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GSMA、O-RAN结盟冲击老牌电信设备商?

2020-06-09 John Walko,EE Times特约记者 阅读:
藉由将无线接取网络(RAN)的不同部份接口开放,相关技术能让行动通讯业者利用来自不同设备供货商的产品来建构RAN。目前依据3GPP规格的设置与网络,所有的设备都必须来自同一家供货商,这特别有利于市场上的现有厂商。

行动通讯领域的“开放”趋势越来越明显──推动开放性行动通讯基础架构的主要推手O-RAN Alliance,宣布与行动通讯产业最具代表性与历史的标准组织GSMA合作,双方将“共同努力协调开放的连网生态系统,以及为网络解决方案订定产业蓝图,让接取网络对市场新进者来说尽可能的开放且具弹性。”SYWednc

此举只是行动通讯领域最近一系列的重组活动之一,透过以具潜力的新秩序取代已建立规范,新进通讯设备供货商期望能有机会进入市场。几周前开放性无线接取网络政策联盟(Open RAN Policy Coalition)成立,原本不是该联盟原始成员的诺基亚(Nokia)在5月底又宣布加入,让该公司同在北欧的老竞争对手爱立信(Ericsson)面临难题。而几乎可以确定是,为行动通讯业者提供基础设施的领导供货商华为(Huawei),不会加入这个由美国主导的政策联盟。SYWednc

经历了被形容为艰巨的协商之后,开放性无线接取网络联盟(O-RAN Alliance)以及由Facebook推动并主导成立、同样是推动开放性连网技术的的电信基础架构项目(Telecom Infra Project,TIP),决定携手合作。这些行动通讯领域的合作,显然对于提高通讯基础设施的开放性有正面意义──不只是避免产业的分散发展,也能使得开放性接口规格的开发更简单快速,甚至有机会能取代现有的标准。SYWednc

藉由将无线接取网络(RAN)的不同部份接口开放,相关技术能让行动通讯业者利用来自不同设备供货商的产品来建构RAN。目前依据3GPP规格的设置与网络,所有的设备都必须来自同一家供货商,这特别有利于市场上的现有厂商。SYWednc

在两个组织中有许多成员都是重迭的,还有在许多方面的共同目标也是。但是当然并非所有历史悠久的GSMA成员都完全支持O-RAN联盟提出的开放性规划;最具影响力的设备大厂之一爱立信就是一个例子,该公司很可能就对两个组织间的合作不太情愿。为此《EE Times》请GSMA说明他们是如何做成集体决策与共识,可惜到截稿之前都未收到回应。SYWednc

爱立信已经决定不加入Open RAN政策联盟,因为GSMA与O-RAN联盟的合作,《EE Times》试图询问该公司是否有计划要加入,但他们婉拒了采访邀请,只在电子邮件中响应,该公司:“相信开放以及公平的竞争;为了在5G竞赛中保持领先,美国与其他各国政府应该要以技术中立(technology-agnostic)策略维持以市场为基础的方案,政策制定者的焦点需要放在透过频谱分配以及消除网络布建障碍来加速5G的布署。”SYWednc

从技术的角度来说,爱立信表示:“我们相信开放性以及该种产品架构需要发展,以支持开放接口以及未来的众多应用案例。举例来说,我们今年正在透过附加的虚拟无线接取网络解决方案,补足我们的高性能解决方案。”该公司也强调:“美国从芯片到应用程序的产业生态系统对5G至关重要,爱立信正与各主要厂商结盟,致力于和所有相关业者与产业联盟合作,实现全球规模的创新,以嘉惠整个产业。”SYWednc

爱立信婉拒采访可能是考虑到该公司与中国电信业者之间的良好关系,该公司最近才赢得两家中国网络营运商大客户的RAN设备订单。而相反地,诺基亚几乎放弃了在中国市场的RAN业务──在不过五、六年前,诺基亚有大约15%的营收来自于中国电信业者,因此现在的状况对该公司来说是巨大的命运逆转。SYWednc

当然其中的关联性,被认为是与Open RAN政策联盟属于“非中国联盟”有关;该组织带着与华为对抗的色彩。华为确实也对于参与开放性倡议兴趣缺缺,一直坚持采用以3GPP规格为基础的技术,而非到目前为止未经实证的RAN替代方案。SYWednc

到目前为止,华为都拒绝加入O-RAN联盟,但该公司一直是GSMA的活跃成员。《EE Times》询问GSMA是否该组织所有成员都同意两个联盟之间的合作,但在截稿前同样未获得回应。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另一家中国电信设备大厂中兴(ZTE)就积极参与Open RAN接口规格的开发,也是O-RAN联盟的成员之一。SYWednc

在中国还有不少也许知名度不高,但是积极参与O-RAN联盟创新的公司,像是国人通信(GrenTech)、浪潮(Inspur)、三维通信(Sunwave)以及通宇通讯(Tongyu)等等;而其实中国移动(China Mobile)、中国联通(China Unicom)与中国电信(China Telecom)三大中国电信营运商,也都是O-RAN联盟成员。因此如果假设开放性阵营是要对抗中国,也是错误的想法。SYWednc

事实上,或许有些讽刺的是,Open RAN概念可能对于电信市场的老牌业者,像是北欧的两家大厂来说,感受到的伤害比华为还大。与多角化经营的华为相较,爱立信与诺基亚的总营收更仰赖电信基础设施;爱立信几乎是所有的生意都来自于此,诺基亚也只是少一点点。因此现在把Open RAN倡议与反华为挂勾,明显是一种危险的想法。SYWednc

最后还有一个需要思考的前提是,当然Open RAN还会有许多令人兴奋的发展,到目前为止只有一家营运商是采用该架构布署网络,就是新加入电信服务市场没多久的日本业者乐天(Rakuten);美国业者Dish也打算跟进,但无论是乐天或Dish都是锁定企业应用市场。像是Vodafone、Telefonica等跨国电信业者,则是还在各种不同的市场中测试Open RAN概念。SYWednc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DN姐妹媒体EETimes,参考链接:GSMA Joins O-RAN Alliance, Hobbling Ericsson,By John Walko;编译:Judith Cheng)SYWednc

本文为EDN电子技术设计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
    一键转发
  • 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
    请关注“电子技术设计微信公众号”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面包芯语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