技术的开 Codasip今日宣布成立Codasip实验室(Codasip Labs)。作为公司内部创新中心,新的Codasip实验室将支持关键应用领域中创新技术的开发和商业应用,覆盖了安全、功能安全(FuSa)和人工智能/机器学习(AI/ML)等方向。
  • 了解机器感知:激光雷达、3D视觉和地理空间AI 随着人工智能(AI)和物理世界的交叉,以及自主技术采用的增加,有人可能会提出质疑,机器及其目前脆弱的模型如何能以人类的方式感知世界。借助于诸如激光雷达、雷达和摄像头等自动驾驶汽车上所使用的传感器技术,机器已开始能收集实时数据来为决策提供信息,并适应现实世界的场景。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