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揭秘科学顾问眼中的《三体》电视剧

2023-02-27 中科院物理所 阅读:
邀请《三体》电视剧的四位科学顾问,一同解读电视剧的幕后故事以及科学细节。

物理所科幻V计划是由北京市科委支持的系列直播项目,2月19日正式上线推出第一期,其中邀请到《三体》电视剧的四位科学顾问,一同解读电视剧的幕后故事以及科学细节。四位嘉宾分别是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魏红祥、李世亮、梁文杰,以及中国科普作协科学与影视融合专委会常务副主任林育智。而“幕后篇”及“纳米篇”正是以推送形式整合回顾了直播的精彩内容。SCxednc

直播间画面SCxednc

(从右至左分别为林育智、魏红祥、SCxednc

李世亮、梁文杰老师及主持人管子卿)SCxednc

特别预告!!!就在今晚8:00(2月26日),我们将推出第二期,其中邀请到了新的嘉宾阵容为我们继续解读《三体》背后的物理。SCxednc

SCxednc

下面让我们正式进入第一期内容的精彩回顾~SCxednc

01SCxednc

与三体相遇SCxednc

Q:各位老师是什么时候接触《三体》原著的?SCxednc

魏红祥:我印象特别深刻,早在刘慈欣这部小说得雨果奖之前,我的一个师兄就给我推荐了这本书。我看完了之后特别喜欢,就买了好多套,把它当成礼物到处送人。因为我觉得应该推荐给更多人看。我当时觉得大刘应该是学物理的,并且应该是学理论物理的,因为我自己看完了一遍之后还有很多问题。SCxednc

2016年暑假,天眼FAST在上最后一块板的时候,我和刘慈欣老师都去了。那次是我第一次见他。交流过我才知道他是学计算机的。我说刘老师你这个学问很好,要不要去物理所给我们做一个报告?他说那我肯定不去,因为到你们那个地方去之后我说的什么都是错的。其实印象还挺深刻的,这也就是后来知道这个电视剧要拍的时候我为什么会比较早地介入。SCxednc

《三体》科学顾问列表SCxednc

李世亮:我一直比较喜欢科幻,所以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大刘了。他早期的很多小说其实我都知道。等他的《三体》出来的时候,我正好在美国做博后,所以很抱歉大刘,我看你的小说刚开始看的都是盗版的。SCxednc

梁文杰:我第一次也是跟魏老师差不多,都是被人家安利然后看的。我开始没看进去,第一感觉这就是个理论物理学家,不太了解我们实验物理学的很多做事态度和形式。第一本刚看一半我就出戏了,但是后来又被人推荐,我才找一个有空闲的时间继续看。当看到第一本的后半部分的时候,太阳放大器,然后后来用纳米丝去切那船,这些脑洞一下子就打到我了。我立马就要看第二本,直到把第三本也读完。第二本第三本的里边的这脑洞,一个接一个,震得我一阵阵眩晕。我看着真的是觉得是一个天才级的科幻小说。SCxednc

林育智:我记得特别的清楚,2012年的3月7号晚上,我和科幻世界的姚海军老师以及一个理论物理学家叫李淼,我们三个人在中国科技馆南边的一个火锅店吃饭。那天下着大风雪,姚海军老师拖着一个沉重的行李箱,从里面拿出这么厚的一沓书给我,里头就有三体。他跟我说,小林,你一定要看一下这个小说。我看了之后就停不下来,一共用了四天吧。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看完三本,走到阳台,再看到那个星空的时候,感觉好像跟以前不大一样了,特别特别神奇。SCxednc

SCxednc

刘慈欣(左)及《三体》英文译者刘宇昆(右)SCxednc

Q:作为《三体》的读者,各位老师受邀进入剧组成为顾问是怎样的情景?SCxednc

林育智:我先说说这张照片的来历。其实呢,三体当年有一个公司,大家现在也知道叫三体宇宙,它几乎拿到了三体所有的版权。有一天,三体宇宙的负责人找上了我,问我能不能给一个全系列的三体开发计划提供一些科学顾问服务?我说我太喜欢三体了,一定给你们组一个科学顾问团队。SCxednc

那时候我们只是叫做中国科学科技与影视融合项目组,我是项目组的负责人,然后带几个老师去了趟三体宇宙。一进去我就惊呆了,他们那个会议室除了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之外,墙上密密麻麻的是一个编年史。他们把整个三体世界的重要的时间线都呈现在了上面。我说你们已经在用一种特别科学的方式在做这个三体的世界开发了。SCxednc

咱们第一次在2020年1月15日中国科技会堂406做了这个科学顾问的会议的前期筹备,我觉得开顾问会之后,应该就没问题了。其实一讨论问题反而变多了。SCxednc

《三体》科学顾问会现场SCxednc

魏红祥:是的,是小林(指林育智老师,下同)找到我,我找到他们俩。梁老师做纳米,李老师做超导,我做磁学。我们几个原来就在一起,第一是做科普,第二实际上就做科幻。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这部电视剧还行,因为它最大的亮点就是忠于原著。我说这样的话就是因为这个小说太多人反复看过了,里面的桥段太熟悉了,所以说电视剧也好、电影也好,我们既期待这个东西能出来,又怕他出来之后把我的期待给打碎了。SCxednc

作为科学顾问,其实是帮助他们理解一些科学细节的。比如拍摄的时候怎么布景,或者怎么视觉呈现,会有科学上的疑问。但是经过那场讨论了之后,问题一定会变多,因为会引出其它问题。就比方说古筝行动,当时他们的关注点是在问到底有没有这么一根线能够把船给切了。我们说理论上是OK的,但如果有一根线能够把船切了,它同样能把两边的柱子切了,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SCxednc

电视剧“飞刃”剧照SCxednc

李世亮:剧组请我去当顾问,我肯定是很兴奋的。因为我很早就接触到了大刘这个小说,然后大刘在中国科幻的地位确实也是非常高的,所以他的小说能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我是非常兴奋。但说老实话,做科学顾问我个人觉得略微有点失望哈,因为总以为自己能在科学的高度上给这个电视剧一些顾问啊,但实际上面对的更多是道具怎么在图像显示上之类的问题……SCxednc

梁文杰:嗯嗯,关于做科学顾问,我的初衷是希望这个有这么一个平台能够更多地把我们的一些科学上的声音传播出去。要不是这个机会,我们怎么可能在央视八套上连续30个晚上去给大家讲故事呢?所以我是非常高兴。然后去了就给他们出些主意,或者说是告诉他们这么做可能会好,那样做可能会有问题之类的。SCxednc

SCxednc

电视剧红岸基地内部画面SCxednc

02SCxednc

布景与道具SCxednc

Q:作为科学顾问,对于画面呈现的指导可能有所了解,关于作为重要场景的红岸基地的取景有没有什么想和大家分享的有趣细节?SCxednc

林育智:首先置景这种东西是一个很专业的活。像电影或者剧的镜头需要用到欺骗的艺术,它不需要是真的,只需要让你看起来特别像真的。红岸基地小山头那个景是在北京怀柔。另外在林场那一段有雪,那时候剧组很认真地去了东北。他们很希望把原著里那种深入到骨髓里的那种人性,或者是遭遇的故事,以及实际上物理环境的寒冷表达出来。整个剧组很认真,踩了很多的点,最终选了这么一个地方。当然这个后面的东西都是特效啊。我们在棚里搭了很多东西,只要把棚里拍的镜头和实际拍的镜头进行组合,应用镜头艺术,你就看不出来了。SCxednc

SCxednc

电视剧红岸基地附近山体画面SCxednc

魏红祥:在这个布景上,当时问的最多的东西是那个年代实验室应该长什么样。比方说这个示波器,它应该是什么牌子的?长什么样?我们现在的仪器设备太先进了,找古老的东西反而特别难。其实叶文洁剧中修那个仪器,是咱们所里哪个老师发了一个年代久远的照片。其中几个国外的物理学家在那搬弄那些柜子。那个图片特别不起眼,但是剧组的做道具的老师就把那个东西还原出来。至少表面上是复原得很好,看不出真假来。SCxednc

电视剧中叶文洁接收三体文明信号画面SCxednc

03SCxednc

宇宙与文明SCxednc

Q:刚刚了解了红岸基地的布景,而剧中叶文洁正是在这里完成与三体世界的接触,各位老师觉得存在地外文明么?如果有,为什么我们还没有接收到来自外星文明的信号?SCxednc

魏红祥:我们这么算好了,太阳系里面有地球,假定说咱们太阳系里面只有地球文明这一个高等文明。接着,我们算银河系里面有多少太阳系,然后算整个太空中有多少银河系,这样逐渐地外推。外推完之后,你能得出类似咱们太阳系的系统应该有十的21次方这么一个量级。打个比方,相当于把我们的地球给碾成沙子那么碎,沙子的数量大概就是这个量级。SCxednc

浩瀚的宇宙SCxednc

所以说这么大的一个体系里边,如果肯定说没有外星人,那是不科学的。他一定有,但是他在哪儿我们就不知道了,我们怎么跟他沟通也就不知道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找不着他。我一直觉得存在地外文明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只不过距离太远了,所以我们就沟通不了。SCxednc

关于为什么我们还没有接收到来自外星文明的信号,有很多种可能性。最简单的一种就是如果用电磁波来传递信息,但是他们用的是手机,我们用的是对讲机,频率对不上。或者也许是编码不同的问题。总之大家不能怀疑这个宇宙中间有外星人,但是对于我们能跟他见面这件事也不要抱太大希望。SCxednc

德雷克公式,又称绿岸公式,很可能是红岸基地的命名来源SCxednc

李世亮:其实这个问题不算是什么严肃的科学,大家都是随便去说一说。所以我们几个的观点跟普通人想的其实差不太多。SCxednc

梁文杰:对,我接着李老师的观点说,大家千万不要把科学家当神,或者当一个盖棺定论的存在。不要认为科学家都说这么说了,那别人就不能反驳他。我们的科学界里面一定是要有争论的。如果有一个人成为科学界的代言人,以自己所说为权威,这个人一定要被推翻。SCxednc

电视剧中三体飞船收集空间正反物质画面SCxednc

比如说外星人这个事情,我们从几率上来看、从逻辑上来看应该有。但是有外星人和我们能接触到,或者我们天上有没有外星人飞船,这是两回事。SCxednc

Q:宇宙闪烁是三体文明“伪造”的神迹,剧中汪淼看宇宙闪烁戴的3K眼镜真的能实现么?SCxednc

梁文杰:用这么小的眼镜直接观察应该不太可能。这个3K宇宙背景辐射的波长应该在七厘米吧,但你看那镜头的光阑一共才两个厘米宽。如果想观察应该要更大的镜头。SCxednc

宇宙微波背景辐射频谱SCxednc

魏红祥:他小说里面想说的是这个波段我用眼看不到,我戴个眼镜之后,把它的频率给转成可见光了。他现在戴上这个眼镜就相当于戴上了一个VR,就是给你在里面放映经过转换后的图像信息,并不是直接看到真的宇宙背景辐射。SCxednc

电视剧汪淼观看宇宙闪烁画面SCxednc

Q:各位老师如何看待三体文明发往地球的“智子”的纠缠和展开?SCxednc

李世亮:关于“智子”通过纠缠传递信息这一点,按照现在的量子纠缠来说,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因为(现阶段的纠缠)并没有办法直接去传递信息。但是我觉得,如果你相信“智子”是可能存在的,那么既然它能在更高维度展开,信息传递可能通过更高维度的量子纠缠来实现。所以从这个角度你可以认为它可行。SCxednc

SCxednc

电视剧解读智子通过量子纠缠通信画面SCxednc

魏红祥:对,你可以借用量子纠缠的这个概念去类推,它也有可能是利用某种超距的作用。但是这个“智子”我觉得关注点不在这儿,而在于它展开。它几乎能够无限大地展开。包括刚才咱们所讨论的,看到宇宙闪烁,其实就是一个质子展开之后把地球给包住了,然后让你看到了一幅假图。SCxednc

电视剧智子展开实现宇宙闪烁画面SCxednc

林育智:在三体星球上制造那个“智子”的时候,也是让它二维展开,展开之后在星球的重力作用下把星球包裹。随后所有人进入休眠,只有那个自动的机器人在上面蚀刻电路,把那个“智子”变成了一个电脑。SCxednc

电视剧三体人在展开的质子上刻蚀电路画面SCxednc

李世亮:从难度层级来说,所谓的维度展开其实是最难的。至于刻电路,你可以认为它是地球人翻译成的电路这个词。在“智子”上真正实现的不一定是我们理解的电路。SCxednc

04SCxednc

思考无止境SCxednc

Q:经过顾问的工作,各位老师如何看待科学与科幻创作之间的关系?SCxednc

林育智:大刘曾经谈过这个问题。他说,我是把科学当作一个矿藏来对待的。试着发挥自己最疯狂的想象力,去想象最疯狂的事情之后,我发现我疯狂不过这群科学家。我所知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发生在科学的前沿上。我尊重科学,是因为科学会让我的故事更好看,假如不尊重科学会让我这部小说更好,我一定选择不尊重科学,但我发现这事不存在。SCxednc

刘慈欣与背后的星空SCxednc

梁文杰:我觉得人最重要的就是想象力,但科学家有时候想象不过文学家。为什么说我看《三体》前半本看不进去,后面我连着把两本半都看完了,就是我觉得它已经超过我的想象。SCxednc

魏红祥:作为科学顾问,我可以跟大家讲,科幻是科幻,科学是科学。科幻里面有大量的东西,比如情节跟桥段起码在目前的现实里面是实现不了的。这些桥段我们不能给他改了,因为大家太熟悉了。如果单从科学性来讲都不是能不能实现的问题,压根就是错的。我们都知道,但我们没办法,这就是科幻与科学间的不同。SCxednc

太空电梯幻想图SCxednc

Q:作为物理学家,关于物理学的边界有什么认识想分享?SCxednc

魏红祥:有一种说法,即人类最大的障碍就在于运动的速度,也就是说光速对我们是一个最大的障碍。速度之于人类,就相当于你在柜子里,然后外面一把锁给你锁上了,你怎么折腾,你都不能把那个锁打开。我当时听了这个例子之后,还是有一些失望的,但确实是一种认识的角度。SCxednc

李世亮:也不都是这样,比如你用牛顿定律来举例。其实你现在可以超越牛顿力学,如说在速度很高的时候。这其实提示我们,比如说你要超过光速的话,那你就得到我们现有认识世界的极限上,比如说在黑洞的世界,或者人们想象的虫洞的原理。也就是你必须到那个地方才去,才有可能去超越(现有的认识)。SCxednc

虫洞幻想图SCxednc

魏红祥:是的。而且大家不用担心,科学家能清晰地把握现状,从经典力学到量子力学这一关跨过去了之后,我们就坚信任何一个学科、任何一个进展都是阶段性的,也都是有适用范围的。你现在告诉我一套完全不一样的理论,我也能接受,他就是不同阶段而已。SCxednc

梁文杰:对于真理我们是在不断逼近的。在麦克斯韦之前,其实电磁学有十几个公式在那儿,不同人写不同的。但是麦克斯韦把它整合成一块,哇,你就觉得这怎么就能一块了!现在的物理学可能不断出现一些比较杂乱的“规律”,像是有一些非常脏的东西,但是我是相信会有一天可以重新回归简洁的。SCxednc

李世亮:其实我们几个都讨论过同一个事,就是当碰到一个新的物理现象的时候,不会说物理学不存在了就去自杀什么,其实会非常高兴。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就是当时有一个欧洲的组说有这个超光速的现象,后来他们发现是那个光纤那个接错了,对不对?但是在这几个月时间里,好像产生了几百篇理论的文章去解释它,所以物理学家们还是会积极对待一些新发现的。SCxednc

责编:Ricardo
文章来源及版权属于中科院物理所,EDN电子技术设计仅作转载分享,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有疑问,请联系Demi.xia@aspencore.com
中科院物理所
物理所科研动态和综合新闻;物理学前沿和科学传播。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